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pemail

博文

他为何把书记告下来了(外一篇)

已有 1030 次阅读 2018-8-8 09:47 |个人分类:小说场|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他为何把书记告下来了?

 一个普通党员,一个普通的退役军人,为何有那么大的正能量?

为何告倒了所在支部的书记?


因为他行得正,人正不怕影子歪。


事情是这样的:上级领导参加的某支部党员大会上,征求合理化

建议。刚刚卸甲归田不久的他,提了一个合理化建议——垫平村

南的道路。这个建议落实起来不难,用不了几个劳动力(工天)。

建议得到了多数人的赞同。

过了几天,这个支部突然公示了一个最差党员名单,他赫然在列。

他,还是从别人那里知道这个公示的。

他找书记说理,被蛮横地顶了回来。他到乡里反映情况的路上,被

书记的几个亲戚拦住了。威胁他说:你要是再上去说书记的不是,

看我们不揍扁了你。

他不甘示弱,回答说:来呀!别看你们人多,邪不压正!今天你们

只要不把我打死,我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连你们的后台也一起干掉。

他并不是虎背熊腰的人,也是一条五尺高的汉子。

他亮了几个军体拳的动作。几个痞子一看,都愣住了,没人敢动了。


他没有罢休,直接到县里如实反映了情况。

很快,乡里就来人,宣布撤了那个书记的职务。


过了一些日子。他发现村南的道路,又不平了。就回家拿了铁锹。刚铲了

几铁锹的土。“退役”书记就过来了,恶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好似《狂人日记》

里面的“赵家的狗一样”。不一会儿,现任书记,也是一个退役军人过来,

笑呵呵地说,某某某说你动了他家的土,去我那里诉苦了。


他毫不客气地说:放他妈的狗臭屁!他这是没事找事!我铲的不是他家的土,

垫的是大家的路,又不是自己的院子。你让他自己来跟我说,看我不用铁锹

劈了他个狗日的!


现任书记说:还是你厉害,你厉害!

*****************************************************

                      小个子如何战胜了两个大汉?


    话说,太行东麓的平原村庄里,住着同姓的许多人家。

     有一家,老大曾经当过村里的书记(后来触犯了刑律,进了班房,却学到了酿造

食醋的技能)、老二、老三都是一表人才,原先都有工作,也成了家。不知什

么缘故,老二、老三的(临时?)工作都丢了,老婆也都改嫁了。两个二茬光棍汉,

守着一个老寡母度日,日子倒也不算艰难。

     大约是八十年代末期,F成了老大、老二老三的新邻居。老大倒是没有欺负F。

老二、老三多半是出于无聊,看着F个子小小的,人也蔫蔫的,就经常拿人家

寻开心。

    F家在南边,老二老三家在北面。中间,隔了一块空地。村里人,管这样的空地

叫“隔栏”。隔栏比较大,一小半归张家、一大半归了老二老三家。F在房顶上

晒粮食,经常会有麦粒、棒子穗、谷穗等掉到北面的隔栏里。F下去捡东西,被老

二看见了,就取笑一顿;被老三看见了,也是戏谑一番。

翻来覆去,搞得F很郁闷。知道他们是无聊、是没事找事,也说不过他们,就一忍再忍。


这一天,F在房顶上晒芝麻。突然间,起了一阵南风。把F 的芝麻秸,多半席卷到了

老二老三的隔栏里。老二老三,也不知怎么那么脆,都看见了,都来看热闹,都来

取笑F。


F 也不愿意和他们多理论,只顾埋头干活,心想赶紧把芝麻秸挑回家,不搭理他们。

不搭理不行啊。他的三齿粪叉刚挑起一团芝麻秸,老二就凑到了F身边。老三呢,也

凑了上去。

老三不光嘴碎,手也有点欠。他伸手去夺F的粪叉。F是个专心劳动的人,那里允许

闲汉拿走他的工具?他的力道,超出了老二老三的想象,也超出了F自己的想象。

F奋力拼搏,老二老三有点儿行同儿戏。结果是——粪叉上最长的那根齿子,直接洞穿了

老二的手掌。

F后来讲述当时的场景时,忍不住笑了起来:真他妈痛快!

老三一看老二的手掌上长出了粪叉,吓得不敢动换了,只顾张嘴瞪眼看着。

F反映很快,粪叉迅速收缩,从老二的手掌里拔了出来。老二用左手捂着受伤的右手,

老三跟着,朝医疗点跑去。也是老二倒霉,那根粪叉,已经用久了,有点倒钩。

倒钩拔出来时,带出了一丝儿肉。

可笑的是,F扛着粪叉在后面追,他不如老二老三跑得快呀。

外人不知道,看热闹的都不明白:这可怪了!F 能追着老二老三打,他俩怕过谁呀?


后来,故事被演绎,变成以下的版本:F,虽然个子小,可是力大无穷,会独门功夫,

轻易不露。两个身高马大的光棍汉,打不过他一个人。两个光棍汉,偷了芝麻,被他一路追

打、抱头鼠窜;老二躲到了医疗点,出来后举了白旗。F,把他俩押送回家!


事实是:老二老三再也没有找过F的麻烦。他们发现,这个F的确不是善茬,房顶上的

麦粒、棒子穗掉下来时,他不拿粪叉,拿的可是铁锹啊!要是再惹人家,没准哪一天,

二茬光棍汉的脑瓜子被开了瓢呢!


*******

插入一个象形字:屮。

这个字的外形,特别像一种农具。F误伤老二,用的就是像它的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5-1128143.html

上一篇:2006年的小说《柳爱武》
下一篇:北斗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14: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