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科研服务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atureResearch 自然科研服务,依托于《自然》百年积淀,旨在为中国科研共同体提供全方位的科研服务

博文

疫情之下,科研人员找工作有多难?

已有 975 次阅读 2020-7-3 12:46 |个人分类:职业专栏|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疫情, 找工作, 科研人员, 高校, 招聘

NAT_logo_NatureResearch_Master_Inline_RGB2.png

面对可能出现的招生淡季,一些英美院校暂停了招聘活动。


今年5月,Juan Manuel Vazquez从芝加哥大学遗传学专业博士毕业,他本来想好了之后的职业道路要怎么走,但突如其来的COVID-19疫情差点儿打翻他的全部计划。Vazquez之前已经接受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Peter Sudmant实验室的一个博士后职位,并准备7月去那里入职。但是,当他4月给Sudmant发邮件时,对方的回信让他惊呆了。“他和我说学校的招聘暂停了,我们要等消息,确认我是否还能被录用。”


d41586-020-01656-3_18037356.jpg

图为美国西北大学。美国院校目前暂停招聘。来源:Tannen Maury/EPA-EFE/Shutterstock


Vazquez和Sudmant向学校申请豁免,理由是这个职位的Offer已经给出并被接受了。在三周的焦急等待后,Vazquez被告知申请成功,他可以按计划开始他的博士后工作。“我感到自己很幸运,但我也看清楚了整件事情,”他说,“疫情持续得越久,就会有越多的院校耗费在这个问题上。”


▍就业荒 ▍

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这场疫情让全世界大部分地区的学术就业市场陷入萎缩,英国诺丁汉大学社会学家John Holmwood说。Holmwood也是“公立大学运动”(Campaign for the Public University)的联合发起人,他认为对于那些高度依赖学费的院校,它们所在国的状况尤其惨淡,比如美国和英国。英国本土学生和国际留学生的入学率预计将分别减少16%和47%,这迫使院校不得不开源节流,让不计其数的招聘决定成为未知数。“当资金流出现危机时,你必须节省一切非必要开支,而事业刚起步的研究人员往往成了牺牲品。这对刚毕业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


暂停招聘正在成为美国的新常态。Karen Kelsky是美国俄勒冈州尤金市的一名学术职业培训师,也曾经是一名拥有终身职位的教员。她正在统计已经放缓招聘或是直接暂停招聘的大学和大学系统名单。截至5月中旬,这份名单已经列出了400多所院校,包括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这些科研大户,以及整个加州大学系统。比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4月1日宣布“全校暂停招聘”。第二天的后续通知还补充道:“除财政委员会批准的特殊情况之外,将不会发布新职位,也不会对已有职位或新发布的职位开展录用工作。”


“太惨了。”Kelsky说。如她所言,那些希望能取得终身轨(tenure-track)职位的青年研究人员正在考虑B计划,而应届毕业生也在求职道路上苦苦挣扎。她说:“那些刚毕业,但还没找到第一份博士后职位的博士,他们的处境是最难的。”


在英国,牛津大学4月21日宣布进入“招聘暂停期”,这是暗示情况不妙的一个早期信号。尽管到目前为止许多大学的入学率和录取率一直保持平稳,但代表137所英国院校的“英国大学组织”(Universities UK)预计,受疫情相关影响,比如住宿费减少、会议取消和网络教学,整个大学领域在 2019-2020财年将损失近8亿英镑(约合9.9亿美元)。而下个财年的亏损预计将达到“极限”——主要是来自留学生的预期收入将损失近70亿英镑


许多英国大学还没有正式宣布放缓或中止招聘,但这股暂停潮可能已经在整个国家播散开来,Holmwood说。他推测英国的全部院校都从某种程度上暂停了招聘,即使他们不直接承认。他说,这些院校不愿意对外发出学校陷入困境的任何信号,因为这可能会进一步拉低入学率。他观察到,许多大学似乎都在等待学生确认入学,并避免在此之前宣布学校将在下一学年采取任何形式的“社交疏远”方案。“这是一次很大的博弈,”他说,“大学可不愿承认自己身陷困境。”


即使没有正式宣布,但事实上的招聘暂停也体现在了一些细节中。Holmwood所在的委员会原打算在3月底新招一位候选人,那是英国实施封城的第一周。校方同意委员会对新职位进行招聘,但要求委员会必须同时解聘一人。他说:“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招新人,但我们的一位同事需要离职。”委员会最后决定不招聘新人。


▍欧盟是特例  ▍

Holmwood说,与疫情相关的招聘暂停还没有波及到欧盟的大学,那里的研究人员主要受到政府或外部机构的支持。他说:“人们不觉得德国、荷兰、瑞典等国家的大学也陷入了财政危机中。”


欧洲青年学会(Young Academy of Europe)谨慎地证实了这一观点;该学会是一个青年研究人员组织。“现在要说疫情对预算和招聘的影响还为时尚早,但这确实值得密切关注。”学会告诉《自然》,“我们还要强调,由于基础研究对于应对未来危机十分关键,欧洲地平线(Horizon Europe)和欧洲科学研究委员会(European Research Council)的预算都应受到保护。”


不过,一些欧盟大学都是直接支付终身轨(tenure-track)和终身教职员工工资的,这些岗位可能会受到招聘暂停的影响。


斯德哥尔摩的科学职业培训师Tina Persson说,在瑞典,她还没有看到学术界出现任何警示信号。“人们依然在申请大学的博士后和教职,”她说,“只要你能拿到经费,他们就会支持你。”至少已有一家媒体报道,瑞典院校的国际留学生申请数量比2019年同期增加了12%。


迄今为止,瑞典还没有像其他国家一样实行全面封锁,但Persson说公众和院校都很重视疫情的进展。他们正在加倍努力地做些调整。“他们不得不改变所有的常规做法,”她说,“每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学会在欧洲、美国和韩国都有研究所,目前依然在发布面向事业发展早期研究人员的招聘信息,包括博士后和技术员的岗位。发言人Christina Beck说:“马普学会没有理由缩减研究所对博士后或博士的招聘。”受疫情影响,如果研究人员需要暂停几个月的工作,学会也会延长他们的合同。Beck还表示,《研究和创新协议》(Pact for research and innovation)是德国政府去年重新批准的一项资助计划,能够确保马普学会和其他德国研究机构在下一个十年里预算无虞。


该怎么做? ▍

Holmwood说,在招聘暂停已是既成事实的区域,事业刚起步且胸怀大志的研究人员必须谨慎行事,“如果你正打算去英国担任一个新的终身教职岗位,我会要求对方担保你的岗位属于‘业务关键型’,”这个标签意味着你的岗位不会被砍掉。他说,如果不能得到这种担保,这个岗位可能不值得你冒险。“那样的话,我不会放弃现有工作去大学入职。”


虽然Vazquez的博士后职位现在已是十拿九稳,但他不认为未来一定能留在学术界。他说:“当我还是本科生时,我就知道要走学术道路并不是一件易事。”保险起见,他一直在留意产业界的各种机会。“我两边都不放过。我在做博士后研究的时候,会更新我的简历,以免将来我要另起炉灶,在产业界找工作。”


即使有了备用计划,学术职位的黯淡前景也会带来煎熬。对于来自波多黎各的Vazquez而言,这种潜在的障碍不仅仅是对于他个人的。在本科和研究生阶段,他很少看到生命科学的教职有西班牙裔。他说:“我感觉我们现在才刚刚开始丰富院校的多样性。”他希望自己成为这种趋势的一部分,但眼下整个多样性运动却陷入了停滞。他说:“那正是招聘暂停最让我难以忍受的地方。”


无论多困难,都有结束的一天。Holmwood说:“我预期处于事业发展初期的研究人员会经历一到两年的冲击。”他预计一些高级教职人员可能会决定退休或调动,为青年研究人员腾出空间,“我认为大学的人员结构会重新达到平衡。”


Kelsky指出,许多大学从未从2007年底持续到2009年中的经济衰退中完全恢复过来,她预期当前的危机杀伤力更强,持续时间也更久。“大学肯定会生存下来,对教授的需求也一直摆在那里,”她说,“但即使是最好的情况,疫情造成的冲击依然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消退。”


原文Junior researchers hit by coronavirus-triggered hiring freezes为标题发表在2020年6月 2日的《自然》职业新闻块,原文作者:Chris Woolston

© nature

Nature|doi:10.1038/d41586-020-01656-3



如果您有寻找科研工作机会的需求...

上自然职场,轻松搜索职位

Nature Careers:

面向国际的职业资源及求职平台,汇集海量的学术界和产业界职位资源

还为全球科研人员提供职场资讯、职业发展建议以及会议和招聘会信息

A86302_NatureCareersJobPostingJobseekerBanners=580x72.jpg

 点击图片进入Nature Careers平台轻松搜索职位

职位推荐:

这12个高薪科研教学岗位,等你来应聘!| 自然职场6月职位精选


版权声明:

本文由施普林格·自然上海办公室负责翻译。中文内容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如需转载,请邮件China@nature.com。未经授权的翻译是侵权行为,版权方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2020 Springer Nature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32244-1240456.html

上一篇:快来参加《自然》首次博士后全球调研吧!
下一篇:影响因子备受诟病,却仍有那么多大学在用它考核人员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3 07: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