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张海霞︱汶川大地震12年·15000个孩子的简妈妈
张海霞 2020-5-12 14:15
【题记】简翠莲女士( Tricia ),这位 曾经叱诧商界的创业精英,从商业退下来后投身公益事业, 从 2008 年512 汶川地震到现在她 担任 真爱明天助学计划的执行人 ,十二年 来风雨无阻坚持 每年春秋两次去看望贫困地区的学生们、亲手发放助学金、开展生命的教育,还翻山越岭、风餐露宿去家访,她的足迹遍及四 ...
个人分类: 杂文评论|621 次阅读|没有评论
张海霞︱江湖要兴旺,必须浪打浪
热度 2 张海霞 2020-5-7 09:29
2020.05.06 五四青年节很高兴看到《奔涌吧,后浪》成为一股龙卷风席卷网络!在这个整天被“一代不如一代”之类的老气横秋的消极情绪包围的当下,真的早该如此了!仔细讲起来,对任何一个家庭、社会、行业和领域的发展来讲,其实前浪和后浪的作用都很重要,后浪的活力一定要无条件无限制地释放,前浪的经 ...
个人分类: 杂文评论|1030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张海霞︱校庆寄语:评选优秀不重要,持续努力让自己更优秀最重要!
张海霞 2020-5-4 08:03
2020.05.04 今天是校庆的大日子, COVID19 的阴霾尚未完全散去,我们大家只能在网上云庆祝了,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希望跟各位远在天边的同学们说句话: 评选优秀不重要,让自己优秀最重要! 人生总会遇到各种问题、各种评比,不记得是哪位哲人说过: 只要是有人参与的事都很难做到绝对公 ...
个人分类: 杂文评论|902 次阅读|没有评论
张海霞:你的斗争精神从哪里来?
热度 2 张海霞 2020-5-1 06:08
最近遇到一些事,本来也不是啥大事,可是解决的方式和方法却是十分不合理,我非常生气,简直成了那个打官司的秋菊,每天都在那里叽里呱啦地上访,有人就问我: 张海霞,你怎么这么有斗争精神?累不累?你的斗争精神从哪里来? 我说: 因为我一直记得十年前大家推举我选人大代表时说的话,当时作为一个无党 ...
个人分类: 杂文评论|923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张海霞︱举贤不避亲,选贤必避亲
热度 2 张海霞 2020-4-30 14:10
2 020.04.30 今天适合写写这个话题,因为各种评审越来越多,各种问题也越来越凸显,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举贤是否避亲?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众说纷纭,我支持不拘一格降人才,但是也有个经典的故事分享给大家,也许有一定的启发。 从 2007 年起我做了 iCAN 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发展得很好, ...
个人分类: 杂文评论|1132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张海霞︱怎样才能成为哈佛教授?
热度 14 张海霞 2020-4-15 08:01
今天在准备课件的时候,参考了一位哈佛教授的书,联想到当年带学生去哈佛访问时的真实故事,依然很有意义,值得分享。 那是N年前的冬天,带了一队北大学生去美国东部访问,到哈佛访问时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北大数学学院毕业的校友,在哈佛的生物系做教授,学生在这位学长位于哈佛科学大楼的办公室里问了一个很好 ...
个人分类: 杂文评论|8677 次阅读|18 个评论 热度 14
张海霞︱死了都要爱
热度 1 张海霞 2020-4-11 13:26
【题记】看到当下疫情期间出现在各国媒体和网络上不和谐的声音,想起四年前的今天在 我 的 网上共享课--世界课堂上亲历的这件真事,依然是耿耿于怀,我们这样一个体量庞大、历史悠久的大国希望得到世界的认可和尊重真心不易,这条国际化的道路上真的危机四伏 、障碍重重,我们一定要有思想准备啊,所谓: 雄关漫漫 ...
个人分类: 杂文评论|1137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十三年,打造一堂来自北大的创新课!
张海霞 2020-4-10 13:36
天天大喊要“创新创业”,你真的知道什么是创新和创业么? “不创新,就灭亡” 是福特公司创始人亨利·福特曾经说过的至理名言。 可见, 创新是企业的生命线,是经济竞争的核心。 在中国,提到“ 创新 ”二字,大家最先想到的是什么? 新华社4月8日发布的一则新闻中显示,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在最新发表 ...
个人分类: 杂文评论|970 次阅读|没有评论
张海霞︱一分灵性十分磨
热度 1 张海霞 2020-4-9 19:21
【题记】晚上准备写好友Tony的时候,忽然想到这篇去年看完电影哪吒以后不久写的文章《一分灵性十分磨》,我们都是看到了别人的灵没有看到别人的磨啊! 去年 很火的那个电影《哪吒》只所以如此轰动,也是因为每个观众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的磨着心中的魔性滴血成长的过程:那个贪玩顽皮不听话捣乱但是又渴望理解和被爱 ...
个人分类: 杂文评论|929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张海霞︱踏踏实实做个知识分母
热度 4 张海霞 2020-4-2 09:34
在这个多姿多彩的大千世界上,有着无数的行业,我们这些传播知识做科研工作的人被统称为知识分子,我觉得其实我们也是一个庞大的群体,有分子就应该有分母,和每个行业一样,如果把那些再科研上做出杰出成果的人做为这个行业的 “分子”的话,那么我们绝大多数科研从业者就是这个团体的基数“分母”,应该被称 ...
个人分类: 杂文评论|5663 次阅读|9 个评论 热度 4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5-30 05: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