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博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bt92 资深水利水电能源工作者

博文

科普志愿者:疫情袭来话中医

已有 2260 次阅读 2020-2-15 12:19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新冠肺炎疫情, 中医中药, 废医验药, 科普

/水博

 

武汉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后,社会各界急切地希望找到应对和治疗的好办法,但由于基于科学研究基础上的现代医学,一时半会儿还研制不出有效的药物(包括疫苗),所以,大家对于传统的中医中药,自然就被给予了极大的希望。同时这也不免再次引起了社会上关于中医中药的一些争论。

看到中国科学探索中心发的一篇《传统中医药,能治新冠病毒肺炎么?》文章,非常受启发。笔者作为科普志愿者,感觉在这场巨大的疫情面前,有利于提高公民科学素质的科普,还是应该发挥一些作用。尽管本人不是医务人员,客观的说,笔者是既不了解中医,也不了解西医。但是,作为一名志愿者,我觉得还是非常有必要从一个普通公众的角度,把我对当前有关医学问题的争论、看法,表达出来。供相关的专业人士参考、指教,同时也希望能有助于,我们医学知识普及和公民科学素质的提高。

 

一、当代的中医并不等同于中华医学

与古代的中医就是中华医学的唯一代表不同,我国当代的中医已经不能再简单的等同于中华医学了。因此,要搞好医学知识的传播,必须要清楚地做好分类。不应该按照民间的习惯分为,中医、西医,中药、西药;而应该确切地分为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这样的划分,才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分歧。

当代的中华医学应该是包括了中国全部的现代医学和相当一部分不断发展和进步着的中国传统医学的总称。而笔者认为,我们中国传统医学发展和进步的过程和最突出特点,基本上能够概括成四个字“废医验药”。有人可能会说,这好像不对啊,国家对中医药的政策是支持和“发扬光大”。到你这怎么变成“废医验药”了呢?不过,如果您听听以下的分析就不难发现:废医验药就是传统中医中药在医疗实践中,发扬光大的必然结果。

我国的科学大师钱学森曾明确指出“中医是自然哲学”。他说“我以为凡不是自然科学的、从经验概括起来的理论,都可称之为自然哲学,因为它必然包括一些猜测、臆想的东西。”这里我们说明一下,之所以要引用钱老的观点,主要是因为广大的中医爱好者都有强烈的爱国情怀,因此,必须要有一个像钱老这样具有爱国典范作用的科学家说话,才有说服力。

我们知道传统的中医理论中的阴阳、五行说,脏腑论和经络学说等等,通过望、闻、问、切。形成了一套中医诊疗的方法(中医)。同时,又通过对各种中草药的不断尝试,取得了一套对症用药治疗的经验(中药)。很遗憾,由猜测和臆想构成的中医理论与人体解剖的实际相差甚远。后来建立在人体解剖的基础上西方实证医学,逐渐对应发展出了一系列的理论和医疗诊断仪器(逐渐形成了现代医学)。这些仪器,往往能客观地反映身体的各种变化,从而也能够较为准确判断疾病。这不仅使得我们传统的中医诊断,遭遇到了强大的竞争对手,而且,为了提高中医诊疗的准确性,想要发扬光大的传统中医,也最终不得不借用,某些现代医疗的仪器,作为自己准确诊断的补充。不信,我们大家可以看看,我们当代的中医医院,还有没有完全不采用现代医疗器械的?因此,发扬光大的中医诊疗的必然结果,就是中医诊疗的实践机会大量减少。久而久之,中医通过“望、闻、问、切”的诊疗方式,必然会逐渐退步(颓废)。

 

二、传统中医的切脉水平 为何会越来越低?

我们以中医“望、闻、问、切”中技术含量最高也最重要的“切脉”来看,现代中医师与古代中医师的水平差距,可能已经不是一星半点了。这绝不是因为现代人的水平,不如古代高,完全是由于现代的中医师,根本就没有古代的那么多的实践机会。记得前几年,在新语丝网上,有过一场关于切脉准确与否的争论。一开始很多人都说,中医的切脉多么多么重要,准确。有人曾举例说,高水平的中医完全可以切脉断定孕妇怀胎的性别。反对的人不信,于是大家进行了一场验证。最后的结果显示,无论多么高明的现代中医,其切脉断胎的准确率,基本都维持在50%左右。也可以说,所谓中医能切脉断胎,完全是无稽之谈。

尽管我个人认为,古代的中医,确实可能会有能够切脉断胎的高手,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神奇的中医传说流传至今。只不过,因为百多年来的中医现代化实践,已经让现代中医的切脉水平逐渐下降(颓废)了。当然,也有不少人认为,所谓中医的切脉本来就是似是而非的传说(属于算命先生的水平),如此复杂的人体系统,怎么可能通过脉搏的跳动,就判别出所有的变化?总之,无论历史的真相如何,当代传统中医切脉水平的“颓废”,虽然不是我们的初衷,但却是社会发展的必然。

 

三、中药验药的成果和作用非常巨大

中药发扬光大的情况,就与中医完全不一样。通过长时间的实践,使用中药能治疗某些疾病,是不容否认的客观现实。但在与现代西药的对比和竞争中,中药还需要不断的提高用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中医药“验药”的成果是非常巨大的。最近,知乎网上有一篇“中医到底可信么?”的文章说:“中医理论从医理,生理,药理各方面全面发展,不输于现代医学。例如,2012年禽流感大面积爆发,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等地区持续蔓延,全球各顶尖西医实验室马力全开,日夜研究特效疫苗,但是进展渺茫,结果人家美国,因为多年研究中医(当然,因为中医的文化遗产我们自己看不起,懒得要,却已经被人家韩国抢走了,联合国承认叫韩医,呵呵,悲哀!),从中药其中一味叫小茴香中,提取了其中一种有效成分,加工加工,成西药了,也就是达菲ok,美国人用中国人看不起的中医遗产,解决了中国人的病!”

这篇网文虽然提出了小茴香中提取出了达菲的成功事例,但是,污蔑中国不重视中医药研究的说法,则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事实上,我们国家自己在中药的研究中取得的成绩更大。例如“屠呦呦及其团队通过分析中药文献找到的青蒿素,陈克恢从中药麻黄里找到的麻黄素,张昌绍从中药常山里找到的常山碱”。这里,尤其是屠呦呦的青蒿素,还是我国本土目前唯一获得的诺贝尔科学奖。可见,全世界最优秀的中药研究成果,还是我们中国创造的。当然,我们也完全不必为此妒忌别的国家,利用研究传统医药取所得的成果。

同时,还需要说明的是,中医药验药的另外一个重要方面是其安全性。多年以前,国外的一些研究机构,通过调查研究减肥中药引发的群体不良反映,发现了很多传统中药中含有一种危险的“高致癌物”马兜铃酸。我个人认为,这个科学发现的实际作用,可能不会亚于任何新药的发明。因为它到底拯救了多少人的生命,可能都多得难以统计。

我记得小时候(60年代)我家有个亲戚,因为中医认为他肾虚,建议他吃中药。然而,几年下来他的肾虚被补成了肾病。为了治肾病,他还接着吃中药。结果肾病治成了肾衰。最后,继续吃中药治疗的结果,就是(在50岁)死于尿毒症。当年我们一直认为,是他的肾天生就有问题,医生努力治了半辈子也没能治好。直到后来知道了国外的科学发现,才意识到是中药当中的含有马兜铃的关木通,对肾的伤害,几乎是必然的。所以,当笔者第一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感到十分的震惊。同时,也感深切的感觉到,医学科学技术普及对人们生命和健康的重要性。

目前,中药中含有的马兜铃的危害问题,已经引起了世界各国的高度重视。前不久,我国某知名中药企业的某些产品,因为被国外检测出马兜铃,而遭遇了大规模的下架。我国虽然出于保护企业声誉,没有公开报道。但是,我相信有关药监部门和厂家也会严肃对待的。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目前的科学研究发现,至少有几十种中药都是含有马兜铃的。所以,笔者认为,我们现在吃一些中成药可能问题不大,因为药监部门肯定会对中药产品加以检测的。但是,如果吃一些由某位中医师开的中药方剂,有没有伤害?恐怕就要取决于具体开方子的中医师的水平高低和医德好坏了。

因此笔者认为,由于目前传统中药的成分十分复杂,其安全性还是存疑的。我们不能排除未来某一天,还会在中药中检测出其它类似马兜铃的有害物质。所以,笔者给自己定的用药原则就是,只要是现代西药能够治疗的病,我一定要优先选择西药。请注意,中药成功验药的精华“青蒿素、达菲”等等,都是西药。

 

四、疫情袭来“废医验药”再显身手

从非典开始,每一次新病毒疫情的出现,都向科学技术提出了严厉的挑战。新病毒出现之后,科学准确的判别病毒,确定正确的治疗方法和药物,是非常重要的。在这方面,现代医学当然是具有绝对优势。但是,在非典的初期,由于有我国某位专家错误的判断,说非典是衣原体病毒感染,所以,导致全国很多的医院治疗失误。也可以说早期非典的死亡率高,有很大的成分是由现代医学的失误造成的。传统医学根本就不存在病毒判断的问题,当然也不会在这方面犯错误。

不仅如此,在现代药和传统药之间,因为能有效的针对新病毒的现代药研制,需要有大量的时间。这些问题,对传统中药来说似乎也不存在。所以,传统中药在治疗非典的过程中,也完全有可能会表现更好些。后来有一些文章,列举了广州非典治疗的一些数据,似乎也说明了这一点。我个人觉得,在陌生的新疾病面前,现代医学和传统医学是机会均等的。但在看病和用药两个方面,其表现和作用,是有很大差别的。在看病诊断方面,我们的现代医学虽然在非典的初期犯过错误,但很快就得到了纠正。而且后来,现代医学也还是成了确诊非典的主力。同样在这次新冠肺炎的诊断确诊过程中,现代医学的绝对优势也毫不例外。

大家知道,在武汉疫情暴发的初期,每天都有数千名感染者,因为得不到确诊而被耽误。最后,国家不得不发动全国的医疗机构共同发力。在9天内研制和生产出了17种快速检测的试剂,才解决了武汉疫情确诊能力的难题。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这种疫情暴发在二千年前,医圣张仲景和他的同行们,会不会也诊断不出谁是瘟病的患者呢?肯定不会吧?为什么在当代的武汉如此严峻的困难面前,竟然没有一个传统中医的高手,能通过“望闻问切”帮助确诊病人呢?这里,我们还真不能埋怨广大的中医师,一方面,通过长期的“废医验药”,他们“望闻问切”的水平确实已经远不如古人。另一方面,即使他们真的大胆地做出了结论,恐怕也未必有人相信。因为“废医验药”的效果,早已经深入人心,基本已经形成了社会的共识。

与诊断新冠肺炎的情况完全不同,在治疗新冠肺炎的用药方面,传统中医药的表现可以说是可圈可点,非常亮丽。现在有大量的媒体报道了很多中药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的成功案例,各级政府医疗主管部门也都在积极推荐中药参与治疗。总之,传统中药参与了治疗并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不能不说是我们国家、民族的一大幸运。笔者认为,这主要是由于现代医学与传统医学的治疗方式不同造成的。现代医学的治疗,主要靠搞清楚机理,制定出科学的治疗方案和药物,进行标准化的操作。而传统医学的治疗与搞不搞清楚机理,没有太大的关系,治疗也没有标准化的要求。所以,在新型病毒疾病的用药治疗上,更容易发挥出医生的主观能动性。再加上传统医学的成果宣传,历来都是其疗效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在中医中药的治疗中,心理安慰的作用非常重要。所以,任何成功的中医师首先应该是优秀的疗效宣讲员。因此,目前社会上逐渐形成了一种中医中药的作用更大的舆论,并不算奇怪。客观的说,这也是有好处的。在没有确切的治疗方法和药物的时候,相信传统的中医药能有特效,对于患者和家属无疑都是大好事。

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即使对于尚无特效药的新冠肺炎,现代医学的实际治疗作用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例如,呼吸机,人工肺、生理液体补充等等。此外,即使专门治疗新冠病毒的现代特效药,发明不出来,新冠疫苗的研制肯定也会成功,只不过需要有一定的时间。此外,如果确有最成功的中药方剂存在,将来科学技术也一定会像达菲和青蒿素的发明一样,能从中提炼出治疗新冠病毒的特效药(现代药)。总之,我们最后战胜新冠疫情所依靠的,绝不会仅仅是心态和经验,而一定是科学。

 

五、关于中医是不是伪科学的争论

疫情袭来,必然引起社会各界对于中医药的关注。中医是伪科学吗?当然不是。大家都知道我国著名的科学家钱学森不仅水平很高,而且从来不反对传统的中医吧?那我们就来看看我们的钱老,是怎么评价中医的吧。以下三句话,均为钱老的语录。

1、“中医理论是经典意义的自然哲学,不是现代意义的自然科学。”(1983317日致黄建平——《钱学森书信选(上卷)》0044

2、“人类认识自然界之初,必然有一个自然哲学的阶段。在经过了科学的巨大发展的今天,已经不再需要自然哲学了,而应该接受自然科学。”(《钱学森人体科学与当代科学技术纵横观》108页)

3、“我以为凡不是自然科学的、从经验概括起来的理论,都可称之为自然哲学,因为它必然包括一些猜测、臆想的东西。那么,什么叫自然科学?自然科学的学问是:一方面研究一种对象的学问,但一方面又和全部自然科学有机地结合成一个整体;如现代科学的物理、化学、生物学、地学、天文学、电子学、机械学、水力学、海洋学、气象学等,都是互相关联的一个整体。所以中医理论是自然哲学,它独立于现代科学之外。”(198462日致黄建平——《钱学森书信选(上卷)》0092页)

可见,客观的科技工作者一致认为:中医不是科学。因此,既然中医根本就不是科学,所以,当然也不可能是什么伪科学了。但是,由于社会上一些过度热情的中医爱好者,非要把中医标榜成是中国独有、中国特色的伟大科学,对此,一些激进的中医批评人士,就难免会把这些打着科学的旗号的不实内容,当成伪科学一样看待。其实,成熟的科普工作者从来都不会说“中医是伪科学”这种话的。因为,我国的科普法中早已明确的规定,要反对伪科学。然而,中医中药却是国家明确支持的重要产业。

然而,在现实当中很多狂热的中医爱好者,还是经常会把任何自己不理解、不赞同的医学科普人士,都诬蔑为“你就是在说中医是伪科学”。其实,作为科普工作者,大家对此也不必太在意。对于一些已经把对传统医学的态度,上升到爱不爱国高度的人来说,“不找朋友,专找敌人”几乎是一种通病。这种关于“伪科学”的诬蔑还是客气的。他们还会怀疑,不迷信中医的同志,都是反华的、都是别有用心的,甚至都是要颠覆政权的。

下面这篇题为《群聊泄密:这伙人在密谋反中医,背后力量细思恐极》的文章,是在笔者的研究生同学群里,某位中医爱好者为了反驳医学科普而转发出来的。其文的【编者按】说:“如果你认为反中医仅仅是出于个人爱好,那你就太天真了。中医作为中华民族的最伟大国粹之一,已经保佑了中华民族五千年。为什么有人要反中医?其实它是帝国主义反华阴谋的一个组成部分。

美国主子通过收买汉奸公知,在加上水军,从政策、科普、媒体、市场等各个方面,对中医展开围剿。美国为什么要灭中医?不仅因为中医是中国文化的主要部分。也因为中医挡了西医的财路。西医的话语权在西方人手里,灭了中医,中国人的生死就有西医说了算。

有人说中医不是科学,纯粹无知之极!他们所谓的科学就是指西方科学。西方科学才不过几百年时间,难道之前的五千年,中国都在蛮荒中摸索?

所谓科学,真实的含义不过是分科而学,并非只有西方的学问才是科学。反中医的逆流并非始于今日,清末民初就开始了,今天不过是更为猖狂罢了。如果不信,请看下文。”

看到这些,大家就知道我们医学科普的任务有多么繁重了吧?总之,要想坚持科普,大家对于一些中医药爱好者的狂热,完全不必太在意。

 

六、结语

武汉疫情的突然袭来,不仅考验着我们的医疗体制、医学科技、同时也会考验我们医学的科普。事实说明,我国的医学科普工作,依然任重道远。本文的最后强调以下3点:

1、对传统医学的“废医验药”已经是国际社会的一致共识。一方面,2015年验药的成果“青蒿素”被赋予全球最高科学奖;另一方面,2018年世卫组织也把中国国内的8所中医院校,以及印度、韩国等多国的多所传统医学院校,移出了其认可的医学院校的名录。总之,传统医学的“废医验药”是人类社会从愚昧走向文明必然结果,世界各国不同政策的区别,无非就是“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的进行而已。

2、医学科普的社会作用无比巨大,起码笔者的很多家人能摆脱前一辈因“补肾”而丧命的厄运,就是受益于医学的科普。

3、不必担心狂热的中医爱好者的“我即使有病,也只看中医,决不看西医”的赌咒,会因此害命。一方面这些中医爱好者,通常会理所当然地把中医医院所使用的现代医疗设备都当成是中医的组成部分。另一方面,现在要想找到(不依靠任何现代仪器的)真正传统的中医,恐怕只能到中药店里去找坐堂的大夫。只要你去正规医院看病,无论是中医、西医的科室、医师,都不会无视现代医学对患者治病和救命重要的作用。请相信医者的仁心一定会最大程度的避免,任何人因愚昧而丧命。

最后,我们的科普,只需要再一次强调“要珍爱生命,请相信科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5826-1218626.html

上一篇:水电是我国能源电力转型的压舱石
下一篇:《能源法》的火电政策应与《巴黎气候协定》衔接

2 黄荣彬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3 13: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