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到老Never too old to learn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ngchangjie

博文

遇上你们是我的缘 精选

已有 13681 次阅读 2013-6-3 08:39 |个人分类:教学科研|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答辩, 选题, 毕业论文, 人才流动, 学校层次

遇上你们是我的缘----毕设岁月中的老师与学生

经过半年时间的酿造,历经选题-开题-构思-编程实现-撰写论文和N次修改,我们小组指导的本科毕业论文答辩终于在五月底完成了。 

人生的第一次遇到最后一次   人生有几次毕业答辩?对于此次毕业设计的任务,绝对是这些“90后”的第一次,也是笔者的最后一次本科生毕业论文指导。

交流半年,合作一通,也师生一场。学生的第一次,遇到了老师最后一次,巧可成书,不作文以记之,则对不起师生们这半年的辛苦。 

随机分布,方显出机缘巧合  为公平与简单,毕设分组采用了“先随机,后调整”的方式,例如,一位同学先被(随机地)分到另一个实验室中,但他在一年前就在我们实验室开始了毕业设计项目,有了足够的理由,又经过申请和三方签字,调整到了我的小组。

如果说,这批学生四年前到我校的我院,是由高考过程决定的概率为P1的事件,这一次的随机指派,是概率为P2的事件,而“人生的第一次”遇到“人生的最后一次”是概率为P3的事件,忽略掉那些影响独立的因素(为有趣而不严格),三个事件同时发生的概率为P1*P2*P3;是个小小的数值,但事件最终发生了,冥冥中,是不是有一点缘分?

半年中,老师感受了“90后”蓬勃的朝气、敏捷的思维,对新技术的向往和无畏,让我感染了青春;学生们从信心不足的摸索起步,在一次次的调试中历经蹉跎,最后开发出能运行的软件,信心十足地来展示和答辩,若其亲友已有半年未见,则这次定当刮目相看。

在这个意义上,老师和学生都可以唱《遇上你是我的缘》。 

过程稍嫌繁琐,但很必要     毕业论文过程管理比较细致,相关的Paperwork不少:学生须完成附加的翻译、开题报告、20次以上的指导记录,论文正文,测试报告,以及安装使用说明书和源程序清单;老师须完成指导教师意见表,专家评阅表,答辩意见表,还有一系列签字,…..

填表撰写签字时,稍嫌繁琐,做完了之后还是觉得,过程的完整性保证了结果的完整性,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训练的质量(不是指论文质量)。

终于完成了,学生们欢呼雀跃,邀约去庆祝,老师们舒了一口气,略觉有点累。 

回望来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多数学生都保留了带有修改痕迹的各个版本;回放这些版本可知,学生们先自己修改了几次或十几次,才郑重地作为初稿交给老师,满怀希望,期待一个表扬。

各徒各道,各师各教,善解人意的老师会说“嗯,还不错,但是….”;而带学生如带兵的老师则会浇盆冷水来杀威:“怎么就像一个中学生作文,你看这里,这里,看看那里、那里,怎么学的?赶快修改”,醍醐灌顶。

说某些初稿像中学生作文,还基本属实,常在初稿中见到“剪不断,理还乱”的长句子,例如在“但是”里面套“但是”,在“虽然”里面套“虽然”,…..

差不多半年的蹉跎岁月中,学生自改或小组互改了10-20多次,老师修改3-5次,多的在10次以上;蹉跎出成果,论文终于见得人了,学生们践行了一个道理:好论文是改出来的。

回望来路,研究修改过程,学生看到了(自己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若今生今世还要再炼钢铁,有底气了。 

与其看重结果,不如看重过程本科毕业论文的质量一般不会很高,从教三十多年,笔者每年指导4-5篇本科毕业论文,能缩写后发表在国际会议、国内会议或核心期刊的,大约两年或三年有那么一篇,仅此而已。

如果把毕业论文比喻成琢玉成器的过程,学生三年半时间的学习,酝酿着“毛石”中的翡翠成色,指导教师用半年时间,通常只能完成琢玉的预处理。同事们说:本科论文的质量因素中,“毛石”的成色占70%(甚至更多)而老师的指导占30%

所以,对于本科毕业论文,与其看重论文质量,不如看重这一次训练过程及其后效。 

广、实、小、全、新的特色“随机+调整”,我们这一组共四位老师,20位学生。似乎觉得,这一届比前两届更自觉、更省心(学生求职顺利与否,是省心与否的最大原因);论文有广、实、小、全、新等特色、

论文选题贴近生活,切近生产:例如:青春川大(校团委项目)、校园二手书交易系统、民航进出港数据仓库建模与需求分析;有同学挑战PageRank算法,提出了实验效果不错的修改方案;论文小而全,一篇论文,提出一个不大的问题,解决一个问题;有背景,有模型、有实现,有实验,有安装使用说明书,有图有真相。

还有几位学生选择了颇有新意、颇有挑战的开发框架(能开应用系统的工具系统),有点像工厂里生产机床的机床。两位同学开发了帮助低年级学生学习程序语言的框架式平台。有位来实验室实习一年的同学,设计了一个基于Google Web TookitB/S软件开发框架,而作为其测试,请另外两位同学学用这个框架(目前学习成本还比较高),用这个框架软件产生了两个漂亮的系统,完成了另外两篇不错的毕业论文。

计算机科学知识更新快,有位退休老师,来关心今年的题目,看到本科生论文中实在地用了若干新技术,如Model View Controller StrutsSpring  Hibernate Tomcat ibatisGWT,看了软件的安装使用说明书,看了运行效果;说,不错,不错;没想到技术发展得这么快,退休才几年,如果放松了知识更新,看本科生的论文都困难了。 

跨越半年的比较:毕业设计少不得通过5-6个月的蹉跎,学生有几个收获:

自信心增强了:开题时候的惶恐没有了,如果读研,马上就敢自己选题写文章;如果到公司,会写一个简单的需求分析或方案了。

能规范地表达研究动机、定义、定理和算法。并不是所有学生一来就会,他们学会了,他们未来的研究生导师也会感到轻松幸福。

文字段落抖伸了,知道用“要点如下:(1)(2)(3)”的句型改造那种“理还乱”的段落了,

会作答辩PPT,能说清楚“前人做了什么,前人还没有做什么,自己做了什么”;

如果没有这样一次训练,上面这些惶恐、困惑 与 不规范,很可能要在研究生导师或公司老总的训斥下改正,那将一个更蹉跎的经历。

老师学生的体会都是:本科毕业论文(设计)这个环节不能减少。 

高兴,又有点失落 我们小组的指导的20名学生中,有的将到北大、清华和中科大继续深造,有的将到北美欧洲读博。老师们为他们高兴,也有点失落;有如一位含辛茹苦的母亲,好不容易把女儿拉扯成人、学会了一系列当家的基础技术,如理财、厨艺、针线等等,女儿又要远嫁异乡,高兴,又有点失落。 

人才收割武林分层  武侠故事中也有人才流动(或人才收割),崆峒、崂山的,或可流动到华山峨眉;华山、峨眉的,或可流动到少林、武当;而少林武当的,也有少林武当的烦恼,不时有弟子漂洋过海,流动到侠客岛,流动到蓬莱仙山,….. 

下面调侃一个武林单位分层的概念(明眼人知道,这借鉴了斯坦福大学的DataLog知识库中递归求值的分层技术):

 定义:设有武林单位(或山头)ABC,  D  

1)如A 能收割 B的人才,则称 A的层次不低于B,记为AB;

2)如AB,且A B(A.B互吸人才) 则称AB同层次,记为 AB。

 命题:(1)收割≥)具有传递性, ABB≥C,则AC ;

          (2) 同层次关系是等价关系,(如果觉得此等价概念陌生,忽略它)。

证明  略 ( 会者不难、难者不会,不宜在此细说)  

 利用上述定义和命题,容易写出算法,对武林实现基于买方市场的分层。当然,这种分层也是与时俱进的。如果某一天,侠客岛的弟子学成出山时,大批涌向峨眉,则峨眉就是天下第一流武林名山了。

 

相关博文 (论文系列)

A型与Z型:毕业论文正灌浆, 学生表现几风格 

本科毕业论文----学术新兵的初次立正稍息  

防止有意的抄袭,避免无意的雷同 

善对论文评审意见的宽严与长短  

为什么信息学科看重会议论文----兼给相关基金申请者的建议  

要SCI-EI,但不唯SCI-EI ---读CCF新的会议杂志推荐目录有    

遇上你是我的缘----毕设岁月中的老师与学生(本文)

取巧不须投机,鞠躬不必尽瘁

 

其它系列博文的入口     唐常杰博客主页   科学博客主页 



导师与学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7179-696050.html

上一篇:记一次带民意调查的课堂讨论(图&文)---巡课笔记之七
下一篇:取巧并不投机,鞠躬不必尽瘁

71 石东兴 李伟钢 曹敏 陈小润 吕洪波 刘丽华 赵美娣 曹学斌 朱晓刚 段石松 庄世宇 张鹏举 李本先 朱云云 王善勇 罗帆 刘波 刘振华 赵斌 李土荣 李汝资 李学宽 曹聪 史燕青 王浩 张忆文 刘晓锋 刘瑞亭 陈明路 李学东 张俊鹏 李毅伟 褚昭明 武夷山 杨正瓴 赵婧 彭真明 徐大彬 刘苏峡 韩世清 吉宗祥 赵凤光 罗春元 左嘉陵 曹广福 袁君云 徐鑫 张珂良 章迅来 曾新林 李佳苗 于远帆 左芬 陆泽橼 武为治 尧顺雨 王林平 李璐 高建国 zhongweiguo8 linhucao xuyiganghz xqhuang qiaoaiguo7801 yuwenchongda yunmu cgy yangdongmu zhugeyii libinfenn zzs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18 08: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