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记着相爱的那天

已有 895 次阅读 2019-12-30 21:24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记着相爱的那天

---蓝莲花瓣---

准备了永远

没准备再见

                                                       ---《只有云知道》片尾曲:相爱的那一天

       电影拉开帷幕,故事一点一点展开,后来,尾声响起来,再后来画面变成了演员表。灯光亮起,观众起身。我们又一次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有人说,恻隐之心是动物界走向文明的开始。而对于有思想和情感的我们来说,我们自己就是别人的别人。所以,眼耳鼻舌身意,所对同一个情景,情同此意时,便会有相同的感受,这本来是人之常情。

       但这部电影有一个特别之处,它的主题不是非常的高大上,演绎的确是有着七情六欲的寻常人的故事。无论是影片的主角罗云,隋东风,还是做非主角的林太和梅琳达,他们用力用心地生活,也能在生活中享受生活。尤其是梅琳达,她赚钱,完成学业,到处去旅游,做教师,看世界,用心热爱和体会。林太虽然一个人独居,却能把房子提供给隋东风,仅让隋东风帮她打理草坪,让两个年轻人在自己家成婚,帮助他们开餐馆。应该说,他们都是不拘泥于生活的人,这些平凡普通的人的生活已然有了一种大格局。

       或者这种大格局,就是人类群居社会的必须和必然。人们可以互敬互爱,彼此体会友谊,体会相同的对自然和生活的热爱。但是,人们也要一同面对着不可磨灭的痛苦。隋太和隋东风的屋子,是别人的热爱,曾是别人的家。后来成了他们的家,成了他俩的热爱。再后来,又成了其他的人的家。

       门前的那一棵大树,硕大的一棵树,一直在辽阔的大地上站立着,枝干遒劲,枝繁叶茂,传递着一种生生不息的诗意。那该是大自然的诗意,是人类共同的家园,灵魂的归宿。所以,罗云和布鲁都长眠在了大树之下,青草丛中。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没有什么,能跟永恒去拔河。也没有谁,没有什么,可能长久到永远。反而从小被医生告知活不长久的人,觉得活着的每一天都是赚来的,这感觉不能只说不好,它总会有一部分让人满意。假如我们的全部目的,只是能够感谢活着,感谢相遇,感谢相爱相拥,那么,一生无论是多久,它都是用来缠绵的,用来热爱的。上帝只是告诉你,你真的没有时间去抱怨。

       当然生命和美好,它们都是希望能够长久的。即使我们的人生,我们的爱情,我们的爱恋,都如同天上的云,都如同地上的风,总有云起云落,风来风去。可我们总是希望,总是想要,那亲吻的激情,那痴迷的爱恋,如云缠绵,似风环绕,别走,别去。留下温度,留着触摸,让当时变成永恒,永恒的静止。

       “相爱的那天,以为是永远,分离的突然,偷走了时间。如果有天,梦里出现。那是云想说,随风来生见。准备了永远,没准备再见。备好了一生,却一瞬间。风对云喊,再抱紧一点,那是云在说,来生再见。”

       也许这首歌词,就是每一个人平凡人生的写照。我们一直懵懂无知,真的以为都是永久,真的从来都准备着永远的和长久的,我们从来都不曾为最后的分离做好准备,也许这本来就是很难的,我们不能接受分离,无法准备再见。可是,分离的确就在路的尽头。更为叹息的是,我们真的能够来生再见吗?

       云知道吗?风知道吗?我们知道吗?没有谁知道,没有什么知道。此生不能全知道,更加无法知道来生。

如果我们不能从故事里得到智识,我们其实是在浪费故事。如果我们没有在光阴中得到成熟和睿智,我们其实是在虚度光阴。

       永远不是很远,永恒也不是恒久。来生如同风和云,轻捷的,狂野的,意境悠远的云,吹动了心帆的风,优美得就像这如诗如画的生活本身。但是,我们根本不知道来生在哪里,来生在何时,我们,其实只有今生今世。

       我们其实没有时光拿来怀疑和抱怨,让消极的情绪主宰了自己。上天给我们活着的时间,它是要我们用来相爱相恋,与这个世界一起相互欣赏的。即使后来变成了现实,我们也还有相爱的时光被生活暖成了画片,在记忆里永恒,它们永恒存在了,就在永恒中永恒。

       亲爱的朋友,请记着相爱的那天。在可以拥抱的时候,紧紧拥抱。在能够亲吻的时候,热烈地亲吻。在你还能牵着她的手,在她的发丝还能拂过你的脸庞,带来微醉的气息的时候,热烈地去爱吧。在你能嗅着小草的香味,在你能攀援大树的枝叶,热烈地去爱吧。一切都将变成风的过去,一切都将变成云的历史,唯有爱过的感觉,可以留下来,藏在无影无踪的天空中,温暖历史和永久。




(本文首发在个人公众号:蓝莲花瓣 )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12101.html

上一篇:蓝雪白莲
下一篇:何处去找最优解

4 彭真明 郑永军 王从彦 李璐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9 21: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