《镜子大全》《朝华午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999 曾任红小兵,插队修地球,1991年去国离乡,不知行止。

博文

《夫子遺墨:附錄:李應會先生榮哀錄》

已有 4730 次阅读 2010-3-11 20:36 |个人分类:夫子遗墨|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夫子, 遺墨, 李應會, 榮哀錄


叔爺李應會遗像

立委按:小叔爺李應會民國二十二年(1933)不幸早逝,年僅31歲,是李家衰敗的開始。親朋好友,後學門生,編纂《李應會先生榮哀錄》記述其生平事跡,緬懷其品行為人,閱之令人感慨萬端。曾祖父李老夫子已過六旬,先已喪妻,繼又喪子,風燭殘年,日薄西山。命運多舛,國難家憂,顯赫一時的李大家族,從此一蹶不振。及至家父出生,家貧如洗,至食不果腹。

 《李老夫子遗墨》目录

=================

附錄:李應會先生榮哀錄(158-188);

序一(159);
序二(160);
祭文(161-174);
胞兄應文: 哭弟文(161);
孤子名毅/樸/俊: 祭文一(李步霄先生代作)(163);
胞侄名勤:祭文二(張佐槐先生代作)(166);
胞侄名實: 祭文三(牧克遒先生代作)(167);
侄婿佘之濤: 祭文四(172);
輓聯(174-186);
跋(187);

=================

李應會先生榮哀錄-序一

應會號覲同,學香世兄之三公子也。皇祖考香齋公學博,余先大人門下之高弟,道高望重。余兄鴻綱、鴻鈞,弟鴻騫、鴻淏,曾師事於其家。端木氏雲,教不倦,仁也。由斯以潭,仁者必有後。應會殆仁人之遺也,應會幼英敏,博聞強識,倜儻不群,甫弱冠,買舟東渡,肄業政科數年,觀窮山海,兼參中外之學說。昔太史公游歷名山大川,其文疏蕩有奇氣,斯之謂歟。方其取學士位而返國也,熱心教育,服務黨政,多歷年所,藉藉有聲。地方人士公推爲都董,清鄉所經過,宵小斂跡,閭閻得享夜眠帖枕安。此雄才大略,可見全豹之一斑。噫,青年子弟,沉溺於膏粱文綉,假求學之名,明從徵逐以取快,而於時艱日亟,莫一籌之或展者,其孰得孰失,孰成孰敗,當有定評矣。今年春,應會丁祖母艱,奉父兄命詣蕪辦喪事,會余以公務晉省,未與多敘寒暄,悵甚。秋復來蕪,適王專員開行政會議,本邑令汪公在座,相與盤桓數日。凡應會所談,俱中切要,有可見之行事,壯志有爲,需以異日,不謂旋裡後,竟忽焉歿矣。余聞耗太息者久之。吁,俊彩星馳,萬民所望,英雄日暮,千古同悲,爰集句以寄慨焉。

民國二十二年歲次癸酉仲冬月中澣世侍生策琴佘鴻書撰

=================

李應會先生榮哀錄-序二

語曰,英雄造時勢,凡時勢之改革,必有無數英雄,爲之斡旋促進於其間,而新時勢始能實現。是故英雄之存歿與時勢不能無關。繁陽李政學士應會,吾師之三少君也,幼而聰穎,且好學,一時多有神童之目。稍長繼乃兄由高小而中學而東渡,已嶄然露頭角。迨學業歸來,從事政教,聲馳兩皖。晚近充任都董,時人多爲有不遇之嘆。而先生奔走公務,席不暇煖,若有所得者,意謂積社會而成國家,苟能台服務社會,實利及民,其功不在秉國政者下也。孟子雲,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先生不辭小職,特借此以練其才能歟。倘邀天假,大器必成,宏猷得展。其爲英雄的矣,能造時勢審矣。無如年方卅一,召赴修文。噫,斯人不壽,蒼蒼者豈獨禍李氏也耶。想夫先生之辦黨也,勷政也,供職衛戍團也,服務鄉邦也,在在得人信仰。以一青年,博學多能如是,其才謂非天授歟。天授其才,復奪其算,命耶數耶,何其不可知耶。且死爲人所不免,太史公曰,死有重於泰山,有輕於鴻毛,凡宇宙之大,死而湮滅無聞者,難以更僕數。獨先生之死,遠近含悲,於此可見人之悲先生者,固有所爲,而先生之致人悲者,亦有所在也。秀柏不才,館於其家有年矣,教授之暇,受啓迪者甚多,今一旦音容頓杳,趨步無從,悲傷固不勝,而瞻彼前途,國運方新,英雄遭折,能無時勢之嗟乎。今因榮哀錄匯齊,故力慫乃兄梓行,世之閱者,當與予有同然之感也夫。

民國二十二年歲次癸酉仲冬月中浣勁青何秀柏敬撰

=================

李應會先生榮哀錄-祭文

哭弟文

嗚呼會弟,今竟死耶。想夫汝繼吾而東渡也,少年倜儻,氣宇非凡。學校考試,常列前茅,使吾時有不如之愧。及吾膺留日同鄉會會長,來往公牘,多出汝手,而汝之聲聞漸著。吾嘗私計曰,有弟若此,諒不至中年而遽分手也。迨吾畢業返國,服務省立第八師範,當時吾皖教育,基金不足,省立學校,寥若晨星。如欲振興,非多設私立學校,不能收普及之功。汝曾隔海以此函告。越明年,吾爲安徽法政專門學校教師,汝又以前言函促者再。期滿辭職,爲應社會所需,遂創辦成城中學於皖垣。汝適畢業湍回,襄理一切,僕僕風塵,奔走呼告,以促時人之註意。事雖不終,而熱忱教育,頗得皖人之諒解。吾以才輕任重,抱採薪憂,汝本孝敬之心,力慫吾歸就養,兼同供子職。詎知汝樂育英才之志願,不以環境惡劣而稍減,又辦崇實高小於家中,遠近就學者踵相接。於是校務日益重,家務日益繁,而吾之病又有時而增劇。汝以一身,忽而教授,忽而經理,忽而承歡於重幃,忽而問病於床次。食少事繁,形容消瘦。家人引以爲慮,汝猶慰曰,青年瘦減,不過一時,終當易於復元。初不謂汝殞命之病根,竟遠種於斯耶。厥後吾病漸痊,汝因無內顧憂,又從事黨政數年,誘掖後進,不遺餘力,鋤強扶弱,歌頌者遍桑梓。連年奔波,清瘦益甚。吾猶以汝體雖弱,汝年尚幼,若有不大介意然。詎料今歲春以祖母喪事,內外獨持,而體格遂有不可支之狀。今竟一病不起,汝之事功尚在,汝之形骸何往耶。嗚呼哀哉,總汝平生,品貌闊大,氣象軒昂,言論豐富,書法勁秀,無一不福相。嘗聞文字足徵一生休戚,今若此,何其言之不驗耶。吾兄弟三人,汝最幼,青年竟不祿。從今以後,吾無進取之意矣。嗚呼哀哉!汝子三,皆聰穎,可繼志,吾與汝二兄當撫養成人,汝女教養出嫁,汝可無慮於泉下也。所難堪者,老父流喪明之淚,三孤興失怙之嗟。人亡物在,觸景生情,未免有情,誰能遺此乎。嗚呼哀哉!

民國二十二年歲次癸酉孟冬月胞兄應文泣書

=================

祭文一(李步霄先生代作)

嗚呼,天下大可傷心者,死別而已矣,其尤大可傷心者,吾父之死別而已矣。何則,均是人也,有可死之人,有不可死之人,同是死也,有可傷心之處,有可不傷心之處。其上焉者,行年或逾周甲,對堂上雙親,均已送老,對膝前諸子,各已成年,如是者生固可喜,死亦不足悲。次焉者,年屆四十五十,雖高堂有垂老之親,而主器果有壯年之子,身雖亡不能終養其父,而孫既長猶能代養其祖。如是者雖不能死,而子能代養,尚能勉強應付門庭矣。傷哉吾父,而今年幾何耶,壽幾何耶,甫逾三旬,此生豈算老耶。仰而視之,祖母雖亡,祖父儼然在堂也,俯而視之,男樸年方九歲,男毅年甫六齡,男俊年甫五齡,亦群然而侍側也。今一旦不幸身亡,堂上拋垂淚之嚴親,庭前撇麻衣之孺子,而況此外又有諸伯父與吾父,正所謂如手如足,相愛相親,而片刻不能相捨者也。傷何如哉,傷何如哉!然此特據吾家庭之變骨肉之悲而言之耳,若追悼吾父之生平,其最可傷心之處,更有不堪述者。聞吾父自東髮授書以來,趨庭承訓,學詩者幾何年,學禮者幾何年,稍長而肄業磕山公學幾何年,負笈於赭山中學貴池中學又幾何年,厥後飄洋航海留學東瀛更幾何年。學成返國,父嘗雲,丈夫生天地間,不能效力於國家,亦當服務於社會。用是熱心桑梓,服務鄉邦。綜此三十年間,凡所以盡義務而謀公益,吾父之身,蓋無一日暇。吾父之心,亦無一日安矣。推吾父之心,意謂今日竭我心力,以經營於鄉村裡社,即由此推廣材識學問,異日便可以展布於天下國家。嗚呼,吾父之心則大矣,吾父之志則高矣。其如吾父之壽命,乃不幸而薄且短者何耶?豈吾父當年求學心切,用神過度,而損害及於腦筋歟。抑吾父奔走社會,積勞過甚,而至夭折其天年歟。昊天不吊,貽我喪父之悲,小子何辜,抱六旬將衰之祖父,其將傷如之何,吾父同出同入之諸伯父,其又將傷如之何。吾哀哀之慈母,以及呱呱之予小子,其更將傷如之何。父其知也耶,其不知也耶,行將發靷,哭奠一觴,父其有靈,來格來享。

   孤子名毅/樸/俊泣血稽顙

=================

祭文二(張佐槐先生代作)

嗚呼,吾叔胡一旦溘然而長逝耶。吾叔與吾父同胞三人,叔居末,聰穎超凡。童年勵志學校,屢冠全軍,大父寵愛之至。將近弱冠,繼我父同游瀛水。卒業歸來,聲赫名炫。我父思得英才教育,於民十三年間,假皖城地點,創辦成城中學,吾叔實左右之,爰主持校務,力任艱難,成績斐然,頗爲皖賢所許。嗣因太王母壽逾八旬,大父又年近花甲,吾父與吾叔思歸奉養,展厥孝忱猶耿耿不忘,只得暫行停辦,而培養人材之志願,又於民十五年份,開辦高小於家中,名曰崇實。一時求學青年,惠然肯來,遐邇無間。吾叔上對高堂兩代,菽水可以承歡,下對學子四方,教育得以普及,由是品望日隆,聲稱益著,迨都董改選,地方人士公推吾叔充任,叔以剛方之氣,問事家鄉,務使利爲之興,害爲之除。數年來雖操勞過度,瘦骨猶可撐持。惟今歲四月間太王母仙游,吾叔抱愛敬父兄宗旨,內外事務,獨任一肩,繇是不甚強壯之體,變爲孱弱之軀。尋至重陽節候,病入膏肓,問卜延醫,終覺罔效,遂於十月十一日夜間喉痰作阻,撒手西歸。嗟乎,吾叔年方卅一,究有何辜,而遽遭上蒼忌刻乎。既而思之,有才無命,自古已然。彼漢之賈生,吳之公瑾,春秋聖門之顏淵,類皆若是,豈獨吾叔爲然。所慘者,吾叔去矣,西河增痛,北郭興悲,況吾儕分居侄輩,能不淚灑竹林,而抱無涯之痛耶。明當發靷,泣奠一樽,叔其有知,來格來歆,哀哉尚饗。

民國二十二年仲冬月胞侄名勤泣言

=================

祭文三(牧克遒先生代作)

嗚呼,寒風初度,天地爲愁,晚雪欲來,山川失色,歲律雖暮,春氣仍回,胡上天不吊,吾叔竟棄侄等而永逝耶。侄幼,凡吾叔所經過之苦心孤詣,有最足以傷其身體者,未及記憶,聊就吾伯吾父所含淚而不能已於言者,爲吾叔略敘其辜較焉。吾叔生而聰穎誠篤,甫四齡,每以口所授之論語,爲嬉戲原料。諺雲,爹娘痛盡頭兒,吾祖父/母鐘愛之不爲異,吾伯曾祖父/母本生曾祖父/母尤視若掌上珠,迨吾伯曾祖母七旬棄養,叔固幼,吾本生曾祖六旬棄養,叔亦僅八齡矣。十歲時吾祖延師至家,註重五經四書並小學讀本,吾叔勤於誦讀,唯體弱氣虧,吾祖時以爲憂。十二歲就磕山公學商小肄業,畢業後仍就塾師補習中國文字,則又以子史經傳爲大宗,至民八年吾叔年十七矣,是年由貴池六邑中學改進安徽省立第五中學,即今之七中也。民十年吾叔以潮流所趨,進化愈促,非有中外學識,不足以供社會之取求,爰有留英留美之請。伯曾祖以遠道爲梗,吾祖嘉其志,命就日本明治大學政科,以吾伯就是校法科二年級,兄弟相照顧,吾伯曾祖可稍稍放心。不謂是年暑假,吾伯回裡省親,吾伯曾祖享年八十有九,竟染恙數日而捐館捨矣。且遭家不造,吾伯之子長名譜九歲次名留四歲,亦相繼殤矣。吾叔聞耗哭泣,傷如之何。夫以一弱冠書生,課案埋頭,不勝旁午,故園回首,實屬含辛,此足以傷其身體者其一。民十一年吾伯法科畢業,領學士證書返國,吾叔送至橫濱,攜手談曰,當今黨政維新,需人孔急,吾兄此次榮歸,當以教育爲前提。是年吾伯偕友人同辦安徽省立第八師範。民十二年就安徽省立法政專門教職,兼授江淮中學課。民十三年辦成誠中學於皖垣,適吾叔畢業回裡赴皖。凡校內若何布設,若何教授,吾叔爲之籌劃,頗得皖人之信仰。此其操心積慮,足以傷其身體者又其一。民十四年吾伯抱病皖城,吾叔篤於友愛,停辦本校,偕兄歸裡休養。適叔母姚系第二屆省議員學銘公之長女,亦由本邑肇興高小女校畢業回,吾祖奉吾曾祖母命,擇吉完婚。時知繁昌縣事舒公兆華,駕臨證婚,並本邑南鄉都董汪公理卿北鄉都董李公步霄等勷贊禮儀,一時群賢畢至,少長咸集,人皆以爲華,而吾叔不甚色喜者,以教育熱其中也。爰與舒公磋商,在家辦一高小學校,名曰崇實,轉請備文教育廳立案。民十五年知繁昌縣事操公震,以辦學得法,特來訪會,並加激賞。吾叔此時既望收樹人之效,又恐貽覆餗之譏。此喜懼交迫,足以傷身體者又其一。無何天不從人,命途多舛。民十六年吾祖母享年五十有二,又一旦仙逝矣。吾叔以苫塊余生,因思子輿氏雲,親喪固所自盡也。遂與吾伯吾父計劃喪事,遵本生曾祖母與祖父命,舉行正式成主鉅典。時知繁昌縣事寇公超,駕臨鴻題,賜以閫範猶存四字輓章。本邑都董張公蓮溪籲俊高小學校校長胡公樵松等,同時贊禮,非直爲觀美也,必如是而心始盡矣。至循居喪之道,卜安厝之區,已不知幾費躊躇矣,此足以傷其身體者又其一。民十八年吾本生曾祖母嘆曰,會兒留日,得學士位返國,連年從事教育,未曾舉行畢業典禮,恐非榮宗耀祖之道也。吾祖稟命之下,擇吉期,設禮堂,鼓樂喧天,親朋滿座,時知繁昌縣事章公維燮駕臨慶賀,賜以名顯玉堂四字橫額。縣黨部亦贈以黨國健兒四子賀帳。同年地方公推爲都董,率隊清鄉,閭閻得以安堵,吾叔一孱弱之軀,時而攢(?)勷黨政,時而照料桑梓,僕僕風塵,日不暇給,此足以傷其身體者又其一。民二十年吾叔供職首都衛戍團。二十一年暑期辭歸,山東黨部,屢次電招,同勷黨政,吾祖屢命以休養身體爲辭。不謂今歲大故,哀毀骨立,吾叔曲承色笑,時以節哀順變爲慰,但喪事禮節,當實事求是,況吾曾祖母一生淑德,尤地方人士所素欽佩者也。吾叔與吾伯吾父交相計議,設治喪事務所,吾伯吾父經理內部,吾叔主持外部,當神主告成期,請前任蕪湖警察廳廳長何公樹德,駕臨鴻題,並賜以寶婺星沉四字輓帳。時知繁昌縣事薛公繼昌,因與吾伯吾叔同畢業於赭校,亦執後生禮往吊,以閫範留芳四字輓帳獻之。他如蕪紳佘公紀堂,本邑教育局局長任公圖南等,俱同時勷禮。即此車從盈門,輓歌滿室,可相見吾叔之周旋計劃,盡敬盡禮,殊非易易也,此足以傷其身體者又其一。綜吾叔生平,嘗學途之苦,履家運之艱,起處不遑,精神頓憊,然休息靜養,一旦霍然,亦意中事也,乃竟至一病不起,此豈吾叔所及料,抑豈侄等所及料哉。且吾祖行年六旬有一,無心於世事久矣。吾叔以一介青年,訓佩鯉庭,達前人之後步,名馳鵲水,樹黨國之先聲,設今日者憂抱採薪,喜成勿藥,則參苓收效,杖履消閑,時而怡悅父兄,敘天倫之樂事,時而撫摩子侄,追康樂之遺風,優哉游哉,自適其適,風流瀟灑。吾叔固樂厥燕安,日侍起居,侄等亦喜同雀躍。奈何遭屯艱時勢,生不逢辰,值鼎盛春秋,命難由己,一朝撒手,千載傷心,侄等殯殮躬親,頻灑蓋棺之淚,笤蒿式潔,空拈致祭之香。嗚呼,天耶,數耶,抑侄等不福,遂令吾叔早促其生耶。嗟呼,天地逆旅,一大悲傷,喪葬余哀,幾無終極,當此寒門雪壓,分明待駕鸞彪,將來華錶風清,是否能聞鶴唳,詰朝發引,泣奠一樽,叔其有知,鑒此微忱,嗚呼哀哉,尚饗。

民國二十二年仲冬月胞侄名實泣言

閫 拼音:kǔn
◎ 门槛,门限:“送迎不越~”。
◎ 特指城郭的门槛:“~以内者寡人制之,~以外者将军制之”。~外。
◎ 统兵在外的将军:“即具以北虚實告东西二~”。~职。
◎ 内室,借指妇女:~闱。~奥。~德(借指妇德)。~范。
◎ threshold; women’s quarters

籲 拼音:xū yù 
◎ 见“吁2”。
◎ appeal; request; implore

婺 拼音:wù 
◎ 〔~水〕水名,在中國江西省。
◎ 〔~绿〕产於中國江西省婺源县的茶叶,是绿茶中的珍品。
◎ 〔~女〕古星宿名,即“女宿”。
◎ 〔~剧〕中國浙江省地方戏曲剧种之一。
◎ name of a star
http://www.zdic.net/zd/zi/ZdicE5ZdicA9ZdicBA.htm

=================

祭文四

嗚呼,庾嶺梅開,藍關雪擁,吾三叔岳胡一旦而謝賓客耶。夫吾三叔岳龍門巨族,鵲水名家,業紹書香,知淵源之有自,位爲學士,信聲價之非虛,以一介青年,具滿腔赤膽,觀成黨國,獨輸鵠望之忱,服務鄉邦,聊作牛刀之試,雖有鞭長莫及,馬腹同嗟,如逢軔發有期,熬頭可占,寧召艷笑,莫折五斗之腰,無謂雌黃,誰市千金之骨。只恐文章憎命,大器晚成,豈期夭壽無常,中年晏駕,侄婿不才,忝叨末愛,久思附驥,幸許續貂,惟松柏之常榮,庶鳥蘿之有託,回思從游二載,備警金聲,投試七中,親勞玉趾,愛猶半子,無非誼美恩明,命必重申,不惜唇焦舌敝,雖屬熱心之甚,未爲氣體之虧,時縱違和,元當易復,春風惠我,永蒙視若東床,冬雪愁人,不至星沉南極,未必白雞入夢,二竪爲殃,倘教扁鵲回春,三生有幸,不謂英雄日暮,處士星沉,蓄壯志生不逢辰,問災期歲剛在酉,塵封絳帳,仰瞻嗟北斗之傾,玷懍白圭,感泣垂南容之淚,悵泰山之鼎峙,墮厥三峰,痛師範之睽違,長茲千古,吁嗟徂矣,尚期蝶夢重親,歸去來兮,莫識鵬程幾許,想前次床頭請謁,聲氣猶清,問後來門第增輝,音容何在,嗚呼,茫茫恨海,精衛難填,鬱鬱愁城,杜康莫破,啜其泣矣,傷何如之,侄婿素切葵傾,謹陳芻東,如果英靈不昧,鶴馭能回,庶幾薄物是將,蟻忱略獻,哀哉尚饗。

民國二十二年歲次癸酉仲冬月愚侄婿佘之濤泣書

=================

李步霄先生題主祝詞

邇 維

學士 聰穎絕倫,後起之秀,新進之英,留東洋蜚聲學校,返祖國服務鄉邦。夫何一旦,召應修文,身雖死而精神不死,人不存而學業常存,截木作主,曲肖其形,秉筆恭題,用妥英靈。自時厥後,在天有靈,默相呵護,佑啓後人,允宜供千秋之俎豆,享百代之香馨,祝而孝子慈孫,其世世而相承。

=================

李應會先生榮哀錄-輓聯

遺言

孝敬未終,不無遺憾。
死生亦大,何足掛懷。

父兮棄養,抱恨終天。苫塊有餘哀,最難堪重慶六旬,臨幃頓灑呼兒淚。
男輩無知,偶遭大故,門庭猶是昔,竟重纍同胞兩伯,善後頻增泣弟悲。

            孤子名毅/樸/俊泣血稽顙

胞兄應文/期淚書

內外共維持,孤詣苦心能有幾。
天倫敘樂事,瞻前顧後少行三。

侄婿佘之濤淚輓

人物競潮流,黨國推爲唯一子。
年冬悲雪擁,泰山掩厥第三峰。

愚胞妹汪李應瑩泣輓

最小兄奇才不偶,早知世上難留,何堪一老臨年,鯉庭承顏,空對少男悲棺槨。
未亡妹只影歸甯,自顧膝前無狀,差幸三孤鼎時,家駒發軔,可爲孀嫂啓門楣。

岳父姚學銘感言

我方謂半子可依,才具勝吾兒,少壯有爲,卜將來許成大器。
誰料得三孤失怙,喪明傷老父,短命不幸,算後去遺纍未亡。

舅父滕本富感言

時事急需才,痛茲黨國奇英,竟致幼年嗟不祿。
人生皆有命,想起潮流險惡,空教老淚灑難干。

學生牧惠通/陳世茂/王慕賢/嚴學儒同拭淚拜輓

先生真黨國英奇,未獲成功遭天阨。
後學值潮流惡劣,欲謀進化失師資。

學生尚德/牧傑/江漢/趙璧同拭淚拜輓

數載備追隨,劇憐舌敝唇焦,曾曏文壇分教授。
一堂資錶率,慘煞人亡物在,空余講席益凄涼。

學生方日新/曹善遙同拭淚拜輓

館號老蘭香,家學淵源,有難兄斯有難弟。
師原新人物,德星墜落,想遺訓兼想遺型。

學生何尤/陳善同拭淚拜輓

本中外學說,啓迪無遺,文苑著先聲,真不愧南州冠冕。
爲時勢潮流,操勞過度,芳齡參冥錄,也應推西府英雄。

學生湯哲卿/方世鎧同拭淚拜輓

絳帳憶從游,滿座春風同我被。
玉樓忽赴召,漫天冬雪爲公飛。

學生馬駿如/余步濤/李世全/湯明儒同拭淚拜輓

先生本合邑奇才,即凡鼎鼎大名,亦欲從旁瞻道範。
後死叨同堂末愛,惟想循循善誘,自茲無處聽箴言。

學生陳立柏/查貴勝/王繼鎧同拭淚拜輓

得教科宗旨,延理學家聲,綺歲作經師,立雪登門通全邑。
富黨國精神,飽中西知識,英年捐館捨,流風余韻自千秋。

學生佘之漢拭淚拜輓

設絳帳以授生徒,學說匯中西,惠我春風欣廣被。
值青年而謝賓客,文章憎命達,催人夏楚嘆空存。

後學弟陞淚輓

由兄弟列師生,曾因族學情長,隨在談心推赤腹。
以青年歸黃壤,難怪英雄氣短,不堪搔首問蒼天。

後學弟應軒輓

兄本壯志有爲,增光我邑,奈何北地談寒,南天說暖,潮流蜂起,頻來無謂雌黃,誰知末造奇才,人忌亦遭天忌。
弟以謀生乏術,糊口他鄉,尚望歸身梓裡,聚首家園,風雨雞鳴,永博靡窮燕喜,詎料半生知己,暫離竟作久離。

後學強克明/陳慶文同淚輓

對尊翁久經請業,對閣下亦屬受知,師生相契隔幽明,何處可招魂,再得來東牖談經,西窗問字。
爲求學苦渡重洋,爲辦黨勞奔全邑,心力俱虧捐館捨,自古雖有死,究何忍椿庭一老,桂室三兒。

錶弟古繼達纍輓

爲黨國健兒,有學有才有經驗,屢受折磨,生不逢辰千古恨。
奈英雄短命,棄父棄妻棄子女,遭此慘劫,死留遺憾萬人嗟。

襟弟吳枬生淚輓

忝屬姻親,過從往來,多蒙雅愛。
忽聞噩耗,鄰裡鄉黨,未免傷懷。

世姻弟牧邦盛淚輓

十餘年功垂桑梓,死亦何傷,惜吾繁政治黨綱,此後有誰照料。
卅一載名列仙班,魂兮不返,合我邑青年學子,曷勝同志悲哀。

姻弟牧運沅淚輓

痛君畢業東瀛,在黨國群推首領,莫及從游政界,頓起離程,視死雖猶歸,其如俱在父兄,分手灑盈盈血淚。
愧我濫竽西席,爲他人屢作嫁衣,未曾問病床頭,細談衷曲,所生原有忝,尚期再聯姻婭,同心訂世世知交。

世弟何秀柏淚輓

君昔負笈東瀛,兼中外學其所長,壯志本待酬,一夢不回難瞑目。
我今濫竽西席,令子侄幼而可畏,達人猶繼起,九京如作亦歡心。

世弟何棟梁/慶林同淚輓

十數年以心相交,方期留日歸來,一介儒永爲繁陽造幸福。
卅一載與世頓隔,差慰遺風長在,三令嗣堪承學士啓門楣。

世弟李化龍淚輓

應世不多年,有嫉妬,有謳歌,毀譽本無憑,到此蓋棺論自定。
會君未幾日,棄家庭,棄戚友,幽明頓相隔,每思遺範淚難干。

世弟徐慕唐淚輓

季子才高傾六國。
顏回命短自千秋。

世弟胡應春/民禮同淚輓

所志未酬,臨幃致短英雄氣。
有懷欲白,入夢難追月夜魂。

世弟谷振聲淚輓

王勃嘆奇才,只有鴻文傳後世。
顏淵嗟短命,誰知鶴駕更無期。

世弟古克勝/操傳彰同淚輓

涉重洋學就歸來,大展謀猷,耀祖方爲繩其武。
是青年界中翹楚,遽傷凋謝,問天何故喪斯文。

世弟陳瑤琨淚輓

君去實堪悲,念此後事情,有誰指教。
我來何所吊,想從前世誼,倍覺傷懷。

世弟強南淚輓

歸真不在壽天,只要事功卓著。
聞耗無分遠近,總教涕泗滂沱。

世弟嚴衛民淚輓

好學本非常,滿羡青年上進,有志竟成,斷勿至人去樓空,分首永嗟難再敘。
英靈何處是,即教黃壤修文,捐軀應召,試想起弟恭子孝,問心何忍作斯行。

世弟谷開平淚輓

數年爲門下生,愛我以義,輔我以仁,形跡素相忘,回思過去交情,惟是英雄能本色。
一朝參冥中錄,憑君才子,想君之志,死生何所計,獨惜將來時局,誰爲黨政樹儀型。

世弟繆宗化/張慶松/汪法鈞同淚輓

就學仰高風,笈伴簦隨,識主且欣多北道。
因時思舊雨,葭蒼露白,懷人空憶在西方。

世弟高德芬/萬大富同淚輓

彭殤難齊,夭壽不貳,前人乃爾,來著何尤,台上本忘情,惟茲化雨春風,紅豆偏教生南國。
共和初建,革命待成,時勢大難,英雄頓逝,自古皆有死,獨惜長才遠略,青年竟是付東流。

愚叔李鏞輓

沉痾四五旬,此區不回悲煞我。
磋商巨細事,從今以後嘆無人。

房叔祖達燮感言

仰學子之豐裁,惡惡從短,善善從長,問世無容心,惟是英雄真坦白。
衡人材於社會,唯唯如彼,諤諤如此,蓋棺有定論,何妨時俗妄雌黃。

族愚高高祖允禎感言

之子抱負本非常,縱教黃土埋藏,桑梓榮哀爲奚似。
我族人才大不競,如此青年凋謝,祖宗屬望究伊誰。

姻侍生牧克猷感言

侄幼本精明,名與實烈烈轟轟,大丈夫當如是也。
予老又昏聵,今而後裡裡外外,巨細事從何商焉。

姻侍生楊春柳感言

天時人事,釀成惡劇一場,魂魄如有之,請將近日新潮,再爲從頭談結果。
世誼交情,贏得相知十載,死生亦大矣,惟是因風灑淚,幾教老淚嘆昏花。

姻侍生古曉樓感言

由從學而聯姻,溯乃祖遺風,之子真能繩其武。
當英年兮辭世,何中華進化,吾繁先已喪斯文。

侍生胡官悅感言

學力冠時髦,不可小知,莫怪英雄遭白眼。
人材關運會,對茲大局,頻揮老淚吊青年。

宗侍生步霄感言

游歷越重洋,山水入懷天地窄。
聰明偏短命,鯉回不幸古今悲。

姻侍生張佐槐感言

兩世訂交情,風雨談心,好似卜商能啓我。
少年膺重望,文章憎命,竟同冉伯嘆斯人。

姻侍生潘維文感言

從游黨政,交訂忘年,方期學識風行,一邑時艱同救濟。
相距北東,耗聞遠道,且嘆英雄日暮,兩行老淚幾模糊。

友生張葆善感言

昔日憶從游,頻教聲入心通,愧我難爲東家某。
今朝聞噩耗,劇憐才長命短,教人廢讀南華經。

族叔世仁輓

棄親不孝,棄友無情,至棄卻大漢河山,問君讀聖賢書,所學何事。
同志悲傷,同鄉痛哭,惟同集一堂追悼,令我閱榮哀錄,寄慨殊深。

繁昌旅蕪同鄉會輓

此君數年航海,留日歸來,國事太迍邅,壯志未酬旋作古。
我輩一束生?(“篘”字無竹頭),望風遙奠,梓鄉何寥落,英才頓歿合傷今。

迍 zhūn
◎ 〔~邅(zhàn)〕a.路难行不进的样子,如“涂~~其蹇连。”b.困顿失意,如“英雄有~~,由来自古昔。”
http://www.zdic.net/zd/zi/ZdicE8ZdicBFZdic8D.htm

繁昌旅池同鄉會輓

畢生以傲骨自持,鶴立雞群,東瀛曾傳書,時論共方陳無已。
舉世多黃鐘高棄,長才短命,朔風悲鵬賦,憐公何似賈長沙。

=================

客有問於予者曰,天地一逆旅耳,彭殤難齊,夭壽不貳,夫子豈未之前聞。今者邑北磕麓李氏應會,固留日政學士者也。返國後熱心教育,服務黨政,固可謂富學識而素有經驗者也。年卅一不祿,夫子等俯從伊兄請爲發喪,哀禮俱致,固可謂全受全歸者也。夫死生有命,孔顏不免,夫子爲之長吁短嘆,若有不豫色然者,竊以爲非達觀焉。予應之曰,唯唯,否否,不然,自來人材之存歿,國家之運會關焉,非偶然矣。時際休明,國家之命脈系於老成人之持重。若蜩螗鼎沸之秋,時事顯危,人民離亂,則又非壯志有爲之青年子,不足以綏內憂而抗外。昔漢文不錄賈長沙,而漢高必任陳韓者,即此意也。獨是今之所謂青年子者,冠服堂皇,幾有不可以一世,至語以國家事,類皆齷齪闒茸,隨其波而逐其流,無補於時艱萬一。肉食者鄙,其然乎,其不然乎。老夫耄矣,敢雲衡材,第就李學士目前之名實,相見其爲人,將來造就國家,諒不至負生平所學,乃竟忽焉歿矣,何李學士之不幸耶!抑豈獨李學士之不幸耶,嗚呼,噫嘻,李學士之爲人自此終,予之感慨從此始。如子所言,固知二五而不知十者矣。時李學士榮哀錄付梓,予爰節錄與客所問答者而爲之跋。

民國二十二年歲次癸酉仲冬月中浣世侍生馥堂桂鬱庭撰

闒 拼音:tà
小户,引申为卑下:~茸(“茸”,小草。喻地位卑微或品格低下的人)。~懦。
http://www.zdic.net/zd/zi/ZdicE9Zdic98Zdic98.htm

李應會先生榮哀錄終

中华民国二十五年八月印

非卖品

编者后学:
高德芬 王继铠
余明 牧邦盛
何秀柏 孙嗣续
方銮 陈瑶琨
胡义生 尚显义

《夫子遗墨:附录:李应会先生荣哀录》影印件


































立委当年手抄注释《李老夫子遗墨》扫描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301520.html

上一篇:《甜甜花絮:Practice Makes Perfect》
下一篇:《夫子遺墨:附載應文世兄近作-序傳類(十則)》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5 22: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