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蓝雪白莲

已有 1988 次阅读 2019-12-22 13:27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蓝 雪 白 莲

---蓝莲花瓣---

冬至节,编一个童话祝大家开心!

       --- 题记


NO. 1  最早的开始

天地伊始,一切都是优美的,它们自然、简单。世界上所有的生物和非生物都遵循着那古来的、未知的规律生活着。每一种东西都是渺小的,寂静的,也是神奇的。这些东西包括了天上的星星,地上的沙粒,和土坎坎下面的蟑螂。

然而,这些都是人类诞生之前的神话,直到人类诞生在这个伟大而浩瀚的世界上之后,寂静的世界就变得越来越喧嚣了,因为人类总是在寻找着希望与绝望,为了探索真理,他们承担着跌宕起伏的命运。而我们的故事,发生在人类的命运之前。

是的,很久很久以前。那应该是蓝雪和白莲生活的时代。

那时候,在地球上自由行走的有剑齿虎、蜡毛象和始祖鸟。热带雨林里长满了茂盛的蕨类植物,高大而浓密。在那样一个优美的世界里,生活着精灵族,就是蓝雪和白莲的族群。他们高贵、优雅,是真正的聪明,他们能和树木花草、游鱼飞鸟彼此沟通,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居民。

所以,我们的主人公蓝雪和白莲也是这样美好的精灵,如果鸟儿在清晨婉转歌唱,那么蓝雪和白莲也有同样动人的歌喉。如果鱼儿在水中优美地旋转,那么蓝雪和白莲也有一样蹁跹的舞姿。

精灵们就像古老的蕨类树木,他们既不知生,也不知死,他们是长生不老的。花从来不是为了精灵族开放,但是蓝雪和白莲爱着美丽的花朵。树木和野草也从来不是为了精灵族而生长的,但是,蓝雪和白莲在浓阴遍地的青青草地上起舞。那时候的世界,没有王,没有后,只有和谐的自然,精灵族和水草,和树木,和花鸟鱼虫,平等和谐地生活在这个地球上。


NO.2 蓝雪和白莲是朋友


蓝雪和其他的精灵族男子一样长得高大、健康、潇洒。他会射箭,他射箭的水平相当高。那时,精灵族和其他的动物们一样,只保证生命和生活的必须,不会过多地捕猎。所以,蓝雪也和所有的精灵一样,有着大把的时间,生活在诗和远方里,可以出远门,可以和白莲一起开心地玩,玩遍整个地球。

他们没有想过要造一个飞船什么的,所以,他们仰望星星,爱恋和敬畏着天空的神秘和悠远,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在火星上建设一座宫殿。白莲也和蓝雪想的一样,她特别喜欢他,喜欢和他在一起玩。他们不用想未来,也不用想过去,他们有很多的很长的时间,用来玩遍整个地球。

作为能和其他生物沟通的精灵族,他们知道很多我们都不知道的世界的秘密,鱼可以告诉他们,花可以说给他们听,鸟儿可以唱给他们听......就这样,他们也以为自己知道很多很多的东西,关于这个地球,关于这个世界。而这一切,在现在的比较愚钝的我们看来,他们是有魔法的。


NO. 3 喜欢白雪


有一天,蓝雪和白莲走了很远的路,来到了大陆的腹地。这里遍地石头,山峰峻峭,山坡上还长着许许多多的小草和灌木。蓝雪说:“要是这个时候能下一场大雪,那该多好啊!” 白莲正爬在地上和小草玩,她听到蓝雪的话,就问小草说:“这里经常下雪吗?”小草在风里摇了摇头,又弯弯她的腰。

白莲对蓝雪说:“不经常下雪,你的愿望怎么能实现呢?”

蓝雪看着白莲,她的长发垂在脑后,用一个发带束着,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眼睛又清又亮。蓝雪的脑海里浮起一个想法,他想他们可以用魔法玩一次,他想看到白莲在漫天飞雪里跳舞的样子。

精灵族会魔法,但是,他们不能总是用魔法,尤其是在平常的生活中,不能用魔法来游戏。他们的规则是,和其他的,这个地球上一切存在一样平和地生活。

白莲在草地上轻盈地转了一圈,太阳淡淡地,风轻轻地,惬意极了。她对蓝雪说:“这样也挺好玩的。”可是,蓝雪心里的那个念头一旦升起,就开始生长,慢慢地往大长。蓝雪看着白莲说:“唉,我说,我们天天都这样,总是等着什么发生。我们可不可以做一件事情,让什么发生?”白莲歪着脑袋,“咦,我们怎么让什么发生呢?”

“魔法?!”蓝雪还是忍不住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魔法。啊,我怎么一点也没想到。”白莲笑嘻嘻地说。“可是,”她又若有所思地说,“我们从来都没有用过魔法,不知道灵不灵?”

蓝雪觉得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我们总可以试一试的。”

“对啊,”白莲围着蓝雪做飞舞状,“我们试一试吧。”可是她到底有点害怕,她停下来,对蓝雪说“那用了魔法之后呢?怎么去掉魔法呀?”

这个事,蓝雪不知道,蓝雪也没想过,蓝雪说:“我真的不知道。”

就像风一样,蓝雪的这个想法潜入到了白莲的心里,白莲也想试一试。她和蓝雪在这个星球上生活了很久很久了,他们知道许多许多的事,从来没有面对过他们不知道的事。

NO.4 白雪飘飘


蓝雪和白莲,他们不是非常年轻,也不是非常年老,他们精灵族长生不老。那一天,当蓝雪提出要玩一玩魔法时,白莲有一点小小的顾忌,可是她更想玩一玩,试一试。就像我们总想知道世界的开始和后来是什么样子一样,那时候的白莲和蓝雪想玩一玩魔法。

白莲开始用魔法呼唤雪花,不一会,雪花开始从高远的天空中飘洒下来,接着漫天的雪花飞舞,如同无数的小小的莹白的细小的精灵。看到魔法真的管用,白莲高兴极了,快活极了。蓝雪也开始帮着白莲使用魔法,很快雪就积累在了地面上,薄薄的一层,厚厚的一层,像是一床棉被,雪白的棉被。蓝雪忍不住躺着雪上,伸展着身体,看着晶莹美丽的雪花从深远的天幕上扑向自己。

蓝雪躺着地上唱歌,他唱道:我等待你,从天的那一端飞向我;我等待你,从时间的节点来看我;我等待光阴,随便它是哪一种未来;我和你,共同走着无尽的路,路上充满了快乐和神秘。

白莲在雪地上飞舞,旋转,大笑,在她自己和蓝雪的歌声中快乐无比。她说,“蓝雪,你把舌头伸出来,尝一尝这雪的滋味?”

但是蓝雪没有回答她,她回过头,没有看见蓝雪。在刚才蓝雪躺的那个地方,几乎看不到蓝雪的样子,那里全是白雪。

就在白莲在他们自己造成的大雪尽情舞蹈、尽情欢乐的时候,蓝雪躺在雪地里唱歌,他喜爱着白雪,喜爱极了。后来,蓝雪看见白莲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模糊,蓝雪大声叫白莲,可是白莲没有反应,蓝雪又喊叫白莲停下来,先停下用魔法,白莲也没有听到。后来,蓝雪看不到白莲了,直到白莲也发现,自己找不到蓝雪了。

蓝雪不见了,前两次蓝雪的喊声其实白莲没有听到,蓝雪不知道自己的声音也越来越弱了。白莲在转过身的那一瞬间,看见蓝雪的身影在雪地里有隐隐约约的印迹,然而很快,就看不清,看不见那些隐约的痕迹。白莲已经停止了自己的魔法,雪花再也不飘落了。

可是,蓝雪,白莲的蓝雪,不见了。她只是站在一大片一大片白茫茫的雪地里。雪地好像自己会生长,刚才的草地和灌木们都在雪地之下了,雪地把自己攀升到山的高处。


NO. 5  精灵族的长老


白莲去找长老。长老居住在最深厚的森林里。长老是精灵族里最老最老的那一个,他在长久的时光中生存,他见过很多很多的光阴。白莲相信长老有办法找到蓝雪。

长老完完整整地听完了白莲的讲述。长老许久许久都没有说话。白莲很奇怪,白莲问长老:"长老,您能帮我找到蓝雪吗?”

长老看着白莲,长老终于开口说话了:“我能找到。”

白莲的心情一下子变好了,她以为世界还会像以前那样,她还可以和蓝雪一起轻松快乐地生活。她赶紧问长老说:“哪他在哪儿?我要赶紧去找他!”

长老站起来,走向树木的身边,他看着远方,对白莲说:“魔法是宇宙搁在我们心里的一把剑,它劈开时间,就没法再关上门窗。”白莲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话,她一点都听不懂。

长老回过头来看着她,说:“你和蓝雪是我们精灵族里最早用魔法的人,也是唯一能用魔法的人,从此,我们的世界就被你们改变了,再也没有能用魔法的精灵族人了。”

白莲目瞪口呆,但白莲还是不明白。她充满迷惑地看着长老,等着长老的下一句话:“听说,所有的魔法,都有不可控的作用,投入的痴迷越多,不可控程度就越大。”长老转过身,走到白莲身旁,轻轻地拂着她的肩,“你说蓝雪当时很高兴,很投入。按照魔法的指引,蓝雪和那些白雪融为一体了。”

白莲感到自己伤心,伤心极了,如果蓝雪不能是以前的蓝雪,白莲怎么办呢?蓝雪和雪地融为一体,白莲怎么办啊,谁来陪伴白莲,谁来陪伴蓝雪?白莲从来没有伤心过,也从来没有流过眼泪,可是,现在,她发现自己流泪了,她伤心地问长老:“我们长生不老,还能和树木花鸟鱼虫交流,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应该都知道啊,我怎么就不知道魔法是这样的?!呜呜呜”

“哦,孩子,没有谁,没有啥,能知道一切。包括这个世界它自己。”

“未来是一种等待,过去是一种实现,现在是一种选择。天和地,石头和沙子,剑齿虎,我们,所有的万物,它们都是诗歌,诞生于宇宙的一次欢喜,一次歌唱,一次舞蹈。宇宙或者还有无数次的欢喜、歌唱和舞蹈,都有诞生有灭亡,我们只能等待,等待随便哪一种未来,我们谁都没有掌控一切的能力。”长老用手抹去了白莲脸上的泪,继续对白莲说:“孩子,别难过了,改变已经产生,长剑劈开了时间,咱们都回不去了。但你还有选择,你选择一个你的热爱吧。”

“蓝雪”,白莲说,“我的热爱就是蓝雪,永远。”,“我要永远,永远陪伴着蓝雪,跟他在一起。”

“好,去吧,白莲,去蓝雪的身边。不用我告诉你什么了,你知道,以后,你和蓝雪就是我们精灵族。”长老说着转身离开了白莲,走向森林的深处。

长老知道,魔法已经被打开,宇宙由此欢喜了一次,世界也将发生重大的改变。他和他精灵族从此必须和蓝雪一样了。


No. 6 兰雪白莲


从那以后,剑齿虎和始祖鸟,还有他们的温热气候的哪个地球消失了。另一个多了很多冰川和雪山的地球诞生了,虽然经历了无数次的冰雪消融和冰进冰退,可是冰川和雪山一直都在那里,没有消失。而精灵族,他们整个消失了,精灵族都变成了蓝雪热爱的雪,那是雪白和晶亮的雪。柔和的雪线,是精灵族的温和,飘逸的雪花是精灵族的浪漫,在蓝天下和阳光中熠熠生辉的雪峰,是精灵族的美好和高远。

很久很久以来,冰川和雪山都与地球上的万物和谐相处,互敬互爱。就如同很久很久以前他们还是精灵的时候一样。

蓝雪呢,蓝雪他就在祁连山上,那个高俊挺拔安静又威严的冷龙岭,就是他。人人都觉得白雪地里很奇怪,在太阳下闪着幽幽的蓝色,这种冷光比温暖的橘黄色光刺眼多了。其实啊,人们不知道,它们就是蓝雪自己,它们最初的名字,叫做蓝雪。

在任何雪山的雪线以上,越来越寒冷的地方,就会生长着美丽动人的雪莲花,她永远都不会离开雪山,依偎在雪山的怀里,生根发芽开花,生生世世,不停不灭。她就是蓝雪的白莲。他们永远不会分开,永远。

No. 6 尾声


也许后来宇宙又发生了一次欢喜,诞生了人类。但是,那个有魔法有灵性的精灵族早已远去了。人类不能长生不老,相比起精灵族,更加无法知道世界的全部,不知道世界的开始,也不知道世界的结局。

好在人类明白自己的愚笨,他们特别好学,也能处处留心,敬畏天地自然。他们特别特别爱惜雪山和冰川,更加喜爱美丽的雪莲花。

人类永远都不知道,在月亮升起来的夜晚,蓝雪和白莲是怎样交流着她们与天地同在的爱情的。人类也听不懂鸟儿的歌曲,看不懂鱼儿的舞蹈。

人类于是,看四季流转,发明了纸张和文字,把眼睛看到的和耳朵听到的用自己能懂的语言记录了下来。

为了那些不知道的,和不能掌握的,人类永生在学习的路上,在寻找希望和绝望的路上。


(图片来自李学宽老师博文: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4303-1209851.html)

(本文首发本人公众号:蓝莲花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11040.html

上一篇:说“势”
下一篇:记着相爱的那天

4 郑永军 武夷山 朱晓刚 彭真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2-19 20: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