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我球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rlong 地质勘查 地球化学 人文诗词

博文

我的玩游史

已有 681 次阅读 2020-9-10 18:53 |个人分类:历史人文|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今天看到一个新闻“2023年全球电竞人口将达20亿——中国将成为贡献最大的国家和市场片区”,由此我联想到自己的玩游戏史,随便聊几句故事:

开发游戏可作为大学专业,但打游戏作为专业、职业就让我等觉得“时代确实不同了,玩得不可思议了”。当然,年青人会深沉地说“会玩也是一门学问”。

其实,我在大学时曾也是游戏爱好者,而且是博藏级玩家,我可能更是名列全校前茅的游戏超级玩家,几年来,我在不断购买体验新游戏,我对当时的新游戏动态上市情况十分了解。但我还不至于痴迷得像同班另一人为了打游戏可在网吧日夜生活一个星期。我对各种游戏类型都较感兴趣,最感兴趣的是即使战略游戏和策略游戏,一些RPG也觉得有趣。我记得,那时还是windows982000时代,整个大学有两三处台式电脑教室,一有空就到处查看机房是否有空位,我很清楚哪些机子有可用的光驱,可安装游戏的机子毕竟很有限,经常需要等待别人下机,然后才能购牌进入,立即安装后立即熟悉操作并玩起来,平时每个星期有几天每天玩一两个小时,周末偶尔通宵,多数游戏在玩几次后,基本就觉得玩得差不多了,于是又去更换或新购。

当初我玩的第一个游戏是“三角洲特种部队”,并一直玩到最终版本绝版。这个游戏带来的三维临场感、音响体验,至今想起来仍十分刺激。后来,全面战争第一代幕府将军破天荒出现了,一直玩了N个通关,它给我带来的战略爽感甚至可能影响我的思维。同班也有好几个游戏爱好者,但都远不如我游戏爱好广泛,他们往往痴迷于一两个游戏,不像我不断体念新游戏,新游戏满足我更多好奇心和更丰富的体验。我曾偶尔玩过几个网络游戏,但未痴迷,玩几个后就觉得老套模式的空虚、无聊。当然,CS是我们共同的,比赛经常进行;一直到现在,它仍是解闷并锻炼反应能力的良好手段。

但我的游戏爱好并没影响我的其它爱好,我的专业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我的另一个大爱好是购书看书,主要关于哲学、人文、历史等的,荷花池图书批发市场和磨子桥电脑城几乎是我每个周末要去逛的地方,我毕业前,处理了几排书,有些人认为我是贩卖书的;当我将玩过的游戏碟子排成一米在地摊销售处理时,又有些人认为我是卖游戏的。

我玩过那么多游戏,当时对游戏有许多独特看法,如何增加可玩性和趣味性,主张将游戏与文化、历史、益智结合起来,甚至梦想:如果能当游戏策划师,那简是太爽了。但是,我的专业是资源勘查,毕业后长期需要在野外,如爬山、钻洞,去的是穷乡僻壤大山,住的是破屋、帐篷,在颠沛的人生道路上,亚历山大变成了压力山大,曾经的游戏爽感只能逐渐消退了。

但全面战争游戏系列不断出新版本,至今已出了涉及中国历史题材的“三国全面战争”,一代比一代更进化更真实更精彩,当然对电脑性能要求也越来越高。但我玩到“中世纪II:全面战争”后,基本没闲心再玩这系列游戏了;幕府将军II安装后,体验了几下,也没继续玩下去。现在,我仍然惦记着全面战争游戏的最新版,它无疑是历史、文化、战略、艺术和科技完美融合的杰作!

人到了一定阶段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游戏再有趣、再有挑战性也毕竟是虚拟的,自然觉得没劲了。想玩,但你有问心无愧的闲心吗?为此,我宁愿多年一直用着性价比最高的神舟笔记本,它对日常需要仍足够了;老电脑上除了装了几个不大的、可以短快解决的游戏(CS和几个棋类游戏)外,其它早已删除而让位于各种专业资料。近几年,游戏几乎没玩了,除非那天吹箫、拉二胡、爬山观景也觉得没兴致时,才会偶尔想到将游戏玩上一把。

可悲的是,中国人一直没能力开发出自己的游戏开发引擎,中国本土游戏开发商以前一直在开发更赚钱的网络游戏,这种游戏的开发难度较低。面对全球20亿游戏玩家,希望中国的游戏开发商能开发出有自己民族历史文化底蕴(尤其是春秋战国题材,那是一个游戏大金矿)的好游戏,不要继续开发过多的无聊的游戏去算计网民的钱包,并耗费他们的青春。

最后,如果你要问我对自己的游戏玩史有何总结?就一句话:如果你的梦想不能实现,那就在游戏中体验吧;如果游戏玩到破碎空虚的程度,那就回到现实人生中吧。别小瞧游戏,人工智能博弈,人不一定能赢;别沉迷游戏,人工智能毕竟不如人的智慧,因为智慧不在于一时的得失和输赢。

2020-9-10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9142-1250050.html

上一篇:阅有心得,闲拍注记:细读《经典宇宙和量子宇宙》
下一篇:二胡改进小心得:不完美造就其完美,附胡曲名联诗

1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3 02: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