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十六封情书(之四)

已有 951 次阅读 2020-11-6 20:57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第四封  思念日月山

---蓝莲花瓣---


Dear,雕刻时光刀:

     你问我,鲁沙尔那晚你真的醉了吗?我记得你真的醉了,只是醉得比较轻微,说了很多七七八八的话,没到乱喊乱叫打人的程度。但我没听出你的重点,因为我也跟你差不多一样醉,我也说了些七七八八的话。现在想想你我都足够俗气,生活总是纠结在这些小事之中,总是这么七七八八地。被这些小小的刀子伤害了,也是束手无策,难道我们真的不够智慧?

     今天10月26号,你信上倒是夸我有才了,我要记下这个日子,以资鼓励自我。然而,但是,才华不过是一件花衣裳。人家喜欢你了会说你好看,人家不喜欢你,就会觉得你别扭。所以,当我也觉得你是相当有才,那咱们在情感上相互照应,都算是喜欢的,就不别扭了。当然我还有疑问,在鲁沙尔时,你也没发现我的才华啊,为啥你连问都不问就敢肯定我会开车!

       这个问题在从西宁到日月山的路上一直折磨着我,车窗外的山川景物一如西北自己一样干燥而阔大,它们气势磅礴,它们啥也不怕,上千万年的时光里,勇猛无畏,默然无语。我觉得我也是有些西北,一点都不会装模作样,如果装作无力的样子,装作需要别人帮助的样子,会不会不需要承担这些后果,会不会就不是“弃妇”了?

      你在开车,发现我的沉默和忐忑,开口问:“你有问题?”“有”,虽然我当时也些许地懊恼自己不会如含羞草般隐含一点,我还是直言不讳说:“你怎么判断的,我会开车?”你却很善良地说:“每个人的特点和气质,都是独特的,各有各的好处。”我没再说话。成年人真的挺可怕的,什么都知道和什么都懂得,同时意味着可以做好人,也可以做个坏人。

      日月山横亘在我们眼前,汽车从远处来,在辽阔高原的陪衬下,那温柔和缓的曲线,让遥远一点点地变近了,再近了。远看和近观真的不一样,远远看到心中生发出一种向往,而到了山门,就是一个正常的山坡,需要攀登。看上去,它一点都不陡峭,但在强大而高海拔的高原的积淀之下,日月山的海拔已经达到了3520米。不能跑,不能跳,只能步步为营,耐心地上山。戴着在停车场买的牛仔布帽,我俩看起来真的有点悠闲,有点放松,有点酷。

      这山是因为文成公主而出名的,山上有文成公主的望乡台。当年那个十几岁的少女踏上这辽阔寂寞的漫漫长路,远山静谧,青草幽幽,天高得没有顶,就算是看见一只鹰,也傲慢地滑翔而过,连翅膀都懒得扇动一下,她又怎么能不思念那红尘滚滚,繁花似锦的长安城?!镜子掉了化作山峰,东西相望;泪痕干了,再踏上旅途。这是粘合大唐和吐蕃的路,是成就一个婚姻的远嫁之路。

      你本来可以侃侃而谈,但由于高原爬山,你缓缓而谈。和亲更雅的名字应该就联姻,当然实质就是联姻,通过联姻把敌对的国家变成亲戚,你说这是一种智慧型社会的表达,不光咱中华民族在用,欧洲大陆上的各国也是在用的。当年天子把土地分封给自己的大臣或者是自己的儿子们,这些人本来就是一家人,是亲戚,为了害怕本来是亲戚的诸侯国自相残杀,天子就积极地促进各诸侯国之间的“联姻”,后来,秦统一之后,这种联姻变成了汉或者唐与匈奴、吐蕃、狄戎之间类似于求和协议的关系了,就被叫做“和亲”。当然,你的结论就非常及时:可见婚姻关系是多么可贵!

       上到西山顶,在山南脚下,一条蜿蜒曲折的小河亮着清清的水波,静悄悄地向着遥远的西北流去,那是回长安的方向。那条河叫做倒淌河。万川东到海,它却向西流。众荷喧哗,独卿静默。所以,日月山本身就是很神奇的,它是向东迎接着朝霞,向西映照着夕阳,它的西北是黄土高原,它的东南是青藏高原,它连接早晨和夜晚,它衔接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

      我们沉浸在农耕文明的历史长河中,方方正正规规矩矩地,被打眼定位了很多年。那么,翻过这座山,我们去寻找一种流浪的气息吗?让心灵去游荡,给狂野一个痴。

      虽然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虽然普普通通的一个日子,我们还是在半山坡看见了五彩祥云,静静地泊在天上。它来时偶然,没有先兆,它在时谦逊,美而不暄,它走时悄悄,只带走了自己的云彩。

      走到这里,一切都像是真的,晴是真,阴是真,云是真,风是真。阳光更是真切的,阳光并不会太别热,但它特别晒,牛仔帽下多么美的脸,都是眯着你的眼。心于是放松了,情于是自然了,人,也是真的回归到自我。

      


Yours,

见过月光的鱼

2016年10月26日 

(今日小诗:思念风 )




思念风

倒淌河水清又清

日月山风长又长

你说和亲的一条路

连结着彩云和白云


倒淌河水静又静

日月山上日月亭

阳光下戴了牛仔帽

细细眼眯成了一条缝


倒淌河水在低语

日月山上公主泪

青草看见那雄鹰飞

一条长路串古今


倒淌河水要呢喃

日月山在黑夜里想

星星眨眼呀是长安

带个思念归故乡


倒淌河水不停息

日月山头阳光照

山水静静不分离

拉萨到长安一家亲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7367.html

上一篇:十六封情书(之五)
下一篇:十六封情书(之三)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1 17: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