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大蓝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tzschia 重要的不是生活得最好,而是生活得最多

博文

人生脚本

已有 1810 次阅读 2020-12-9 10:40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之前看到一个问题“你的人生脚本是什么”,当时还有点模模糊糊,现在对自己多了一点点认识。我的人生脚本很简单,因为我的人生经历本来也不怎么复杂。一直以来,我都披着一层外衣,在人们看来,我体弱多病不堪重负,同时温柔善良值得同情。很小的时候,我就学会了卖乖讨大人欢心,长大了一点点就是卖惨扮可怜相,这样不但能吸引异性的关注,同性似乎也不反感。直到有一天我终于忘记了我内在那个强大的自我,我变得真的虚弱不堪,在十几年前的大学校园里,如果你看到一个含胸驼背走路的女孩,眼神飘忽不定,神色暗淡,那可能就是我,在二十岁出头的年龄就已经老去。

不幸的是我还读了一些书,知道人生有若干可能性。人最痛苦的并不是没有选择,而是你知道条条大路通罗马,而你必须抓住自己的头发从泥沼里挣扎起来,对抗身体里那种类似DNA的惰性。

这种说白了就是强大恐惧症,大多数人身上都有的一种特质,它并不妨碍大多数人成为一个独立心理健康的成年人,但它对我来说是致命的,我的一生差不多都在扮演这种角色,消极被动,等着被人照顾,认为竞争是可耻的,强势的人不值得交朋友。

心理学家认为当潜意识被呈现的时候,命运就会被改写。当我意识到我可以改写我的人生脚本的时候,首先我感到非常欣慰,我不再像过去那个苛刻的自己,意识到自己的软弱之后第一个感觉就是无地自容,现在我终于学会了中正地看待自己,尼采说人生是一座桥而不是一个目的,假如人生是一百年的话,还没走到桥的中央谁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呢?我二十岁的时候看到三十岁的人觉得他们太可怜了,都三十了太老了。现在我马上四十岁了,三十岁这十年其实是我前半生最好的一段时光,前几天遇见一个四十四的女人,她说四十岁其实也挺好的,甚至比三十岁还好。我的工作搭档比我大五岁,也是四十四岁,状态也很不错,用她的话说就是比二三十岁的时候多了许多底气。我由衷地感谢她,经过她不停地点拨,我终于学会了为自己争取一点点的利益,现在的年轻人喜欢刷存在感,我一直不明白存在感不是与生俱来的吗?其实我也就这几年才意识到自己是真实存在的,我不单单是某个人的女儿,也不是只是某个人的妈妈(虽然现在经常被别人叫留真妈妈)。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我跟大学班上一个男生要举行婚礼(这哥们最近刚跟我联系过一点工作方面的事情,大概是这个原因吧,我们从没有过任何感情纠葛),我已经穿上了婚纱,还没有做头发和化妆,正在发愁是自己化妆还是出去请人帮忙化妆,我同宿舍的舍友出现了,她并没有对我说什么,我突然意识到还没有通知到班里同学来参加婚礼呢,于是我在手机上准备在大学群里@一下大家,一开始是怎么搜也搜不到班级的群,后来好不容易搜到了,却很难输入信息,后来消息发出去了,然后收到的回应让我感到非常不舒服,具体我都忘了是些什么信息,反正不是什么祝福恭喜之类的话。这其实是关于我在大学班级里很没有存在感的一个隐喻。为什么我会想在梦里成为一位新娘,大概新娘就是大家的焦点吧,说明我的潜意识里是渴望被大家看见的。这个男生在班里还算是受欢迎的,我可能甚至希望通过另外一个人间接地提升我在班里的受欢迎程度。

醒来后这个梦依然很清晰,首先我觉得梦中的自己有点愚蠢,存在感这个东西从来都不是别人给的,它一直就在每个人的心中,我们只需要重新感知它。我还回想了一下我自己的婚礼,我一直对外说我们没有什么婚礼只是登个记发了点喜糖,其实在老家我父母给我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仪式,还请来了阿訇,当时几乎所有能来的亲戚也都来了,只不过在那场婚礼上主角仍然不是我,也不是新郎,而是那些亲戚们。这大概是所有农村女孩子的一种宿命,我也不必哭天喊地叫屈。心中没有自我的人是可悲的。

想起父母,想起原生家庭,有些时候还是感到怒不可遏,主要是觉得有些事情他们可以做得再好一些。现在为人父母,我才明白那样并不容易,我也许可能是比父母那一辈更加糟糕的父母。比如我知道对孩子发出积极的期待很重要,还是忍不住对他做一些负面的评价,有时甚至莫名用一些很糟糕的方式让他伤心。一方面我对父母的教育方式深恶痛绝,其实潜意识里我是有部分赞同的。认识这一点,我非常不确定,因为它是从恋父情结中总结出来的。在我十几岁情窦初开的年龄,我喜欢少年维特罗密欧还有贾宝玉之类的男人,这些其实都是我父亲的原型,温柔谦让与世无争。等我到了二三十岁心理各种防御机制开始建立起来之后,我意识到恋父情结的可耻,我开始欣赏一些野性十足的男人,比如《飘》的白瑞德,还有海明威和杰克伦敦,美剧中各种放荡不羁的男主角,西部牛仔,不喜欢看韩剧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里面的男性太有母性。但是我的潜意识并没有发生本质的变化,所以我选择老公的标准还是以父亲为原型温润好脾气的男人。认识到这一点对我最大的帮助从此我可以用中正的态度对待父母所代表的原生家庭了,保持态度中正很重要,不仅可以避免情绪泛滥,也能促使做出一些有效的行动来改变现状。

万物皆有裂痕,伤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在不可知的边界之外,我确定有一个善意的你在读这篇文字。在这个黑天鹅层出不穷的年份,希望有更多的丑小鸭发现自己的美。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1002-1261716.html

上一篇:午间小记
下一篇:五年之间

4 郑永军 尤明庆 段含明 孟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30 09: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