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锋自然科学研究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yf1970 Hi, I am doctor Wang yu feng. Glad to meet you ~

博文

2015偶杂小集

已有 3364 次阅读 2013-1-7 15:40 |个人分类:自传|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新年, 人工智能, 隐士, 王玉锋, 2013

 

 

       记得曾看电视一情节——

    熬拜说:“大福晋令,杀!”万箭齐发,那个好人应声倒地……

    看了半天才明白,原来这不只是那个爱这个好人的女人的一个梦。她一心想为心上人报仇,为此她委身成了一个福晋、杀了大福晋。可是她在听弟弟和弟媳的讲话时,发现她杀错了人、报错了仇,真正指使人杀她心上人的,是哲哲。

  是呀,如果是我指使人干坏事,那是一定要遮遮掩掩、千万不让人知道是谁的,干嘛还要人家又没问、自己主动报上名去?这些人都被糊弄了。

 

 


 






  我乃性情中人,今天916分时突然想:我虽然喜爱书画,但只是自己弄弄,并不想让自己的书画流入市场。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这样想,大概这就是性情中人吧。这样也好,专家们不必担心会遇到不知是不是我的真迹的东西,少去诸多烦恼,这样可以过个好年。愿我尊敬的各路专家们快快乐乐、新年好!~

 

 

 

 

 






 

  世人忘了我吧,不必提我。我将继续我的隐居生活。不和外人打交道,不入各界,两耳偶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这样一来,倘有什么关于我的绯闻,大家尽可以笑听当茶趣;倘有什么关于我的事件,大家尽可以当听评书。至于我的真实生活,就不难想像:吃饭、睡觉、看书,并不和人商量事情,也不和人共谋事业。手中无权,无业在家;因为身体不便,所以并无密友和社交。独自弄弄花草、习习书画,买买杂品——其中不泛赝品劣货,但也自娱自乐,不怨不恼,平淡一生。呵呵~,别的家庭妇女过得,我怎么过不得?

  坊间传说很多。有人传说我对某学科有意见,这不是真的。我对任何学科都无偏见。我倒是在一个绝对意义上的、非公共场合,提到过这个学科的不足,所提到的问题,并无失误,这问题业内人是人人皆知,并非什么秘密。不想有人小事化大,弄到现在,美国一位世界最知名的科学界人士,也误信了此传言。这不好,特此声明一下。

  象这样的事很多,我都不想理会。想过平静、简单的生活。

 

 

 






 

 

 

  大学同学来短信,我正在大白天睡觉。很是不好意思今天睡到这么晚,以至于这么晚回复……。想起大学时光,我曾以全系第八名的成绩入校,后来身体不行,于是只好放弃高强度的学习、放松自己,成绩随它去。每天描眉画唇,倒也自娱自乐。累了一口气睡上两三天,直到睡得不想再睡。没人陪我玩,自己琢磨下一次以什么样的服装搭配、什么样的发型面世。以时尚达人的心情精心模仿电影明星的气质和打扮,幻想她上了身、附了体,呵呵,然后走出去看千万路人的反应,回馈自己的形象能得几分……。如此地闲杂了好多年,和我一直以来的名列前茅形成鲜明的对比。于是有人说,拿得起,放得下,呵呵~,不能学习我就做个美女,不能行走我就做个躺着思考的……

 

 

 

      不管是身体不好这样的天灾、还是枪打出头鸟这样的人祸。不管命运让我不得不做什么,若干年后,这一段经历必然会成为我的宝贵经验、滋养着我的下一个奇迹。哎,那些无理由地想让我不痛快的人看了后,会不会意识到给我安排让我不痛快的事情、其实都是在帮我呢?要是意识到这一点,我劝还是什么都不要做了罢。今天捧杀——捧多高我都接得着;明天棒杀——棒多痛我都忍得下;后天拿一大堆人的前途来要挟我,知道我有英雄情结,必然会舍身救人、满足他那目的——那又如何呢?此路不通有它路,我还是我,还是要忙许多有意义的事情。那些赞誉,只不过是烟花,美丽虽美丽,开心一下而已,开心能当什么?所以不必太在意~~。

 










 

 


           

           过年团圆,说孝道。

       我本来不想说到这个话题。这么一个美好的话题,被一些人炒得,让人不想提。


       我很孝顺。哦,应该说是很孝,“顺”字不敢当。如果顺父母之意的话,我应该现在呆在老家、天天不看任何书,不做任何事情,只陪父母说话聊天上街会友,东家长西家短,一边不停地干点家务,普通人可能觉得累,而在我,这简直就是度假。我没去享受那天伦之乐,我天天在拼命鼓捣我的事业,没日没夜,没顺老人之意。


       其实还是在顺老人意的。我这拼命,拼命赶进度,拼命想办法恢复健康,这其中有一份用心,是想早点完成手头这事,好得自由之身,回家陪父母。那几位调皮阻挠我的事业的小盆友,其实曲折地也阻挠了我之尽孝,知道不?该打屁屁。


             我说我很孝,因为,当年我靠借债过日子时,在那么艰难的时侯,也没有拒绝妈妈想买奢侈品的愿望。我节衣缩食,手缝自己和孩子的衣服,绞尽脑汁想着向谁可以借钱,却不肯降低孝的标准。这个没有几个人做得到,别看他说起来很动听,似乎他是一个孝道斗士一样,其实他绝对不敢跟我比孝——你有没有自己借钱维持生活、却给父母营造衣食无优日子呢?少有人 如此。我知道。我知道我很孝。我一直未曾说,是因为,就象我做其它事一样,我自己知道我是英雄,至于别人知道不知道,不重要。


             这事一直未曾提,前不久不经意提起一次,被老妈骂。老妈不愿意被人知道这些事,所以我不再提。可是后来我的隐私泄露,包括这一部分的证据。既然人人知之,我现在提之,也就没什么顾虑。


            题外话:别人隐私泄露,大多天灾人祸,可是我没什么不能公开的。除了个别人理解力有点偏、有点烦,其它没什么。


            话说回来,我一直是家里的孝道领头兵。老人嘴上不说,我可知道这一点。这十来年,我不挣钱,所以我不再那么争先进,退而争取不掉队。只要是哥哥姐姐做到的,我都做到,虽然我在经济上没法和他们比,但我并没有降低标准。没有,我仍然做到了和大家一样。除了上次老爸住院,我身体实在不行、未能成行,但说好我是一样地出钱的,除了这一次我少付出了一次陪伴,其它我就没有少付出过什么。我就是这样,苦自己,从来不苦别人,包括父母。即便现在没寄钱,也没比别人少拿一分钱。记住这个原则,你就不容易被一些人的想象所忽悠。别以为我这十几年太忙就“没做”什么,先想想我是否真地“少做”了什么?注意逻辑思维。


            以前有一个邻居被人背后说未尽责,说未及时提醒人家孩子最近学习没用功,这是她的一大罪......,我听得实在是烦,便质问:为何不同样如此指责其它邻居?为什么你认为她有责任做此事?事实上,她欲言又止,终未出口,恰是顾虑到两家关系不那么熟。挑理不可以挑人家没做到什么,人比人气死人,谁都有做不到的,这没个头儿。要想挑理,只能挑人家该做什么做得不够好。要非想挑人家没做什么,那也必须对同样条件的人、同等对待。这个人情道理许多人都论不清,搞得天下不太平。我知道那个邻居被挑理,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有人想攻击她罢了,打了个旗号,糊弄了不少人。我是研究逻辑的,所以,呵呵,别看我岁数小,糊弄不了我。三峡可以有无穷无尽种可能给世界带来灾难,但当你把它与其它同等规模的水库放在一起来看时,你的忧虑才不会给它带来灾难,呵呵~。


           话说回来,虽然身体太差,不可能出那么远的门,但是我曾把父母接来过、住了一段时间。在我的带动之下,姐姐也接父母去住了一段时间。看看,我当时身体那么差,之前天天卧病在床,为了父亲开心,硬生生用健康人的标准来高要求自己,去尽可能地满足父母的愿望。有人看了,会不会落泪呢?小时侯邻居们说,看看人家的孩子,怎么那么孝顺。我感动过许多人,去问我的同学们的家长们,你就知道拉。


            不想多说什么,总之,在紧张忙碌地工作之余,我欣慰于我并没有少付出什么,我仍然可以说我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不同在于,小时侯可以当之无愧地说是孝道小标兵、孝道劳模,现在则只能说是尽职尽责,尽够了义务。


            孝这话题已被人弄得让人不舒服。看看,为了写这个,我好不容易做的饭凉了,饿着肚又要晕,哎——。


            亲,我知道你很孝顺,那么,你是否肯帮我尽孝?是否肯成就我的孝?——我是说,不要给我捣乱啦,让我顺利结束手头工作,能够回家去陪我父母。这样天天胡闹,何时我才可以回乡陪父母?







  我乃一隐士,和谁都不相干。外界传闻与我有关的事情,凡是不好的,都是假新闻。我个性洒脱,并不喜爱介入俗事。吾虽然爱诗、并写浪漫诗,却生活严谨,中规中矩。除了书本、知识,其它并非我之追求。吾愿“寂寂寥寥玉锋居,年年岁岁一床书。独有故乡油菜花,飞来飞去满梦裾”。此话来自于卢照邻《长安吉意》,意思是说,“在繁华纷扰、竞相倾轧的长安城内,自己甘于冷落,象汉代扬雄那样,生活在书卷中”,还能享受梦中故乡油菜花的芳香,呵呵,吾愿如此,吾也做到了。


  文人们大多爱归隐。我目前的这种归隐状态,并不是现在才有的,早在读博时,我就天天如此。虽然外界关于我,天天有太多故事,但是其实我一直在隐居、隐了十几年啦。关注我的人,都知道。

 

 

 

 

 

 





 

 

 

           早晨经常听到鸟儿飞落窗外的足声,我捧了一把米放在窗前。第一次捧了只是一小把,鸟儿很开心地吃了,还拉一小屎,标志着这地盘是它的,以后再有奇迹出现,都归它别人不许抢。第二次我高兴地放了一大把,许多天过去了,鸟儿丁点没动。大概是心里起了疑,怀疑我是想诱它、捕它。

 

           看来鸟儿的方位识别能力不够强,反正没有猫儿强。后窗的鸟食儿不敢吃,前窗的就敢吃,看不出前窗、后窗都是我这一户的么?倘若是害你,怎么又会宠你?别信直觉~

 

           猫儿就厉害。有一次我对一只学了声猫叫,它就追上六楼、在几个门中,认定了我是这个门的、抓门非要我出来。

 

 

 

 

 

 

 

 

                                         

 

 

 

2015,愿生活更简单些

愿大家都开开心心、幸福美满!~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7950-650614.html

上一篇:收藏很好玩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1 07: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