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出東方-MZLSHU(上海大學)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zlshu007 寧静致遠

博文

咖啡与酸奶-生活改变了你我

已有 3272 次阅读 2016-4-6 07:20 |个人分类:当时心情|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咖啡和酸奶这些我在高中之前几乎只在电视上、书本上看到的东西。

起初一直认为咖啡只有老外在喝,酸奶是城里人喝的。

咖啡

记不清何时开始喝咖啡。应该是到南京工作。

当时的感觉苦,开始喝不了这。

但是感觉读书、写材料,总得有个短暂休息或提神的东西。

茶,喝不了。多年的实验,我体会不到茶的韵味。

烟,不抽。

就剩咖啡了,其实当时有个疑问:这么苦的东西,怎么那么多人喝?

咖啡依赖的养成

初级:速溶,加糖加伴侣。

资深初级:速溶。

中级:速溶,一天2杯。

资深中级:雀巢一天3-4杯。或咖啡豆现磨的。

依赖症:基本不停很象那种烟瘾很大的人

            到个地方先找咖啡店。

            上次去苏州开会,我们在咖啡店喝了杯蓝山,学生他们吃点心的。

中度:女儿去年买了一小书包(不知道多少)那种星巴克的,现在所剩无几。

      喝了,基本不影响睡眠。 不喝严重影响工作效率。

       我估计,其实就是个心理暗示。

2006年-2009年,我们经常到许老师的办公室谈工作,他有个很好的咖啡机和咖啡豆。

他每次都请我们现磨的咖啡,满屋飘香。他也跟我们谈国外的那种咖啡文化。

后来知道我喝咖啡。再去的时候,就让自己动手,一般我得喝两杯(现磨的杯子是很小的)

国内的星巴克现在卖的所谓美式咖啡,搞了半天我才知道就是Black Coffee.

休斯顿MD的咖啡

其实很不好意思,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的咖啡是提供给研究生喝的。

在二楼的研究生上课的地方。我偶尔会跟着博士生们去喝。

据说系里有免费的,一直没有找到。

学术会议的时候,一般也是先喝咖啡,如果有点话。

主楼的下面有个咖啡厅。

回国之前,经常和Deng等一起去。

在那里聊聊我回国的想法,他的梦想,我们的梦想。

我的小梦想:搞个咖啡机,每天喝个现磨的。

一件小事

说起咖啡机,想起一件小事。

2009年到美国探亲,孩子妈妈在哈佛博后,我带女儿去度假。

买了个咖啡机回来,可是没有用多久,坏了。

就去和美国的超市谈。老外说,有发票没(就是收据,实际上)。

当然没有了,我又不报销,收据早没有了。

老外说,那这样,你将盒子拿来,我就给你退了。

难以置信啊!

后来真的退了,居然退的钱比咖啡机的钱多了一点,可能考虑一些邮费什么的。

这种服务的意识,我们确实差很多。

酸奶

直到那年大学两年级,我在南京化工学院的同学带我喝了一次,才知道世界上有这么个东西。

当时是在山西路广场,还有个三角形的尖顶建筑,喝了瓶老酸奶。

感觉就是居然这么难喝的东西,还要几块钱。

多少年去过了,在各种饮品中,我还是选酸奶。

这个不象孩子姥姥家,有个习惯每天早上一碗牛奶。

非常便宜,一买一大锅。

等到女儿出生,牛奶是必备的。无论生活是否开销顺畅,这个必须保证。

因此她也就是和牛奶长大的一代。

在南京,卫岗的牛奶,也有各种口味的酸奶。当年定奶可以送报纸的。

她和酸奶,我看看报纸。报纸看完了,在卖给废品收购站。

在上海,光明牛奶。不过后来基本是超市买的多了。

在美国的一段日子,感觉牛奶真的很便宜(5升,3-4刀。非有机奶),可以当水喝。

生活改变我们太多。喝牛奶,我们长辈是可以理解的。

起初父母看到我喝的咖啡这个东西很不理解:

既没有营养,也不是治病的要。

其实药(咖啡)不能停-以后依赖上咖啡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7522-968123.html

上一篇:也要五斗米-工资多少?
下一篇:这一去千难万险-大圣归来

11 张士宏 袁海涛 钟炳 郑小康 史晓雷 陆俊茜 刘钢 李宗昌 农绍庄 JIANHUN xliangg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2 06: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