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shao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ushaoming

博文

冯•诺依曼创新受压制轶事

已有 3880 次阅读 2018-4-21 09:46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炸药, 爆轰, 原子弹, 爆轰物理。

 

草根抱怨创新受压制,其实谁创新都会受压制,连·诺依曼都不能幸免。

诺依曼在原子弹项目中负责用炸药爆轰驱动铀块,本是外行的他创新了炸药爆轰理论,遭到炸药界顶级大牛M.A.库克激烈反对,演出一场科学全才受压制的喜剧

库克是犹他州大学教授,炸药理论权威,其名著《猛炸药学》和《工业炸药学》是传世经典,都被译成了中文。库克在应用领域也成果骄人,比如,防潮本是炸药第一件大事,库克偏偏朝炸药里加水,理由是加足水就不吸潮了!就这样发明了民用炸药的一大系列“浆状炸药”,出了名又赚了大钱。再如,库克发明了聚能破甲技术,炸药产生高速射流穿透钢板如利刃刺黄油,至今所有反坦克导弹装的还都是这种战斗部这些成就奠定了库克在炸药界龙头老大的地位。

诺依曼从天而降,炸药界顿起波澜。                 

听说行业里要来位院士,库克先数诺依曼的帽子: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顾问、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原子能委员会委员,. . . . . . 佩服! 看完简历库克却笑了:没有任何炸药学术背景,连鞭炮都没放过,还不如中国一年级小学生。原子弹是国之重器,咱不能看着外行捅娄子,该讲话的时候还得讲。

会场内外挤满人争睹院士风采,库克先致词“热烈欢迎院士光临指导”,掌声中诺依曼开讲了:炸药爆轰理论的前提不对,化学反应不可能“速度无限大”。听众愕然:这理论我们用了几十年,计算炮弹炸弹土石方工程从未出问题。院士怎么不先听听专家意见,下车伊始乱说话呢。

库克心想世上还真有不读书不看报的大学阀,炸药没入门就来指手画脚。

有人建议安排一个实验,让院士增加点感性认识,亲身感受一下炸药爆炸“速度无限大”。

还有好心人提醒,要注意政治,多讲反法西斯战场大好形势。

诺依曼也纳闷:中学生都知道化学反应需要时间,这些教授怎么反而不明白?

在怀疑目光中诺依曼接着说:原理论的框架可以保留,但应该把化学反应速度无限大改为有限速度,建立起新的ZND模型。众人本来坚信“速度无限大”,当知道ZND模型只是个人想法尚未发表时,会场一片哗然:先发几篇SCI论文,数数影响因子再说吧。

等同行评议达成共识,日本皇军真就武运长久了。

此时太平洋上战况惨烈,日军用逐岛防御战术和美军死缠,美军虽节节胜利却承受不起人员重大伤亡。大日本皇军不认SCI只认原子弹,美国佬急等着蘑菇云给天皇陛下上课。

洛斯阿拉莫斯用ZND模型设计了原子弹,爆炸成功。

原子弹轰鸣吓得天皇陛下御容失色,赶快认输投降;库克教授可不怕核武器,坚决死守“速度无限大”

原子弹项目后诺依曼再未“光临”过炸药界,ZND模型在他的科学生涯中只算个小插曲,传记中很少提到这个模型。

ZND模型可给库克惹了个大麻烦:让它成了气候,库克的全部著述文章、成果专利、经费申请、在研项目等等但凡涉及爆轰理论的部分都得重新改写。库克气不打一处来:且不说扰乱基层正常秩序有违院士行为规范,至少该明白隔行如隔山的道理、总不能官大学问就大吧!见不着院士的面,库克就不停发文章商榷“速度无限大”,收获大把SCI论文。

诺依曼1957年驾鹤西去。

库克不忘肃清流毒,又深挖出ZND模型的一个“重大问题”: ZND模型的爆轰波峰不可能存在! 此论断写入1958年出版的《猛炸药学》,有中译本。

诺依曼此时已和库克天人永诀,可提出ZND模型的还有Z,前苏联学者泽里多维奇,供职于前苏联的“洛斯阿拉莫斯”。 Z和学生发扬战斗民族精神迎接挑战,实验测到了爆轰波峰,命名为诺依曼峰(N Peak)。1972Z的学生出了本《凝聚介质中的爆轰波》,批评库克不顾实验事实,毫无道理地反对ZND模型。有中译本。

库克采取鸵鸟政策,1974年的《工业炸药学》仍坚持诺依曼峰不存在。有中译本。

此时ZND模型已成为爆轰科学主流,Z和学生批评库克算是看得起他。美国洛斯阿拉莫斯根本就不理会库克的纠缠,1979年出版了名著《爆轰》,系统论证了以诺依曼峰为特征的爆轰波构型。书中没有库克的名字,不认这个权威。有中译本。

爆轰领域诺依曼峰耸入云霄,库克消失了,只在炸药界风光依旧。

Z本人、学生、学生的学生,从五十年代到改革开放多次来华,教中国人ZND模型。台下的听众中,坐着十几位研究爆轰的两院院士,其中五位两弹元勋。中国也有了“洛斯阿拉莫斯”。

提出ZND模型的还有D,德国人杜林。没搞成原子弹,挂不上铁十字勋章不如ZN风光。也幸亏没搞成,否则二战后D就是伊拉克的化学阿里,会被判个“反人类罪”上绞刑架。D没帮希特勒作孽祸害世人,上天特增寿一甲子,2006年辞世活到95岁,笑到了最后。

ZND模型继承了原理论框架,只把化学反应“速度无限大”改为有限速度。就这么个不算大的变革,由诺依曼领衔、挟原子弹声威、美苏中三个核大国“洛斯阿拉莫斯”团队,用了整整三十年!   

难怪日心说和地心说要斗几百年。

不同学术观点有争论很正常,但库克坚持“化学反应速度无限大”这种常识性错误太失教授身份,闭眼不承认实验事实则违背了起码的科学准则。不知库克当时是何种心态,对自己行业的科学进步如此恐惧。话又说回来,能和诺依曼对着干(先不论对错)就是个人物,你对院士说个不字试试!

诺依曼受压制是喜剧,丝毫未影响他的光彩人生。要是个草根提出ZND模型,库克的压制能让他受尽苦难潦倒终身! 库克常有而诺依曼不常有,创新注定有炼狱之灾,未跳出三界者慎言创新。

中国孩子几岁就会放鞭炮,中国的爆轰科学真正是从娃娃抓起,按早期教育理论“赢在起跑线上”。可创新爆轰理论的是ZND,压制创新的是库克,就没中国人的事。这早期教育理论靠不住。

诺依曼“光临”炸药界时,爆轰物理有两个先天缺陷:化学反应速度无限大、和忽略输运效应爆轰产物熵极小。诺依曼克服了第一个缺陷,把第二个缺陷留给了后人。

半个多世纪了,还不知上天安排何人来克服这违背熵原理的第二个缺陷,是再让“诺依曼”重演三十年喜剧,还是派个草根来经历八十一劫苦难?

当然只有学术大牛才有资格当“库克”,他可能也会对实验结果视而不见,但他肯定不敢像库克坚持化学反应“速度无限大”那样、敢公开坚持“爆轰产物熵极小”。

上天自有巧安排。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0136-1110098.html

上一篇:冯·诺依曼、爆轰物理和化学化工
下一篇:他们不是恐怖分子,却想在飞机上引爆炸药

16 檀成龙 高友鹤 柳文山 武夷山 杨正瓴 刘锋 钱大鹏 范会勇 王永晖 王宏琳 严晓文 郭景涛 魏焱明 张鹰 yangb919 hmao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 00: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