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oHaife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aoHaifei

博文

昆虫都去哪儿啦? 精选

已有 2790 次阅读 2020-6-24 12:21 |个人分类:随想|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昆虫都去哪儿啦?

鲍海飞 2020-6-24

 

 它们有的给我们带来夜的微光,它们有的给我们带来春的鸣唱。它们有的令人恐惧,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它们有的令人向往,翩翩起舞,漂亮非凡。那是萤火虫和铁道虫,那是蟋蟀和蝉,那是蜈蚣和马陆,那是蝴蝶和蜻蜓…….

 它们有的看似毫无组织的社会,有的又是高度社会化的集合,那是蚂蚁的王国,蜜蜂的世界,可我们又知之多少。2020年之春,非洲的蝗虫突然而袭,顷刻之间,漫野飞舞,遮天蔽日,所到之处,碧绿尽无,它们是无人能敌的杀手,它们令人忐忑不安,甚至绝望。蝗虫的一个奇妙特性,群居数目的密度较小时,是无害的昆虫,只通过保护色来保护自己;而当群居数目的密度增大时,它们的性状就会发生变化,比如变成黑色并能够释放有毒的化学物质,变成有毒的害虫。有研究表明,蝗虫居然能够在这两种状态之间根据群居密度而转换。生物的复杂性远超我们的想象。尽管如此,它们似乎从来没有引起人们过多的关注,也没有人过多地关注它们的命运。然而,它们却在一直变化着,而我们似乎毫不知情,甚至也不理会。这就是昆虫的世界。一个令人惊奇的昆虫世界。

 2020年第五期《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到了,随意翻看几页。突然看到一组漂亮的昆虫照片,各种各样的昆虫占满了整整的两页纸头。千奇百怪的昆虫,超出了我的想象。这不由得让人感叹,孕育着这神奇的生命,只有大自然这能力非凡的造物主了。

 再翻看几页,还是昆虫的介绍,一些昆虫图片的旁边有些许文字介绍。读着,读着,莫名有一丝感动在心中涌动。那些昆虫们一直在默默地做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工作。你细看看这些大自然的杰作,那些丝毫不起眼的小昆虫,它们都在忙些什么。

    它们是食物的提供者。相比于昆虫,许多大型动物,飞鸟、蝙蝠、两栖类和鱼都在以它们赖以为生。鸟类数目的急剧降低的一个主要因素就是昆虫数目的降低。这是食物链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否则大型动物亦将遭到灭顶之灾。一对山雀每天会猎食1百多只毛毛虫来喂养它们的幼鸟。

 它们是有机物的分解者。让人讨厌的甲虫,能够把动物的排泄物、腐肉和枯萎的植物进行分解。如果没有它们的分解,生态系统将变得缓慢、甚至停滞而毫无生机,它们使得生态中的养分得以循环和利用。

 它们是害虫的控制者。蚜虫是一类啃噬物的昆虫,大约有250种是对农业危害严重的害虫。蚜虫的天敌有瓢虫食蚜蝇寄生蜂等。有了这些天敌,就可以少用化学农药,从而使我们的饮食更干净,可以减少化肥而增加作物产量。一种叫姬猎蝽的昆虫一天就能够吃掉1百万只蚜虫。

 它们是花粉的传授者。90%的有花植物和75%的作物需要绝大部分的小昆虫来传播花粉。没有授粉,植物失去生机,人类失去了粮食。没有它们来维持生态的平衡,大部分有花植物就会死掉,如雏菊和山茱萸。

 它们是土地的耕耘者。一种白蚁能够在干旱炎热的地区改良土壤,它们的地下通道使得土地得到了换气,保持了水分并能够增加营养,甚至使有些地区贫瘠的土地变成了沃土。一个白蚁族群每年能够‘耕耘’四分之一吨的土壤。

 

 世界上,哺乳动物大约有5千5百种,科学家估计昆虫的种类是它的1千倍。我们至今能够辨识的昆虫也不过只有五分之一。科学家们绞尽脑汁分门别类命名了1百万种昆虫,而余下估计还有4百万种在等待着人们去发现。

    然而,它们却在悄无声息的变化着。德国一名昆虫学家在1994年八月的时候采集昆虫,瓶子罐子收获满满,然而,到了2016年,他又在同一季节、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在长达两个星期的时间里,采用同样的方式捕获昆虫,结果采集瓶中的昆虫只是当时的几分之一。惊人的数据出现了:大约在25年的时间里,昆虫减少了约76%。

     昆虫的数目在暴跌,科学家们试图理解为什么会这样?砍伐森林、翻耕草地、气候变化、杀虫剂、城市和农场等导致昆虫栖息地的丧失。答案在哪里?

 二十年前,当我读到《寂静的春天》(Silent Spring,Rachel Carson,美国科普作家蕾切尔·卡逊创作,1962年出版)时,我感到震惊。知更鸟不能在春天生蛋,即使生出了蛋,也孵不出小鸟。原来知更鸟吃了含有农药的蚯蚓,蚯蚓吃了喷洒农药的枝叶。生态循环系统在无声地传递着人类的信息。一切都是由于大量施用杀虫剂导致的悲剧。更让人惊异的是,化肥农药通过江河湖海,通过大气流环流已经四散传播到世界各地。人类命运共同体,也包含着物种命运共同体,是不是也包含着自然命运共同体!如果没有了昆虫,世界将会怎样?答案也许令人吃惊。生物学家爱德华·威尔森给出了让人警醒的答案:“假如人类突然消失,地球将重新恢复到1万年前富饶的平衡状态,但假如昆虫消失,环境将崩溃并陷入混乱。”

 研究表明,在地球45亿年的历程中,占有动物物种80%的昆虫,其数目、种类到持续生存时间,没有哪一个物种能与之匹敌。恐龙约2亿年前诞生,昆虫却在4亿年前就出现了,而人类演变的时间历程远远落后于此。由于其古老,导致了它们的多样性,使得它们几乎能够生活在地球的各个角落。有记录显示,一种叫做石蝇的昆虫生活在喜玛拉雅山6000米高的地方,一种银鱼生存在地表下1000米的地方。由于它们的纤小,一棵树就是众多昆虫的庄园,树叶、树根,里里外外都可以寄居昆虫,甚至达几百种。

     昆虫世界是另一个神奇的世界,当大型物种濒临灭绝时,下一个就是它们吗?还是在大型珍稀物种灭绝之前,它们就已经遭到了厄运?

 人类的活动无疑加剧了这种进程。2019年8月22日,亚马逊地区森林大火持续燃烧了16天,白昼宛如黑夜。欧盟哥白尼气候变化服务中心发出警告:该场大火已导致全球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明显飙升,不仅对人类的健康构成了威胁,还加剧了全球气候变暖。这一灾难成为永远改变地球的十大事件之一。可叹的是,这一年‘地球燃烧模式’还在继续。2019年9月开始的澳大利亚丛林大火竟然后来居上持续燃烧了4个月。污染的不只是环境,破坏的不只是生态,燃烧掉的不只是森林树木,而是约10亿只动物变成了骷髅灰烬,包括袋鼠和考拉。然而,里面又有多少昆虫一起随之烟消云散?它们是牺牲品,我们是旁观者吗?我们正面临着生物多样性的危机之中。

 非洲的蝗虫袭来之时,让我们心生恐惧。它们到底在给我们一种什么暗示,还是警示?一位研究人员说:植物和昆虫是这个星球的织构,人们正在把它们撕碎,而我们却需要把它们再一点一点编织回原来的样子。法国生物学家法布尔先生的话可能更激发人类对生物的好感和好奇:“一个有生命的小不点,一粒能欢能悲的蛋白质,比起庞大的无生命的星球,更能引起我的兴趣。”我们的肉体何尝不是它们的一部分。

 或许,有许许多多种类的昆虫,我们一生甚至从来都没有听见过或看见过,但它们却在地球上的某个角落无声无息的存在着繁衍着。我们不知道这种‘无’带给我们的是什么,有多大的影响和意义。要知道,它们比我们光临这个星球要早很久很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8905-1239178.html

上一篇:致谢中的记忆
下一篇:到一线去---实验日记

20 郑永军 朱晓刚 杨学祥 武夷山 范振英 杨正瓴 罗娜 梁红斌 黄永义 杜占池 吴嗣泽 段含明 邱星辉 孙颉 姚小鸥 王安良 朱朝东 王喆 邹桂萍 晏成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0 10: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