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MUsun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IMUsun1

博文

小牧老师的援救

已有 1249 次阅读 2017-12-1 16:23 |个人分类:科幻小说|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转眼间这个月已经到了最后一周了,随着“放榜”日期的迫近,紫烨变得越来越焦虑了。本来打算这个月什么都不做了,全心全意努力去备课、讲课、批改作业,争取在榜上能排个好名次,不成想张扬离家出走,遇到危险,入住自己家,每天都得抽出一部分时间来照顾她,想方设法开导她,让她开心;小南也不让自己省心,在班里竟然谈起了恋爱,以至于小牧老师三天两头总要找自己商量处理小南问题的对策。这样那件事占一点时间,这件事占一点时间,紫烨感到尽管自己天天都非常劳累,用到班级的时间似乎还是不太够。

一想到其他老师肯定没这么多麻烦事,能够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到本班的管理和教学上,心里立刻就变得没了底。这次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排到红线下面了,可是越是这么想,越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在红线下面,如果真的被开除了,那自己和小牧老师岂不是不能再见面了,也就不可能有进一步的发展,更加不可能有美满的爱情了,仿佛能否收获与小牧老师童话般的爱情果实全系于这次“放榜”的排名了。

紫烨的心中越来越焦虑,以至于上课时都有些心不在焉了,当她察觉到自己的焦虑导致上课效率降低后竟更加焦虑了,这可怎么办,本来都没几天了,一定要将剩余的这有限的几天充分利用,发挥出无限的潜力以弥补在别处浪费的时间。但是虽然愿望是好的,却让自己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因为担心“放榜”,所以心中焦虑;因为心中焦虑,所以导致上课效率变低;因为上课效率变低,所以更担心放榜了。紫烨感觉周围一团槽,天旋地转的,不知道该怎办才好。

杨晶第一个发现紫烨变得有些不正常,平时在办公室,她们两个往往是最晚离开的。这天紫烨上完课回到办公室,又感觉自己刚刚上的那节课因为自己心中的焦虑遗漏了很多重要的知识点,还有些地方讲得逻辑混乱,她一边回想,一边叹气,想到可气的地方竟没忍住锤了一下桌子。

杨晶已经发现紫烨这几天有些反常,平时有说有笑的,爱拉着自己去运动,这几天竟然沉默了,还时不时的叹一下气。刚刚看到紫烨回到办公室一直唉声叹气,竟又用手捶桌子,心中料定紫烨肯定遇到什么麻烦了。杨晶又观察了一阵,向紫烨那边走去,竟不知不觉地坐在了紫烨对面,接着观察,没有打扰紫烨。

紫烨越想心中越是焦虑,就像一场熊熊烈火愈演愈烈,一时半会儿是无法走出心中的迷宫了,打算就此打住,什么都不想了。突然一抬头,紫烨发现一双认真的大眼睛正盯着自己看,心里噗通一震,着实被吓了一跳,焦虑竟也被吓得烟消云散了。

杨晶见紫烨被吓了一跳,呵呵笑了起来,说道:“我看你魂不守舍的,是不是在思慕某个人?”

紫烨一惊,心道,她不会已经知道自己暗恋小牧老师了吧,被她这么一问竟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是好了。

杨晶见紫烨正吃惊地看着自己,紧张地说不出话来,便接着说道:“是不是我们学校的某位老师,”眼睛一转笑得更“邪恶”了,又说道:“是小牧老师吧?”杨晶见紫烨一个人在那发呆,不时唉声叹气,本想过来逗逗她,想了又想,学校里男老师并不多,就觉得只有小牧老师最合适拿来“当枪”使了。小牧老师一直单身,似乎也是和紫烨接触最多的男老师,上次张扬的事情,杨晶就觉得紫烨对小牧老师有些好感,而小牧老师似乎也很关心紫烨。

紫烨一听到“小牧老师”四个字,登时觉得全身发热尤其是脸上火辣辣的,更是紧张得心都快到嗓子眼了,也不敢去看杨晶,竟一副秘密被拆穿的样子,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紫烨本来就不擅长掩饰,在感情问题上更是天真单纯,尤其在小牧老师的问题上更是变成了一个三岁小孩了,此时,只怕旁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小心思了。

杨晶初时只是想找个话题逗逗紫烨缓解一下她心中的忧虑,便想了这样一个主意,至于小牧老师也是她临时“找来”充数的,心想自己胡乱一猜,不报什么希望猜中,到时紫烨或许会说出心中的忧虑。现在看到紫烨的表情,杨晶也是心里直犯嘀咕,难不成真让自己猜中了,一语中的?!想到这里,也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便直直地盯着紫烨,希望她能主动证实自己这胡乱一猜。

紫烨刚听到杨晶说自己思慕小牧老师时,确实有种偷了东西被抓住的感觉,心里紧张得不得了,不过稍一考虑便接受了“被抓住”这个现实,她想到,自己又不是小学生,爱慕一个人再正常不过了,何况杨晶已经毫无保留地向自己表露了她和李峰的事情,自己再隐瞒好像就太也不够朋友了,索性就坦白了吧。不过她还是很好奇为什么杨晶发现了这个秘密,自己是从来没说过的,难倒自己在小牧老师面前的表现,让旁人一眼就能看出自己对小牧老师有意思!想到这里不禁感到一阵羞愧,她向四周看了看发现此时并没有第三个人在,便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声音细若蚊丝,当真像做了贼似的,就凭这七个字就已然是验证了“杨晶猜想”。

你表现地太明显了,让人一眼就瞧出来了。”杨晶呵呵笑着,见紫烨整张脸羞得通红,实在过意不去,只好又说了实话。

紫烨得知是杨晶胡乱猜的来诈自己,不禁叹道,自己太笨了,怎么一到与小牧老师有关的问题上自己就变成了傻乎乎的不会脑筋急转弯的呆瓜了呢,前面明明是陷阱也直直地撞上去。现在自己的秘密已经被杨晶知道了,紫烨只好央求道:“你可要为我保守这个秘密啊!”

杨晶却不以为然地说:“这算什么秘密,我明天就在学校里替你宣传一番,让老师们都沾沾你们的喜气,跟着高兴高兴,同时也替你宣布一下你的主权,也省得你总是这么苦苦地暗恋,心中担惊受怕、患得患失,又忧郁得不行的样子。”说完用一副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紫烨。

紫烨一听杨晶要将自己的秘密公诸于世,心中大骇,连杀人灭口的心都有了,她真的怕这件事被别人知道,但是若问为什么怕别人知道,她自己好像也不太清楚,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想了又想终于得出了一个似乎恰当的结论:怕被拒绝。紫烨想象着杨晶将秘密公诸于世后的场景:全学校的老师都要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像看外星人,偷偷地笑,自己就像暴露在玻璃房子里毫无隐私;小牧老师也觉得尴尬,悄悄地远离自己;但是如果不说出这个秘密,小牧老师就压根没有拒绝的机会。被拒绝实在是太恐怖了,想着想着紫烨都快要哭了。

杨晶本想开个玩笑,没想到紫烨的反应这么强烈,她原本也不想泄露别人的秘密,心下有些愧疚了,连忙说道:“我刚才是逗你玩的,我发誓绝不会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你就别哭了。”

紫烨听到杨晶的保证,心中的乌云一扫而光立刻变得欢呼雀跃起来,仿佛经历了巨大的灾难而幸存下来一样,竟将原来的焦虑也忘得一干二净了,她看杨晶的眼神就如同看自己的救命恩人一般,恐怕在这个时候不管杨晶提出什么条件,紫烨都会毫不犹豫地一口答应。

杨晶见紫烨一会儿忧郁,一会儿哭泣,一会儿又欢呼雀跃,真是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情绪变化比变天还快,就像小孩哭闹着要自己喜欢的玩具,得到玩具后欢喜非常一样,小孩子情绪变化快,这是很常见的,但是成年人懂得掩饰和克制就鲜有这样的了。杨晶不知道的是,如果按照太阳界的年龄计算,紫烨确实是还是一个儿童呢。

紫烨对待爱情的方式与杨晶不同,她会主动出击,争取自己的爱情,而杨晶是在感受到李峰的爱后才慢慢喜欢上他的。这种不同的对待爱情的方式,也让杨晶产生了好奇,她见紫烨此刻很是高兴,便试着问道:“你真的喜欢小牧老师,能不能和我说说你们的故事?”

紫烨本来就对杨晶为自己保守秘密而感激非常,又想到既然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就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了,她将自己努力应聘进入金阳中学到安排小南接近小牧老师的整个过程全都一股脑地告诉了杨晶,当然对于自己是从哪来的,以及自己和小南的真实身份是不能说的。讲完以后,紫烨感到一身轻松,心中叹道,隐藏秘密真是一件辛苦的事情啊。

杨晶原以为紫烨是来到学校后才喜欢上小牧老师的,没想到是因为喜欢小牧老师才来这当老师,这让她对紫烨的对爱的执着和勇气感到敬佩不已,她虽然和紫烨不同,但是却感觉更喜欢紫烨了,心中竟产生了帮助紫烨的念头。

对杨晶讲完自己和小牧老师的事情,紫烨才再次想起来“放榜”这回事。这时心中不免又升腾起一片乌云,立刻又变得好像要“下雨”了,一下子又恢复了原来忧郁的样子,她突然对杨晶说道:“还有几天就要‘放榜’了,我要是再排在红线下面可怎么办啊?”

杨晶感到这话说得有些突兀,怎么一下子又提到“放榜”的事情了,她想了一会儿才明白,连续两次排在红线下面会被开除。上一次紫烨已经在红线下面了,原来紫烨是为了这件事而发愁啊,她安慰道:“你放心好了,这个月你很努力,肯定不会有问题。”

可是紫烨总感觉自己把好多时间都放在了别的事情上,在学校里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不如其他老师多,心中还是觉得自己要排到红线下面,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红线彻底变成了紫烨的噩梦,变成了快要将她缠绕窒息的毒蛇。

杨晶见自己的话没有起作用便接着说道:“我敢保证,你这次绝对不会排在红线下面,你如果不信,我们来打个赌,如果我输了就帮你去追小牧老师,这总行了吧。”

紫烨听杨晶说得这么肯定,心中的焦虑平息了大半,既然杨晶看自己很努力,觉得自己肯定没问题,那就很可能是自己太紧张了,错误估计了现状。其实紫烨确实是很努力的,她在学校里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一点也不比别的老师少,只是她同样在张扬和小牧老师的事情上下了大功夫,两相比较,就感觉自己似乎不如别的老师在课堂上用的心思多了;杨晶是局外人,她的话应该有一定的客观性,一定是有道理的,这样紫烨也算暂时找到了主心骨,变得有恃无恐起来。紫烨看着杨晶说:“如果你赢了我请你吃大餐”,说完两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早上紫烨一大早就来到办公室了,屋里一个人也没有,她来到自己的座位上,看到书桌上的东西和昨天自己离开时一样,原样不动地放在那里。明天就要“放榜”了,紫烨又变得紧张起来。虽然杨晶信誓旦旦地说了又说保证了又保证,此刻紫烨心里又没底了,一想到明天的“放榜”就好像面临一次生死攸关的审判。

就在昨天晚上,紫烨还做了一场噩梦,她梦到自己和小牧老师一起在一片草地上放风筝,天空是蔚蓝色的,有清晰可数的几片白云,他们把一只白色的菱形风筝放到天上,一起奔跑一起欢笑,风筝越飞越高,变成了天空中的一片云朵。风筝放得很高很高,他们都跑累了,躺在一个斜坡上的树荫下,整个斜坡都长满了绿油油的小草,有一颗不大不小的柳树站在那里为他们撑着伞,前面有一片小湖,湖水晶莹碧绿,就像一块翡翠,微风从头顶掠过,湖面上便长出了涟漪。他们就这样斜躺在草地上,远远地看着他们一起放到天空中的“云朵”,你拉一下我拉一下随心所欲地操纵着天上的“云朵”。

紫烨心中是那么的喜悦,她似乎有点怀疑了,这是不是在梦里?不过这种怀疑一闪而过,她就专心享受这种美好的时光了,也不管这是不是真实的了。紫烨转过头去看小牧老师,看到小牧老师正在专注地操纵着“云朵”,脸上闪烁着如阳光般的微笑,小牧老师的眼睛里像湖水一般清澈的天空在跳跃着。紫烨有种陶醉的感觉,她想让这一刻变成永远,想到这一辈子都在这蓝天下静静地躺着该有多好啊。

可是不知怎得,当紫烨再转回头去看他们放在天空中的“云朵”时,天空竟一下子变了颜色,由原来的蔚蓝色一下子变成了黑色的天空没有半点杂色,他们正在操纵的“云朵”变得格外明显,不过已经不再是白云了,而是彻底地看起来像一张白纸了。这时风筝的线竟变成了红色的了,紫烨见到这根红色的线感到有些熟悉又有些恐惧,她不知道怎么好好地蓝天竟一转眼变成了黑色的了,她突然想到怎么在这黑色的天空下自己还能清楚地看到周围的景物呢,作为物理老师,她意识到,这有些不符合物理定律。

紫烨转过头去看小牧老师,却发现小牧老师不见了,她大吃一惊想要站起来去找小牧老师,可是发现不管自己怎么用力就是一动也不能动,这时那根红线变成了一条很长很长的毒蛇向紫烨袭来,毒蛇在她身上一圈一圈缠来绕去,紫烨拼命挣扎,可是没有半点作用,她要大喊“救命”,却也发不出声来,很快毒蛇已经把她缠成了一个粽子了,她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她感到自己就要死了,一想到死了就再也见不到小牧老师了,她感到好阴冷好阴冷、好可怕好可怕。就在快要窒息的那一刹那,紫烨从梦中惊醒,她一身冷汗、心有余悸,赶紧打开了卧室里的灯,终于重新见到了光明。

此刻红线依然缠绕着紫烨,她真想明天快点来到,不管结果怎样,快点让自己摆脱这种煎熬;不过她又怕明天来得太快,如果“放榜”了,结果就确定了,自己就再也没有翻盘的希望了,这真是一种进退两难的处境啊,她感觉自己就要被折磨得疯掉了。

紫烨老师,紫烨老师”,紫烨听到一个好听的声音在叫自己,她怀疑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听,可是那个声音却变得越来越清晰,她下意识地抬了一下头,看到了小牧老师在自己对面,正用仿佛能看穿一切的眼神看着自己,她大吃一惊,额头上渗出层层冷汗,坐在那半天没说出话来。

小牧老师见紫烨似乎是受到了惊吓,又意识到是自己吓着了紫烨,急忙道歉,又说道:“我从一进门就喊你,可是走到你面前了都没看到你反应,打断了你的思绪真是对不起、对不起,没有惊吓到你吧?”

过了半天紫烨才回过神儿来,说道:“我没事儿,我没事儿。”

见紫烨没事,小牧老师这才放下一颗悬着的心,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他神秘地不知从哪变出了一个盒子,对紫烨说道:“真是很抱歉,上次让你送了一只杯子给我,今天我也选了个我喜欢的杯子,送给你,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盒子把杯子拿出来,伸手向紫烨递了过去。

紫烨见心上人送礼物给自己,心中激动的不得了,一种美滋滋的感觉油然而生,她想都没想便伸手接过了礼物,拿在手中端详起来。这是一个淡紫色透明的玻璃杯,周身有四个菱形的方块图案,在大图案的周围随意地分散着大大小小的小星星,杯口还有一圈漂亮的花纹,杯子拿在手里,有一种温润光滑的感觉。紫烨盯着它看,见杯身映出好多个自己的影像,她感到这个杯子比自己原来那个好一千倍,越看越喜欢,竟有些爱不释手了。反正就是怎么看怎么好,看哪哪好,主要是因为是心上人送的礼物吧。

这时紫烨听到小牧老师问“你喜欢这个杯子吗?”,她这才意识到小牧老师正在看着自己,慌慌张张地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说道:“喜欢喜欢,我很喜欢这只杯子”,想到小牧老师刚才看到自己贪慕杯子的神情,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你喜欢我就放心了,上次要你的杯子真是太冒昧了。”小牧老师呵呵笑着说,没等紫烨再说什么,小牧老师又接着说道:“刚才进来的时候见你好像在为什么事情发愁,不知道我能帮上点什么吗?”

紫烨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纠结忧郁的样子还是被小牧老师看到了,心里既羞愧又紧张,她在心里默默地念道“还不是因为你,还不是因为你,都怨你,都怨你...”她是不希望隐瞒小牧老师任何事情的,便有些委屈地说道:“我好担心明天‘放榜’啊,怕这次又排到红线下面了。”

小牧老师若有所思地道:“你上个月排名在红线下面,这个月要是再不幸‘地位显赫’了,就可能真的会被开除了。不过你放心,第一个月你是因为刚刚来这工作,还有很多地方没有适应,经过了一个月的适应期,你对学校里的情况基本都熟悉了,这个月肯定没问题的,你就放心吧。你想想连续两次中彩票的概率有多低,连续两次‘地位险赫’的概率也很低。”

紫烨听了小牧老师的分析,虽然觉得很有道理,心里的压力也缓解了几分,但是还是叹了口气,说道:“你就不用安慰我了,在学校里我不如其他老师那么用心,这个月排在红线下面倒是有极大的可能。”

小牧老师知道紫烨这是因为太在意榜上的排名,所以过于紧张了,导致心里很害怕,对自己很没信心,这种心理和很多同学在大考前会紧张是一样的。小牧老师一眼就看明白了,于是面带微笑很自信地对紫烨说道:“我敢保证你这个月的排名不会在红线以下,如果万一排在红线下了,我负责在张主任面前替你求情,保证你不会被开除。”只是学校里明文规定“连续两次排名在红线以下就会被开除”,这恐怕是张主任也帮不上忙的,此刻小牧老师这么说,完全是为了鼓励紫烨,让她摆脱紧张焦虑。这样也是给自己出了一个难题,万一紫烨排在了红线下面,自己就难办了,现在只能祈祷不让这万一发生了。

小牧老师的保证确实比杨晶的保证功效更强,紫烨听了后真的像吃了定心丸一样,竟对小牧老师的话深信不疑了,想到自己是肯定不会被开除的,那就是肯定不会见不到小牧老师的。小牧老师的保证如同天籁圣音让紫烨心情平和,又如同阳光普照驱散了紫烨心中的雾霾,让她感到既温暖又轻松。紫烨用既感激又崇拜的眼神看着小牧老师,仿佛小牧老师是把她从地狱救到天堂的天使。

小牧老师见紫烨那楚楚动人、天真无邪、自然纯洁、认真信赖、人畜无害的眼睛,顿感压力山大啊!

有了小牧老师的保证,就仿佛有了一块免死金牌,紫烨的心理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她现在是真正地有恃无恐了,竟盼望着,明天“放榜”早点到来。一边批改着作业紫烨随口问了对面的杨晶一句“明天‘放榜’是几点?”杨晶一愣说道“九点”,只听紫烨叹了一声“这么晚啊!”杨晶顿感一阵摸不着头脑。

晚上为了防止做噩梦,紫烨竟一直睁着眼看天花板,她想就今天一个晚上,明天一“放榜”就能睡个安稳觉了。今天听了小牧老师的话当时受得鼓舞还是蛮大的,既然小牧老师做了保证,紫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直到现在心里还是有些激动的,她怕如果睡着了再做什么奇怪的噩梦,现在一想起来那条红蛇心中还是不禁一阵后怕。

一直干瞅着天花板,紫烨不知不觉想起了太阳界里的父母。不知父亲知道自己偷偷跑到地球来会是怎样的反应,“地球实验”是他经营了一辈子的事业,他是不是正在大发雷霆,紫烨从来没见过父亲发过怒,每次见到父亲,他都是和蔼可亲的样子,每次自己有什么需求,还没开口说,父亲就都能知道自己心里想要的是什么。紫烨对这样一个理解关心自己的父亲是既爱又尊重的,直到遇见了张扬的父亲,对比之下紫烨更觉得自己的父亲是天底下最好的父亲了,她实在不想惹父亲生气,只是这次是迫不得已啊。

母亲是否正在担心自己的安危,她要怪自己不辞而别了,平时在生活中,母亲对自己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紫烨最喜欢母亲做的月光饼了,那是一种很薄很薄的甜甜的饼,吃起来脆脆的,紫烨小时候特别爱吃,这是一种小孩吃的甜品,只是紫烨长大了还是很喜欢吃。小玉虽然也会做,不过紫烨吃起来总觉得缺少了一种特殊又熟悉的味道。不知道太阳界知道自己偷跑到地球来会怎样,是不是已经引起了一片骚动,他们会不会派人来地球把自己抓回去呢,想到这里紫烨害怕起来,她还没有向小牧老师表白,还没有理解到爱情是什么,如果被抓回去,再想出来就不可能了,现在只能祈求他们找不到自己了,同时也要加快和小牧老师“谈恋爱”的速度了。

紫烨回忆了一下自己从来到地球到现在的这段时间,回忆了和小牧老师的每次见面和见面时说的话。她感觉自己在小牧老师面前总是一副傻乎乎的样子,她感到一阵羞愧,爱情难倒会让人变傻吗?她百思不得其解。紫烨突然想到小牧老师今天送自己的杯子,心中一阵欢喜,她又回忆起有几次小牧老师对自己说话的语气和看自己的眼神,似乎对自己也是有好感的,想到这里她不禁心跳加速,脸颊似乎也有些发热了,竟不知不觉地嘴角翘了起来,心里那种甜蜜蜜的感觉都快把自己淹没了。紫烨又想起那次小牧老师握住自己手时,自己仿佛像受到电击一样,手上暖暖的酥酥的一会儿便传到全身都暖暖的酥酥的;小牧老师对自己说“要加油啊!”那声音清亮动听,让自己心中鼓舞起昂扬的斗志;小牧老师转身的微笑真是迷死人了,那微笑的阳关直射入自己的心灵世界,让那片天地有一种春暖花开的感觉。紫烨心中竟慢慢地产生了一个信念:小牧老师是喜欢自己的。就这样她越想越精神,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眼看着已经过了子夜,屋子里静得能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这时紫烨似乎是忘了噩梦的事了,突然想要睡觉,一睡觉时间就过得特别快了,这样就能早点揭晓“放榜”结果了。不过紫烨似乎是一点睡意也没有,翻来覆去、覆去翻来,不管是数星星还是数绵羊都是一点效果都没有,想睡觉而不能睡着确实是一件极其苦恼的事,就这样不知折腾了多久,紫烨晕晕乎乎、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一个漆黑的夜里,周围是一些奇形怪状的树,它们枝丫突兀、面目狰狞,看上去有些渗人,这大概是在一片树林里。紫烨向四周看去,觉得每个方向都一样,她有些晕头转向,站在原地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她突然看到远方有几对亮点,一闪一闪地越来越清晰,初时像萤火虫,慢慢地变成了星星,她正在纳闷星星怎么落到了地上,又过了一会儿当她看清这些亮点的真正面目时,立刻感觉整个人像掉进冰窖一样,恐惧就如同这漆黑的夜一样向她袭来。

那是四只狼的眼睛,当紫烨看清是狼的眼睛的同时她也看到了它们白森森的獠牙,獠牙裸漏在外面,一颤一颤地,仿佛是发现猎物的兴奋,四只狼慢慢向紫烨逼近,它们的眼睛发出幽蓝的火光,寒意直射紫烨的心灵。紫烨恐惧到了极点,她想拼命逃跑,却发现双腿一直颤栗不听使唤,全身冷汗直发,仿佛每根汗毛都直立起来了,看着这四只凶神恶煞的野兽一步步向自己靠近,紫烨恐惧得要窒息了。

当四只恶狼争相向紫烨扑来时,紫烨早已吓得闭上了眼睛,心中的恐惧加上绝望的寒冷使她不停地打哆嗦,只是似乎过了很长时间,紫烨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又过了一会儿,她鼓足勇气,慢慢睁开眼睛,她大吃一惊。明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此时却变成了阳光明媚的白天,紫烨前面竟站着一只小白象,它看上去不大不小,但很是有灵性,紫烨看到小白象的眼睛里闪烁着光彩,竟有种熟悉的感觉。

小白象伸出鼻子将紫烨卷到背上,紫烨竟没有半点害怕。紫烨坐在小白象的背上,周围是茂密的乔木和灌树丛,远远地能听到有虫鸣和鸟叫。当小白象迈步向前走时,前面巨大的乔木竟然纷纷让到了两边,一条小路就这样弯弯曲曲延伸到远方,小路上开满五颜六色的小花。紫烨坐在小白象的背上,小白象走在开满花朵的小路上,他们经过了一片树林,经过了一条小溪,经过了一个峡谷,最终来到一片开阔的草地上。这里就是花径的终点了,花朵在这里开得更加漂亮,有些花朵竟然飞到了空中,不,那似乎不是花朵,到了近处,紫烨才看清有无数的蝴蝶在花丛中起起落落,似乎在开一场盛大的舞会,是一场欢迎舞会,紫烨真有一种想加入它们的冲动。

小白象似乎知道了紫烨心中的愿望,把紫烨轻轻地放了下来,当紫烨的脚接触到开满鲜花的草地时,身上竟然多了一件白色的纱裙,周围响起了音乐,紫烨情不自禁地在蝴蝶群中翩翩起舞,在花丛中起起落落、忽左忽右,紫烨尽情地跳了一段太阳界中著名舞蹈《梦入仙境》,它描述的是一名美丽的姑娘在仙境中寻得真爱的过程,紫烨跳得特别开心,她似乎已经忘了自己在什么地方,也忘了自己是谁,当她再向小白象的方向看去时看到的竟是小牧老师,小牧老师身穿白色礼服正翩翩走来。当小牧老师的手和紫烨的手接触的时候,舞蹈正好进行到恋人沉醉在爱情中的高潮阶段,紫烨和小牧老师两人便一起在这花丛中在蝴蝶的伴舞中雀跃着,他们心灵相通,他们互相爱慕,他们完全沉醉在爱的世界里。当小牧老师挽着紫烨的腰,向紫烨的香唇吻去时,阳光从两人的嘴唇之间穿过,变成了七种颜色。

突然一串铃铃铃,像下课的铃声一样,硬是把紫烨从心上人的嘴唇边拉了出来,原来是个美梦。紫烨狠狠地捶了闹钟几下,兀自还是心中直叹可惜可惜、可恨可恨...

早上紫烨略一收拾,早早的就来到了办公室等“放榜”。不一会儿杨晶也来了,杨晶对紫烨说道:“今天你这顿饭怕是要请定我了。”她信心满满,语气中似乎还藏着一点苦涩。紫烨倒是很不介意请客,只是这客要是请不成她就要伤心绝望了。本来得到了杨晶和小牧老师的双重保证,紫烨是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排到红线下了,只是到了这“放榜”真正到来的时刻,她心中还是紧张得要紧,只有到了看到自己榜上排名的那一刻,这一颗悬着的心才能落下。此刻倒不是因为怕排在榜上不利的位置了,而是真正感觉到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时刻,紫烨不禁想到,学校太坏了,想出这么一个恐怖的法子来吓老师们。

九点,“放榜”准时来到,随着排名榜的张贴,一股人流涌了过去,每个人都想第一时间看到自己在榜上的位置。紫烨却有点心中发毛了,她迟迟没有迈动腿,只是眼睛一直朝着榜看啊看。这时杨晶拍了一下紫烨的肩膀,说道:“走,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她说这句话的语气很平静、镇定异常,和第一次“放榜”时简直判若两人,似乎是不用看已经知道了答案的样子。

紫烨一步步来到排名榜前,她鼓了好大勇气才向榜上看去,她依然是从上往下看,但这次却是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一个一个名字从眼前滑过,到了第十个紫烨还没有看到小牧老师的名字,她心里有些奇怪,接着向下看去,到了第二十个名字时还是没发现小牧老师的名字,也没有杨晶的名字,这时紫烨心里更加奇怪了,她甚至开始怀疑这个排名榜是不是有问题了,又向下看了两个,她心里一惊,竟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这回她总算放心了,自己面临的这次审判终于以“无罪释放”的结果结束了,但是她还是继续往下看去,因为她还没有发现小牧老师和杨晶的名字,她不禁为自己的心上人和好友担心起来,同时她也对红线下面的情况有些好奇,很快她看到了那条快要将她缠绕窒息的红线,红线下面依次是杨晶、小牧。

紫烨大吃一惊,她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闭上眼睛使劲晃了晃头,再睁开眼睛看到的还是一样的结果,她又从头到尾、从尾到头来来回回看了几遍,结果还是一样。紫烨张大嘴巴,转过头去看杨晶,想让杨晶帮自己确认一下看到的结果,她发现杨晶正微笑着看着自己,她本以为杨晶已经沮丧地要哭了,结果却是正在神秘地对自己笑着,她都开始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了,不然怎么会有这样怪异的情况。

记得一顿大餐啊!”杨晶很兴奋地说。

紫烨从“梦”中惊醒过来,她狠狠捏了自己一把,感到很疼,原来这不是在做梦,不过却比做梦还奇怪,紫烨傻傻地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杨晶毫不惊讶地答道:“正如我所保证的,这次打赌我赢了,你可不能不认帐啊!”

紫烨似乎有些明白了,杨晶是为了保证自己不在红线以下,所以为自己做了“垫背”,当她意识到这些时,心中一阵悲喜交加,竟不知该说什么。

本来不用我做什么的,你看我的牺牲毫无价值。”杨晶见紫烨似乎已经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便轻描淡写地说道,见紫烨一脸茫然的样子,杨晶故意向排名榜斜斜眼,调侃道,“看来有人比我还卖力啊!”

听了杨晶的话,紫烨突然想起排在倒数第一名的小牧老师,她已经猜到小牧老师和杨晶一样给自己做了“垫背”,心中顿时有股暖流涌现,感动得都快热泪盈眶了,小牧老师在紫烨心中的形象又变得光辉和伟大了许多,已然变成了她的“救世主”了。这样榜上的所有谜题都解开了,紫烨过了好久才平复了心中的跌宕起伏,她用满溢感激的眼神看着杨晶,竟找不出一句话来表达自己的谢意,嘴唇动了几下还是没说出话来。

杨晶笑了笑已经明白了紫烨的心意,“你也不用太感激我,我们是好朋友嘛,还有不要忘了我的大餐啊!”。

紫烨立刻说道:“今晚我就请你吃大餐,我们去松鹤楼!”

杨晶呵呵笑了笑说道:“你真土豪啊!”

这时紫烨却略带害羞地问道:“你说我要不要也请小牧老师啊?”

要,当然要了,他比我还卖力,你请我吃饭,当然更应该请他了,而且最好是单独请,来个两人的烛光晚餐。”杨晶故意放大了声音。

紫烨点头觉得杨晶的话很有道理,想到单独请小牧老师吃饭恐怕有点尴尬,又怕小牧老师拒绝,这下好了,就以答谢为由,请杨晶和小牧老师一起去松鹤楼吃大餐,想到这里,紫烨不禁嘴角向上弯起,感到又有好事要发生了。

这时杨晶说道:“你请小牧老师要紧,那改天再补上我这顿吧。”

紫烨心中一怔,故作郑重地说:“不,我是为了报恩,今晚你和小牧老师我是要一起请的。”

杨晶笑了笑说道:“看来你还真的很有诚意,那我只好去做电灯泡了。”

中午按照规定,排在红线下面的人要被叫到谈话,这次竟然破例叫了紫烨。紫烨来到张主任的办公室,心里毛毛的,真不知到为什么每次都要叫到自己啊!她见张主任面带微笑,心里稍微缓和了一下,猜想自己不会有大麻烦了。

张主任开口说道:“紫烨,你知道这次为什么叫你来吗?”

紫烨摇摇头,心想我又不在红线下面,为什么要叫我来,难不成知道我作弊了。

张主任接着说道:“想必你还被蒙在鼓里吧,你不觉得这个月排在红线下面的两个人有点奇怪吗?哈哈,那我就告诉你吧。前几天,杨晶来找我,说你很担心自己会排到红线下面,以至于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她接着说她愿意排到最后一名占一个红线下的名额。这种事若是换了别人我是不会答应的,但是我想到你比较特殊,若是你真的排在了红线下面被开除了,那张扬的事情该怎么处理,现在只有你能照顾张扬,学校不能没有你,可是你若是真的排到了红线下面,我又迫于规定不得不开除你,这真是让我很为难,正好杨晶替我出了个好主意,我便答应了她。昨天小牧老师也来找我,来的目的竟和杨晶一样,我笑了笑也答应了,小牧老师似乎还很吃惊。后来我把这个月老师的成绩整理了出来,发现你并没有排在红线下面,这下又有一道难题摆在我面前了,我是按实际排名‘放榜’,还是考虑杨晶和小牧老师的要求重新排名呢?不过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我的选择了。知道我为什么这样选择吗?因为我觉得你们三个是特别有趣有情怀的人,你们很看重情意啊!。其实对于‘放榜’,我也感觉有些冷酷,毕竟对于老师这样的职业,搞这样一个排名实在是有些违背教育的原则,但是考虑到很多人已经变得只关心利益了已经变得很冷酷了,所以采用这样冷酷的规则也无可厚非了。今天看到你们三个人为了朋友放弃自己的利益,互相信任互相帮助,看到你为了张扬的成长而不顾自己的“安危”,我感到我作为这冷酷规则的执行者很是惭愧,看到你们的表现,同时我也感到很欣慰。现在我只想说年轻真好,年轻而有情怀真好,这才是真正的老师应该有的情怀。”

紫烨没想到张主任会讲这么一大通神经兮兮的话还这么激动,这显然是在赞扬他们几个,现在紫烨感觉到自己是完全脱离危险了,心里还是有些感激张主任的,张主任平时很严肃,给人一种铁面判官的感觉,仿佛身边围绕着一股寒气,所以紫烨每次见到他都会自觉不自觉地躲着走,现在好了,阳光已经驱散了寒气,张主任脸上也有了活泼的情绪,神采奕奕的,紫烨似乎有点喜欢张主任了,便直言不讳地说:“照顾张扬是我应该做的,如果是您,您也会这样吧,我觉得我们是一样的人,所以您才会帮助我,对吧,这叫什么来着,对对,是惺惺相惜。”

惺惺相惜、惺惺相惜。”张主任嘴里念叨着,两眼直直地看着前面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

看着张主任刚刚还笑呵呵的现在突然变得严肃了,紫烨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呢。等了好大一会儿张主任还是一动不动,这时紫烨心里有些害怕了,她用极小的声音喊了张主任几声,张主任浑然没有反应,她真想就这么偷偷地溜出去得了,可是更怕被发现后揪回来,紫烨加大了声音又喊了几声,这时张主任才反应过来。

张主任露出歉意地微笑,说道:“真是对不起,刚才想起了一些往事,能够和你们惺惺相惜,我很荣幸,希望你能坚持自己的爱与信念,一直坚定地保持下去。”

紫烨总觉得张主任心里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她更不敢问太多,只是一直点着头。

走出张主任的办公室,紫烨才感觉到真正的轻松愉快,身子仿佛都能飞到天上了,现在什么事都解决了,想想这些天的煎熬还真是刻骨铭心啊,不过现在都变成了开心的催化剂,紫烨走路时简直是在跳舞,她忍不住一边走路一边跳,嘴里又哼起了小曲。

紫烨准备去邀请小牧老师,临行前她准备了好多感激的话,什么“大恩大德”什么“救命之恩”啊,还制定了一系列邀请策略,宣誓定要手到擒来。可是见了小牧老师刚说完来意,小牧老师就很爽快地答应了,这让紫烨感到不小的意外,不过终究还是大功告成了。

这次请客紫烨选的是松鹤楼,这是一家具有中国传统特色的百年老店,距离金阳中学也不远,下午上完课,紫烨就一直等着想早点去。等到了下午五点,小牧老师和杨晶也忙完了手头的工作,三人一起步行往松鹤楼走去,每个人心里都是“各怀鬼胎”,可想而知将有很有趣的事情要发生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34297-1087790.html

上一篇:“无所谓”的考核
下一篇:酒楼猜谜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2 10: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