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pemail

博文

栅栏树

已有 751 次阅读 2020-5-26 07:04 |个人分类:散文广场|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栅栏树

                      1

一地散乱的黑桑葚。

地面黑黢黢的。

黑色地面旁边,停放着白色小轿车。车门开启,一位裙装女子走了出来。她没有进入旁边中医院大门的意思。她仰起头,似乎是在对着桑树说话。

镜头旋转三十度。

中医院三层楼的外置铁楼梯上,另一位穿病号服的女子左手扶栏杆,右手摘桑葚。她隔着桑树朝下看。从第二个女子的角度,或许可以从树和楼的缝隙里看到桑树下的女子。

假定,楼梯上的女子是一个在医院里躲清静的轻病号,晨练之后刚从楼顶的天台走下来,就接到了电话。

楼下的女子是她的闺蜜,是来看望老同学的。老同学说:“让你品尝尝,我亲手摘的桑葚。”

微风掠过。成熟、半成熟的桑葚扑簌簌摇落在铁栅栏上。桑葚们欢快地弹起来,跳到楼下嬉笑着的女子身上、跳到轿车上、愣头青一般击中低矮的冬青树、跌落在撒满是桑葚的地面上。

桑葚们汇合了,队伍更加壮大。

                       2

桑树和柳树都在铁栅栏里面,距离很近,枝叶却不交通。柳树在桑树的南侧。桑柳似乎有竞争的关系,它们都想获取来自东面的阳光。西边,是高大的塔楼,夕阳也不可能照射它们的。它们只有在早晨,可以互不相让地获取各自的阳光。

柳树与泡桐隔着铁栅栏,相距几步之遥。柳与桐躯干相隔,枝叶倒是可以沟通的。从东侧高层建筑的缝隙里透出的朝阳,同时为柳树和泡桐沐浴。风起处,泡桐的欢歌与柳枝的婆娑起舞是是轻柔的、是和谐的,宛如一对儿琴瑟。树的天籁之音,唯有柳与桐可以辨析与解译吧?

柳枝上留着桐花;桐叶上粘连着柳絮。略显妒意的风和雷阵雨,也不能完全消除桐花柳絮粘连的痕迹。

夏天,会有无名指粗细的虫子,从巨大的泡桐叶子上跌落,掠过细长的柳叶。虫子的使命,似乎是快递某一种只有泡桐和柳树明白的讯息。而柳树慢递的媒介,则是一种身材修长的虫子。这些细虫儿,可以轻松穿越泡桐叶子上的巨大虫洞。

泡桐树上虫子落地的声音,比桑葚落地的声音更响亮、更有力。

远远地看上去,桑葚酷似虫子,不会蠕动的虫子。

                       3

铁栅栏,隔开了高大的桑树和低矮的冬青树。四季皆绿,经常被园丁修理的冬青树除了忍耐人类的铁规范,还需要忍受同为植物的桑树的“隔空压迫”。桑树,年年贡献桑叶——传说中的丝帛之源,这为它博取了好名声。桑葚也是它的贡献,无私的贡献。贡献和污染是无法分割的。只要是它可以覆盖的空间,桑葚的颜色就是主色调。无论其他事物的本色如何,都无法避免被一染即难清洗的深色左右。桑树,成为一种善恶交融势力的象征。善霸、恶霸,都是它。连小区的管理人,都无法决定是不是该除去这施恩于人也恼人的桑树。酸甜的桑葚,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品尝到的。一旦彻底消灭桑树,这种福利也将消失。除非,像前些日子那棵高大的榆树——狂风拦腰折断了它。它的继续存在已经没有意义。榆树远离铁栅栏;而桑树紧靠铁栅栏,躯干在栅栏里面,枝条伸到了外面。冬青树,也靠近铁栅栏,却不可能把手伸入栅栏里面,也不可能与栅栏试比高。

铁栅栏。里面两棵树,外面两棵树。处境各不相同,可以演绎出不同版本的故事。如果加上各种人的介入,比如路人、比如园丁、比如病人、比如探视者、比如医者的光临,就可以生发出更多版本的故事了。

隔着桑树对话的同学,不过是一种特例。

是她俩介入了桑树的生活,也可以说是桑树曾经不由分说地介入她俩的生活。

还有那,一直保持沉默的铁栅栏。既隔得开她俩,又不能完全隔开。

(籍利平。北京海淀。2020-05-26,晨5:30——7:00。)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5-1234959.html

上一篇:珠峰高程测量中的重力仪?
下一篇:警惕影响因子颇高的水刊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8 11: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