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大全》《朝华午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999 曾任红小兵,插队修地球,1991年去国离乡,不知行止。

博文

【李白宋铿锵行:聪明的一休与睿智的立委】

已有 1822 次阅读 2017-5-16 13:09 |个人分类:立委科普|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句法 语义 限定 非限定

宋:
“禁止违规游泳”(1)凡游泳皆违规,禁止游泳。(估计这是标语牌的本意)(2)游泳还是可以的,但不得违反相关规定。(相关规定是什么,并不知道)

蕫:
宋老师,是的,应该是'在此处游泳均属违规"。我还见过“禁止野浴”。

李:
“禁止违规游泳”这个问题蛮典型 就是修饰语的限定性还是非限定性的问题。所有游泳违规 均在禁止之列,这个解读是非限定性的。限定性的有:

“欢迎持照游泳 禁止违规游泳。”

“以下游泳行为一律视为违规 本游泳池有权禁止入内或强制驱逐:
1 不穿泳裤者:便裤 普通内裤不得入内。裸泳绝对禁止。
2 传染病患者
3 无会员证者”

汉语句法 前修饰语默认为限定性。就是说 有修饰语 集合就变小了 成了原概念的真子集。而非限定的修饰语解读属于例外,是值得具体研究的现象。

白:
“聪明的一休”,还有不聪明的一休木有?

李:
聪明的一休很典型。再如 吾党的伟光正:伟大光荣正确的某某党。语言学认为默认为限定,吾党认为是非限定。这是自封的本性 不改变集合的外延。如果抠字眼,可以说:
“伟光正的党万岁 不伟光正的党必亡。” 搁在文革,这就是恶毒的反标,现行反革命,要坐牢的。

如果非限定性有句法形式的区分手段 那就好说。譬如英语非限定定语从句,前面加逗号 不允许用 that 作为连接小词。这些都是句法形式的规定 与语义相呼应:

限定: “I like the guy that just won the Math Olympic modal ”
非限定: “I like the guy, who just won the Math Olympic modal ”
==  “I like the guy, and he just won the Math Olympic modal ”

但是如果没有形式区分 就是一个特别值得探究的现象 究竟是如何出现的 什么因素决定了非限定。我觉得非限定修饰语的产生就是语言表达的偷懒,或discourse意义上的降格。偷懒表现在 本来应该是独立子句表达的语义 被凝缩或降格为前一句内部的修饰语了,做了小三,但表达的却是原配。除了偷懒 造成可能的困惑外 还有轻视或侮慢原来语义 顺带一提的语用或风格的因素。

白:
这个和反事实条件句有得一拼。汉语不太看重程序正义,如果你知我知没有不聪明的一休,那聪明的一休就是非限定的。

李:
“朦胧的月光”,是非限定。“火热的太阳”,却是限定性的,因为“惨淡的太阳”、“昏黄的太阳”也是存在的。"Stupid me", 这个是非限定的。 它等价于 “I m stupid”, 虽然严格说 我应该也有 intelligent 的时候。逻辑与语言的不一致就在这儿。

白:
哲学上较真儿起来,没有绝对的同一性。上一分钟stupid,这一分钟不stupid完全可能。所以非限定就是一主观的“锁定”。让你不游动,定格在某个特定的属性上。

李:
对。
可是怎么在说者与听者之间达成这个锁定,使得理解无误呢。“伟光正”的锁定是洗脑的结果。“聪明的一休”在狭窄的domain,是新造的脸谱化人物,也是绑架的。“美丽的西施”是历史的共识,还有 “睿智的诸葛亮”。如果说 “睿智的立委”,那就是恭维 拍马 或 嘲讽了,虽然也是锁定,因为说这句话的时候 是没有假设存在一个愚笨的立委 作为对照的。但是,可以说:“睿智的立法委员肯定不会投票赞成这个法案的,少数愚蠢的立法委员除外。” 这就是限定性了 。当然,立委与立委不同,专有名词从集合论上说只是一个元素,排除时间维度可能的变化以后,这个元素是不可割裂的。普通名词常表示类别,所指是一个集合,于是给子集的限定性留下了余地。

白:
先有脸谱,锁定才成为可能。与脸谱不符,那是高级黑。

李:
这里 脸谱 就是英语的 stereotype,带有默认属性的实体,当默认属性成为修饰语 那就是非限定。默认以外的属性作为修饰语, 就是限定性 因为这增加了信息量。伟光正的信息量为零。作为修饰语 不是为了传达信息,而是为了宣传或气势压人。把默认属性提出来作为修饰语虽然没有增加信息量,但可能有强调或比照的语用效果。如果我们知道隔壁老张是个矮个子,然后说:“小个子的老张摔跤大赛中得了冠军”,这个已知内容的非限定性修饰语加强了意外成就的效果:see,大家都知道老张是个小个子,可是他虽然个子小,本应处于不利,他却赢了。

宋:
一般情况下,对于个体的修饰,通常是描述性的。对于多个体的集合的修饰,就有两种解读了。刚才说的是定语。如果是状语,则往往是描述性而非限定性的,因为通常是叙述一个特定的时刻特定对象发生的行为。如“他违规使用电器”。但是,在“禁止”、“提倡”、“要求”这类语境中,状语往往是限定性的。

白:
刚转了一篇关于陆奇的采访,用的称呼是“微软最有权势的华人”。且不说他是不是适合这顶帽子,这里涉及到定语的限定性用法和非限定性用法。如果中心语是集合,那么定语可以筛出一个子集。如果定语是一个个体,it depends。

“原来的我”,实际上把一个个体在时间维度上分片了,筛出一个时间段。而“聪明的一休”则根本没有任何限定。“假马克思主义者”则针对原来的集合在其外面构造了个集合。

李:
这个限定还是非限定的问题 在做 sentiment 时候挑战可大了。选定的定语有褒贬的话 对于被限定的实体 是直接影响。非限定则不然 根本就不存在褒贬评价 只是把对象用褒贬的维度 做了客观的分类说明而已。可惜二者的形式区分很微妙 不好区分。“道德败坏的四人帮" 是贬四人帮,"道德败坏的人 是环境使然 还是也有遗传因素呢 仍然有争议" 谈的不过是人类的一种,是在“人”这个集合里面限定一个子类,语义议论,并非针对“人”做否定性的价值判断。

白:
“道德败坏的人”两个意思。限定用法,指人类中道德败坏的那部分。非限定用法,指人这个物种就具有道德败坏的属性。

梁:
白老师是说,限定性把概念的外延限定变小了。“聪明的一休”没有"限定“一休,只是说一休有”聪明“的属性。

白:
是啊,正是。所以“丑陋的中国人”其实也有歧义的,只不过作者毫不隐讳他说的就是非限定性的意思。

宋:
英语的关系从句也有这两种(全体元素具有该属性,或抽取出具有该属性的那一部分元素),它们的区分有无形式标记?

白:
感觉:1、后置定语往往是限定性的;2。分词做定语往往是限定性的;3、有定形式(比如受定冠词管辖)往往是非限定性的。

我:
限定 非限定可讨厌了,有没有形式痕迹?有,英语中,我们尝试发现蛛丝马迹,也的确发现一些,类似白老师说的。但是非常微妙,稍不留神就 overkill,这个问题对 sentiment 非常重要,除非牺牲 recall,对定语一律不抓。如果想要那个 recall,precision 就会影响,如果这个问题不细心的话。烦死啦。

利用句法和pattern 都这么难缠,没有结构帮助,这个 sentiment 怎么弄,是不是就是瞎蒙。By the way, 英语中的术语 限定性(restrictive)与非限定性 似乎正好与白老师说的意思相反。教科书上,英语中最典型的区别和说法是,限定性定语从句前面不能有逗号,用 that 或 who、which,非限定性定语从句有逗号,不能用 that。因此,非限定性定语从句与另起一句差不多,是对NP的整体做进一步讲解,而不是对 NP 做限定性分类。但实际的情形复杂多了,这与 NP 是不是专名,NP 前面是定冠词还是不定,是不是复数,等等微妙条件的组合效应有关。

Case by case,人大致可以判断是哪一类,或是是不是歧义(或两类都有),但从这些语感中总结出一组可靠的条件,颇费功夫,要不断到数据去求证,才逐渐感觉有个眉目,这里面结构是必需但不是充分的因素(没有结构,是不是定语都不见得摸得门,就更甭提区分两种定语了)。应该算 NLP 难点之一。看哪家系统,用什么招,可以成熟一些。迄今所见所闻的学习出来的 sentiment 系统,对这个挑战似乎束手无策。


【相关】

【语义计算:李白对话录系列】

《朝华午拾》总目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1055263.html

上一篇:【李白之44:“明确”是老子还是儿子,需要明确】
下一篇:【李白之45:从变性谈到模糊与歧义的不同】
收藏 分享 举报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5 10: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