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zoMEMoir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enyuan6756 清谈误国 实学兴邦

博文

暹游记——曼谷,大城纪行之一 精选

已有 4227 次阅读 2016-9-27 06:20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游记, 泰国, 曼谷, 大城

启程

  佛历二五五八年,西元二零一五,一六之交,我再一次踏上了参访泰国的旅程。旅行本来包括曼谷,岜提亚与大城,中途生变,十日之内两飞曼谷,可谓非常任性之旅。同行者印度人阿斋(Ajay Giri PrakashKottapalli),波兰人波兰斯基(Baranski Maciej Kamil)。

  十二月廿六日傍晚,自新加坡飞曼谷。不知是什么气象原理,飞机下方的云彩似乎演化出了周期性的,一亩又一亩的云田,随着飞机前行,那结构却也慢慢散乱了。夕阳逐渐染上每一座云头,明与暗的界线掠过大地,飞机闯入黑夜,跃过灯火连绵的曼谷湾,最终抵达曼谷。夜空下的曼谷,一片金光闪耀,好像圣诞树缀着一身灯网;路上的车流,像是微流道里流动着荧光颗粒。自素万那普机场(SuvarnabhumiAirport)乘机场轨道城市线(Airport Rail Link City Line)抵达披耶泰(Phaya Thai)地铁站,换乘突突车前往位于拉塔那克欣(Rattanakosin)老城区的SS旅馆。突突车飞驰在大城路(Sri Ayutthaya)上,因为圣诞,新年和泰皇的寿诞,大城路满街金色灯彩流光飞舞。我们在飞机上是否也看到了这条闪亮的街道?我们的突突车是不是也变成了某位旅客眼里的一点荧光?

    曼谷有一个世界纪录级的长长的全称,长到成为一首歌的全部歌词。她的罗马全名叫做“Krungthep Mahanakhon BovornRattanakosin Mahintharayutthaya Mahadilokpop Noparatratchathani Burirom udomratchaniveymahasathanAmornpiman Avatansathit Sakkathat-tiya-avisnukarmprasit,译成汉语大概是“因陀罗所赐俾湿努坎所建,仿拟天神统领之天庭之皇宫之所在,极乐无忧之九珍宝蕴藏之世界之端丽宏富之都,坚不可摧之因陀罗神之大城,绿玉佛祖所居之无上天使之城”。泰国自从成为一个独立王国,先后经历四个朝代,均以首都为名,分别是素可泰(Sukhothai)王朝,大城(Ayutthaya阿育塔雅)王朝,吞武里(Thonburi) 王朝和曼谷王朝。1350乌通王(King Uthong)在湄南河(Chao Phraya River)畔的大城建都,开启大代,1767大城被缅甸军焚毁。郑信大王(Taksin)抵抗住缅甸军,南湄南河下游的吞武里地方建立新都。郑信后来被杀,他的义子昭披耶却克里(Phraya Chakri)夺得王位,开启曼谷王朝,史称拉玛一世(King Rama I),拉玛一世将都城的中心从湄南河西岸的吞武里迁移到东岸的拉塔那克欣,现代曼谷的城市规划,既是以拉塔那克欣为中心,沿湄南河向东西展开的双翼。


考山路

   波兰斯基早一星期开始在柬埔寨旅行,我们来到SS旅馆时,他已经入住了,店家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走廊里充满了俗气的装饰物。稍事休息,三人结伴到考山路走走看看吃吃喝喝,考山路是曼谷的背包客一条街,街边背包客栈与酒吧林立,我们捡了一处酒吧坐下,点了啤酒,木鳖果汁与泰国菜,啤酒明显是稀释过,木鳖果汁生涩难闻,大家并不满意,于是在我的建议下来到网上评价不错的冬阴功店。曼谷的街道,永远是一条主路上枝生出很多小巷,冬阴功店占据了一条小巷,门面不起眼,进去后却别有洞天,从主干道的噪杂商业气瞬间变成富有创意的考究酒吧庭院。店快打烊,只有我们仨,点了三杯啤酒,一份大虾冬阴功汤,三只大头虾,很多菌类,汤的味道酸辣浓郁,不像在新加坡吃到的冬阴功汤,强烈但嫌刺激。阿斋觉得不尽兴,在他坚持下又捡了个还在装修中的酒吧坐下,阿斋疯狂地点了5升的啤酒塔,啤酒塔端上桌时,邻桌的洋人也要惊叹一番。阿斋本来就不胜酒力,又是个印度教徒,他的严格的宗教信仰往往让他对于小小的破戒深感罪恶,每次喝完酒的第二天他必然会身心双重受到打击,发誓再也不喝,但是下一次旅行总还是他第一个怂恿大家一起去酒吧。波兰斯基只是不大说话,在一旁微笑地看着我们两个亚洲人斗酒。酒到微醉,回到旅馆歇下不语。

善见寺(Wat Suthat苏泰寺)

   从旅行的第二天起,我就意识到阿斋,波兰斯基和我的旅行观念十分不同,我是一定会把旅行中的分分秒秒充分利用的人,仿佛觉得这就是今生唯一一次造访此处的机会,一定要尽量多参观一些地方。而他们的态度就很消闲,不过随便走走看看,当然也是昨晚醉了酒吧,九点了还懒在床上。我于是独自出门拜访近处的寺庙。穿过Trok Sake运河,走上Phra Sumen 路,先是很多珠宝店,招牌上往往汉字书了大陆已不太用的“璇行”。经过一个大寺院(Bavorn Niwet)和一所大学(King Mongkut University)后右转,迎头有民主纪念碑,再向前远远的就是善见寺标志性的21米高的红色大秋千(Sao Chin Cha)了,早年间庆祝婆罗门节日的时候,会在一根25米高的杆子上挑一袋钱,男青年们会荡起秋千去抢钱袋。

      善见寺庭院全以大理石铺地,当中一个维罕(Viharn)大殿,周围有二十八座中国石塔守护,四角点缀八匹铜马,还能看到很多闽派石雕人像。四围的走廊里排满了150座佛像,当时廊里摆着许多桌子,桌上卷宗堆满,僧人们忙碌地批写着。空气中弥漫着大殿里传来的悠悠梵呗,天空中浮着些云彩,云彩遮蔽太阳,却从云朵的空隙里撒下些阳光,天光云影,与庄严的佛寺交相辉映,一片吉祥。遇见一位拾荒的老婆婆,在院子里虔诚地拜拜。绕寺一周,进入寺中,寺中安放一座神态庄严的佛像(Phra Sri Sakyamuni Buddha),来自大城的玛哈泰寺,佛像基座安放着拉玛八世的骨灰。


金山寺(Wat Phukhaotong & Wat Saket)

   出善见寺,上公司廊路,沿路都是些礼佛用品店,向东过运河,街角丁丁当当响个不停,只见黝黑健壮的一女两男挥动铁锤,在铁砧上敲打佛钵,转向北,打金声渐远,而高耸的金山寺愈发近了。金山寺仿大城金山寺建造。拉玛三世始建,由于土质原因塌掉,拉玛五世加固后重建。烈日灼人,两条三百一十八级山路盘上金顶,沿途有些彩塑的景观,比如天葬台上秃鹫啄食剩骨,看着逼真吓人。道路一旁有些铜钟铜磬,行人路过不时敲出声音。山顶可以看到很不错的曼谷全景,大皇宫,郑王寺等清晰可辨。在寺中喝一壶绿茶,加上寺中穿堂的好风,暑气全消。再上层楼,来到金顶,很多泰国民众手捧信物,绕舍利塔祈福。


Yai 运河游

    下金山返回住处,阿斋与波兰斯基懒洋洋地刚起来,我们开始了下午的老城之旅,沿Sam Sen路一路向南,沿途摊贩不断,各种各样的小吃,几乎看不到重样的。本应沿着皇家田广场一路到卧佛寺,我们却错上了Atsadang路,走了一段并不见寺庙踪影,于是拿出地图查看,这时一个当地人走上前来,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问我们要去哪,我们说是卧佛寺,他介绍说,今天是重要的祈福日,很多泰国人会坐船沿Yai运河去到坤禅寺(Wat Khun Chan里祭拜九面佛,非常热闹,听说我是中国人,他忙插话说自己的妈妈是上海人,嘱咐道:你们若是坐船,不要坐私人的船,而是应该到Rajinee渡口坐由当地警察局经营的渡船,他又补充说从这里到Rajnee 渡口突突车讲讲价也就20铢,他连声抱歉“我的英语不好,祝你们新年快乐”,我们三个人忙着答谢了很久他才笑着,鞠着躬离开。

    当一个人对你热情到有些假的时候,那很可能就是假的。我们走不几步,一个突突车跟上来,问一下到渡口多少钱,回答20,我们上车来到渡口, 那里早有人在等待客人订船,砍价后三个人乘一艘长尾船,驶入Yai运河,船停在运河中央,有人划着小船来兜售小商品,我们这才彻悟一切不过是精心编排好的一个商业计谋。船行到坤禅寺,那里还在建设,有一尊造型拙劣的九面佛和许多花花绿绿的动物雕像,在船上感受一下吞武里也还不错,只是因为感到有些受骗,心理怪怪的。


卧佛寺(Wat Pho,菩提寺)

    船绕行一周停在Tha Tien渡口,我们直接走进了卧佛寺。卧佛寺1788年由拉玛一世仿大城菩兰寺而建,该寺的亮点是西大殿里睡着的一尊46米长15米高的金色卧佛,展示了佛祖臻于涅槃的状态,大佛高与殿齐,身躯被柱子挡住,不能看全,大佛足印黑漆,用珍珠母镶嵌出一百零八吉祥图样。寺内墙上画满壁画,门板也是精美的珠贝镶嵌。



    卧佛寺有偌大地一片塔林,共有九十九塔,好像众多合十的双手。最高的四座斋滴尖塔纪念却克里王朝的先四代君王。代表拉玛一世的中央蓝色斋滴内藏有来自大城大觉寺的大觉佛像。斋滴镶满陶瓷花片马赛克,无数瓷花在夕阳下熠熠生辉。寺庙的排亭中刻有大量碑文和人体图示,记述古代医学知识。卧佛寺是泰国的传统医药中心,至今仍是泰国最知名的按摩学校。


   

    东院的大殿供奉大城禅定佛,座下有拉玛一世骨灰。该寺中国雕塑众多,有时会让人觉得是在福建寺庙里,明代暹国华人用粮船向中国运送大米,他们回国时会在船上装石像以压舱,而这些雕像南来后就散布在泰国的宫室庙宇中。


郑王寺

   出卧佛寺,在Tha Tien码头乘渡轮过湄南河到郑王寺。郑信大王率兵来到吞武里时,首先看到此寺,正值黎明,因此又名黎明寺。郑王寺一座六十七米高耸主塔,分成三十三级,代表佛经所述种种境界,基座安放拉玛二世遗骨。塔身的花样都是用运输途中的残破瓷器碎绕而成,倒是个废物利用的巨大工艺品,花样近看极粗,相比之下,卧佛寺都是定制瓷片,比郑王塔的装饰效果要齐整精工得多。

恰图恰周末集市(Chatuchak Weekend Market)

    游完两座寺庙天已黑,我们乘坐地铁,从最南端的华南蓬火车站坐到最北端的恰图恰周末集市。这里分布着15000间店铺,大都已经关门,只有沿街摊位卖些衣服日杂。有些摊位炸了大盘的昆虫售卖,客人点一种昆虫,店家就抓一把在塑料袋里,喷上盐水,撒一点调料。我点了一份蚕蛹一样的虫子。坐进一家街头餐馆,店主递过来一个英文菜单,蛮贵的,不一会又来了一伙客人,他们得到的是另一份只有泰文的菜单,简单一瞥也看得出价格比我们的便宜很多。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785-1005285.html

上一篇:工匠造诗——博士僧
下一篇:暹游记——曼谷,大城纪行之三

9 谢鑫 强涛 孙颉 黄永义 莫燕 李土荣 shenlu xlianggg zjzhaokeqi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7 05: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