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胜研究小组 (Cui's group)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PBCS Cui's group

博文

冠状病毒与宿主体内介导无义RNA降解途径的互作

已有 1270 次阅读 2019-6-12 13:09 |个人分类:读后感|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冠状病毒, 互作

冠状病毒与宿主体内介导无义RNA降解途径的互作

 

本文是阅读“Masami Wada, Kumari G. Lokugamage, Keisuke Nakagawa, Krishna Narayanan, and Shinji MakinoInterplay between coronavirus, a cytoplasmic RNA virus, and nonsense-mediated mRNA decay pathwayPNAS, 2018,vol. 115 | no. 43 | E10157–E10166.”的读后感,读后感作者:郝炜

 

nonsense-mediated mRNA decay (NMD)pathway是负责宿主细胞体内RNA质量控制的途径,细胞内多种非正常合成的RNA,包括各种剪接不完全的mRNA以及入侵病原体RNA等,均由NMD途径介导进入降解体系。被NMD途径识别的RNA底物具有一些共同的特性,包括3’端终止密码子后具有较长非编码区等。参与NMD途径的宿主组分包括多种蛋白,其中核心组分包括UPF1、 UPF2、 SMG1、 SMG5、SMG6、SMG7等,这些组分在真核细胞内高度保守。

冠状病毒具有正链RNA病毒中最大的基因组,其基因组RNA3’端具有较长的非编码序列,是典型的NMD识别特征。因此,冠状病毒RNA在体内是否被NMD途径识别?如果被改途径识别,那么它如何逃逸该途径?

本研究作者以冠状病毒模式病毒,鼠肝病毒MHV基因组RNA为研究对象,利用q-RT PCR技术,发现:1.在NMD组分敲除的细胞内,侵染的MHV RNA复制有明显增强;2.在胞内UPF1/UPF2敲除条件下,MHV 基因组相关RNA的半衰期明显加长;3.胞内合成的MHV基因组相关RNA稳定性同样与NMD组分含量负相关。以上发现表明,冠状病毒基因组RNA确实能够被NMD途径识别。

作者接着通过将冠状病毒各结构蛋白共转并高表达的方式,发现N蛋白能够抑制NMD途径,从而避免病毒基因组RNA被介导降解。该实验结果提出了一个可能的病毒逃逸宿主免疫防卫体系的新机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84430-1184533.html

上一篇:三型分泌系统ATPase同源六聚体 电镜结构解析
下一篇:一种全新的分阶段的RNA病毒-阿龙山病毒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3-29 14: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