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十六封情书(之三)

已有 962 次阅读 2020-11-6 21:00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原创小说连载 十六封情书(第三封)

第三封  鲁沙尔


---蓝莲花瓣---


Dear,雕刻时光刀:

     你好!祝好!

     你回信不说我耽误了你的行程,倒说我的眼泪吓到了你,你说男人最害怕的正是女人的眼泪,何况你的脚只是无意间绊倒了我。我想每一个小题大作的背后都有着深远的原因吧,正如你我就因为我摔了一跤而远离了旅游团。你还记得咱们在鲁沙尔镇上的对话么?

     眼泪虽然滔滔,心情已经寥落。估计你也一样,游兴都被我的泪水给冲走了。你同意我的提议,出了塔尔寺,在镇上遛遛,看看人间烟火,暖暖心。说真的,这招还很凑效。那些叫卖酸奶的,叫卖铜器的,叫卖披肩的,摊子上摆着腰刀和玉石,仿佛就是男男女女,忙忙碌碌,热热闹闹,这是眼前,干嘛还为过去的事烦心呢?我感觉自己心情好多了。

     人间总是原汁原味,鲁沙尔也是原汁原味的小镇,我们就在原汁原味的当地人的饭馆里吃饭。做饭的一看就不是汉族,不知道他懂不懂汉话,但有个穿警察衣服的,主动跟咱们搭话,确定会说汉语。他生硬的发音和表达,说明他也是当地人,我就问他:“鲁沙尔是啥意思?”他说:“这儿就是鲁沙尔。”我又重申了一遍我的意思,我想知道在当地人的语言系统里鲁沙尔是啥意思,但是他连表情都没变地回答说:“就是鲁沙尔。”最哲学就在最简单之中,鲁沙尔就是鲁沙尔。

      你不关心鲁沙尔,你倒是对我比较关心。当我和你安静坐在那里等待时,你冷不丁问我:“为什么哭?” 我说:“5年恋爱,20年婚姻,5年纠结,失败,离了,散了。了了?” 你回答得倒是挺快“肯定有孩子,怎么能了。”难道只是因为孩子吗,我自己了了没?这个问题挺烦人,我决定转移一下,我问:“你呢?”你不自觉像是犯错的姿态,让我又问了你一句:“你不会说'me too'吧?”你苦笑了一下,你说:“me 不 too”又客气了一下说:“不全一样,还没办手续。” 

     不是全等,只是相似,也足够咱俩在这个冷幽默的陪伴下,让青藏高原上的风吹冷静自己的脑子。沉默吃饭的中间,我看了看你,你突然笑了,问我:“你带驾照了么?”“带了?”“你说,还有比咱们更适合搭伴自驾去西藏的吗?”“估计没了。”“好吧。”

     其实,那一天的鲁沙尔显得很冷漠,阳光和热闹也都是它自己的,但这市场的杂乱和吵闹填补了高远天空留下的空旷,至少地面上的人间是熙熙攘攘的。成年人没法单纯,就这样吧,一切都是恰当的该有的样子。我们于是又去重游了塔尔寺,然而去西宁租车,把鲁沙尔当成了一个起点。


Yours,

见过月光的鱼

2016年10月25日 

(今日小诗:杯子 )



杯子



如果爱情是一只杯子
我以为你的那只
装满了幸福

如果生命是一只杯子
我希望你的那只
全部都是喜悦

可是爱情是一只杯子
装进了幸福
也装进了伤害

可是生命是一只杯子
盛放着喜悦
也盛放着痛苦

我们手里捧着人生的杯子
把微笑和泪水都
调制成这杯酒

春夏秋冬的色彩
过去未来的心情
交织成你我默默不语

酒喝尽,留下了风
宿醉在那鲁沙尔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7368.html

上一篇:十六封情书(之四)
下一篇:寻找愉快的dove

2 杨正瓴 王从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2 07: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