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ICE0396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LUEICE0396

博文

老博士的二〇一九 精选

已有 7056 次阅读 2020-1-1 16:03 |个人分类:感悟|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年末,侃侃科研,唠唠生活,谈谈梦想。


科研·山重水复

坊间常言曰:论文之于博士,犹子嗣之于妃嫔也。

后宫母凭子贵,博士以SCI才有话语权。在校期间如果没有论文简直是:惶惶终日搔更短,凄风苦雨夜难眠。这情况到博三更甚,延毕未疯的已然封神。

有了论文,你就是五竹,可以专打大宗师;你就是金角大王,任何学术修罗场中都可以嚣张的: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有了论文,评优表奖纷至沓来,名利双收。他日踏出校门,这便是你头顶的光环,谋生的敲门砖和讨价还价的底气。只可叹声势浩荡的“破四唯”,任重道远,口号还需再响些。

二〇一九磕磕绊绊的科研,可谓是一步一个坑。八个月筑起的空中楼阁,倏忽间,忽喇喇似大厦倾,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一个试验反反复复六次才成功,证实了“分子生物学实为玄学”的玩笑话,但那一刻似乎爱迪生附体,重合的碱基序列就是那灯丝闪耀出的光芒。一篇论文敲敲打打,修修补补做了两年,才算尘埃落定。

叹时光之匆忙,碌碌三载,“子嗣”单薄。二〇一九似乎可说的也就只有一篇论文而已。虽然今年SCI论文实现了零突破,可是并没有预想的欢喜,所谓的欢喜早已在每天的等待与失落中消耗殆尽。做科研已是道阻且艰,单这论文投稿过程便是十月怀胎。战战兢兢,问世间,多少求子若渴,又有多少胎死腹中?

吾家大宗师言曰:心定则事圆,要沉得住气,沉得住气方能成器。自古成大事者皆是如此。科研如此,种地的科研更是如此。

搞科研就像两个人谈恋爱,需要有反馈,正反馈多了,便进入了良性循环,两个人的关系便会亲近,而科研则会越来越有信心。然而,科研之路上的“山重水复”永远多于柳暗花明。所以,我们要做到:We are all in the gutter,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即使身在阴沟,也要学会仰望星空)。

生活·老驴拉磨

二〇一九的生活很规律。

看到网上吐槽“996”的,我们“8117”的说啥了?“707”的又说啥了?。

吴明珠院士说过“瓜种到地里,它没有周末,你也没有周末;因为瓜一直在长,所以你要每天去看它”。其实不只西甜瓜是这样,这应该是所有搞栽培实验的日常吧。别人的校园生活可能是宿舍-食堂-实验室的三点一线,作为涉农的研究生还要加上田间地头。校园就像一台巨大的织布机,我们就是游走在上面的梭子,每天围着自己的试验“四点一线”。尽管每天穿梭,但依然不确定三四年内能否织出一匹粗布麻片,且不奢求锦缎绫罗了。

除去科研,生活所剩无几。有时候觉着自己是从中原流放到关外的囚徒遗民,在这里面如老驴一般一圈又一圈的拉着磨盘,画地为牢,门敞开着,却很少踏出。

山清幽,海碧蓝,田野和诗总是那么遥远。

有时会顾影自怜,但是抬头望月,想起远方的爹娘。即便我“8117”也抵不上他们的日夜辛劳;即便我“707”也追不上祖辈老去的时光。想想他们,顾影自怜是何其羞愧?

夜晚回去的时候,不管多晚,总会遇到拾荒者。我时常在想,我们有什么区别呢?同样的在黑暗中摸索,我们都是拾荒者。不同的是他们总可以摸到瓶子索得纸板,而我总是一无所获。

 

你有多久没有看一场电影,没有一次旅行?

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空,谈一场恋爱了?

你有多久没有与人敞开心扉,开怀大笑了?

你有多久没有联系曾经的挚友,陪陪父母亲人了?

 

梦想·辗转反侧

高考前夕,让我辗转反侧的是一道选择题。

当老师,还是学农创业?

当老师,教什么,怎么教,怎么与学生相处?甚至怎么批改作业的细节都有所想象。学农的梦想源于生物课本的延伸阅读,至于创业,种什么,养什么,怎么能把乡村资源利用起来?甚至看大门的人选也有想过。许多个夜晚,黑、白天使就这样斗法论剑。

二〇一九年最喜欢的综艺是《舞蹈风暴》,原因不仅仅是舞者高超的水准,更重要的是感动于一群年轻人拼搏向上的激情,对舞蹈的挚爱,对舞台的向往和对梦想的执着。二〇一九的眼泪大都奉献给了这群人。眼泪因共情而生,触动泪腺的却是心底的柔弦。审视自我,青年人的激情在哪?对科研有多热爱?做科研是我的梦想吗,向往科研的生活吗?

二〇一九年偶然知道了李子柒,看了两本关于“山居”的书,对之喜爱已在《那片山》中表露。挥之不去的那片山,桃林松涛的生活,那一汪水,那一片山坡总在某一个黑夜让我辗转难眠。我时常在想,这些改山造水念头的根源在哪?是少年的山居经历?是血脉相承,来自父辈的遗传?

十年前,选择了农业,读硕攻博走到现在,黑、白天使或许打成了平手。日后,做一名教农学的老师也未尝不可。

可即便黑、白天使握手言和,红天使和蓝天使已经在云顶斗法。

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俗话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

俗话又说:先毕业再说。

 

用一年时间去考虑清楚这些纠结的问题。二〇二〇更努力一些,更顺利一些,更从容开心一些。

 

感恩二〇一九关注、关心和帮助我的每一位亲人朋友,老师同学,谢谢你们!二〇一九年听的最多的是程派《锁麟囊》,就以“大团圆”一折送给大家,迎接更美好的二〇二〇吧。


这才是今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

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

柳暗花明休啼笑,善果心花可自豪。

种福得福如此报,愧我当初赠木桃。

注:

996:九点上班,晚上九点下班,一周六天

8117:八点上班,晚上十一点下班,一周七天

707:七点上班,晚上凌晨下班,一周七天

本文在【李书生】微信公众号首发,本网同步更新!敬请搜索关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63057-1212414.html

上一篇:那片山

32 郑永军 木士春 黄仁勇 武夷山 高建国 刘志平 张士宏 杨顺华 黄永义 李桂顺 史发年 吴红淼 徐耀 左小超 王兴云 高江勇 杨金波 孙颉 郑强 吕泰省 王卫 李侠 周露 韦玉程 韩晓阳 李曙 贺玖成 段含明 张忆文 郁志勇 罗鸿幸 王生亮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4 14: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