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京德(Jingde Cheng)的科学网博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gdeCheng 相关逻辑,软件工程,知识工程,信息安全性工程;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博文

他山之石:日本大学之“崩溃”(一) 精选

已有 7300 次阅读 2018-2-12 07:36 |个人分类:他山之石|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他山之石:日本大学之“崩溃”(一)

程京德


日本“周刊东洋经济”杂志(创刊于1895年,现在刊行的日本周刊杂志中历史最久)的2018年2月10日号[1],刊发了题为“大学崩溃(大学が壊れる)”的特辑,对于日本国立大学及私立大学的现状予以报道;其中,对日本整体研究力的急剧下降,对日本国立大学改革及经费分配制度改革带来的问题,对诺贝尔科学奖三位近年获得者提出的“日本的科学研究已经濒于危机”之警钟,对日本政府财务省官员主张的“大学的封建性、闭锁性才是问题”,对研究力大幅度跃进的我国的“过于强大”人才政策等等,都有所报道。作为他山之石,本文将该特辑中的诸主要论点简要介绍给我国科学网读者并适当给予解说(文中所有图表均引自[1])。


图:封面,P13目录


 

总论:日本的大学正濒临危机。全国86所国立大学的差距和困难状况趋于严重化;缩小公共预算倾向中引入的竞争原理,导致地方国立大学变得更加困难,却滋润了极少数的一流大学,教师雇佣费用被削减,年间研究费不满50万日元的教师占到了全体教师的60%,非正规雇佣已经常态化,所谓研究力低下研究造假,归根结底,无非是作为科学研究之旗手的国立大学的疲惫现状呈现出的表面化问题。另一方面,约600所私立大学也迎来了所谓2018年问题的一年;18岁的大学入学人口从现在开始逐渐直线减少,招生不足的大学已经超过40%,尽管目前破产的大学意外之少,但此种状况不会再继续下去了,现在文部科学省正关注着经营困难大学的急剧增加,开始讨论大淘汰时代的安全对策设计。

日本的科学研究竞争力在过去十数年间无论从质还是从量来说都在急剧下落。下面图1显示了科学论文数量及高被引论文数量的世界各国排位,在主要先进国家当中,仅有日本的排位在过去十数年间急剧下落。从图中可以看出,日本的科学论文数量从2005年的世界第二跌到了2015年的世界第五,而高被引论文数量更是从2005年的世界第五跌到了2015年的世界第十,干脆跌出了前八名,被2005年在前八名之外的两个国家(或地区)所超过。另外,从图中还可以看出,我国的科学论文数量从1995年的世界第十三跃进到了2005年的世界第五并进而跃进到了2015年的世界第二,取代了日本在十年前的位置;而高被引论文数量更是从1995年的世界第十七跃进到了2005年的世界第七并进而跃进到了2015年的世界第二;现在两个指标在世界上都仅次于美国。这二十年间我国科学研究竞争力的飞速跃进,大概在世界科学史上都是前所未见的。


图:P19图1


图1 世界主要国家科学论文数及高被引论文数排位比较


除了上面的世界主要国家科学论文数及高被引论文数排位,还有下面这些统计数据。

下面图2显示,在2013-2015年的三年间,日本全国各类研究机构发表的科学论文年平均总数为64,013篇,相比10年前少了3,870篇;而这当中,国立大学发表的科学论文数目为31,850篇,相比10年前少了2,620篇,私立大学为11,431篇,公立大学为3,079篇,国立(准国立)研究机构为7,161篇,企业为3,771篇,其它为6,721篇。显然,担纲旗手国立大学发表的论文数量的减少是问题要害所在,论文数量减少的比例高出论文总数的比例。


图:P19图2


图2 2013-2015年间日本各类研究机构发表的科学论文年平均总数占比比较


下面图3显示,从1982年到2014年的30年间日本各类研究机构的科学论文数世界占比变化趋势。从图中可以非常明显地看出,在其它研究机构变化趋势较为平稳的同时,大学在2000年达到顶峰之后呈现出急剧下降的趋势;而这个急剧下降趋势恰恰与日本国立大学制度改革(2004年所有原国立大学全部转变为国立大学独立法人)以及与之伴随的国立大学经费分配制度改革的时期所吻合。

图:P19图3


图3 过去30年间日本各类研究机构的科学论文数世界占比变化比较

下面图5显示了日本与美、英、德各国在竞争性资金分配差距上的比较(以第一位的大学为基准100%,其它到50位的大学获得资金的比例)。相比德国和美国,英国和日本的差距更显著,而日本的差距更是比英国还要剧烈,资金集中于前5-10所大学,尤其是前一两所大学。

图:P18图5


图5 竞争性资金分配差距的国际比较

下面要介绍的由“周刊东洋经济”杂志本次特辑披露的统计数据是笔者认为该特辑所披露出的最有意义的事实,必将在日本社会上产生深远影响。当笔者还在日本某一流大学里做副教授时,就曾经被学生们的议论所刺激,关注过本系各个研究室的研究费和论文产出数量之比;后来参与了日本几个重点研究领域项目时,又对参与重点领域研究项目的各大学研究室做过比较;另外,因为作为文部省、总务省、学术振兴会的审查委员参与各种科研费审查,对各大学申请者的研究业绩(申请书上列举的都是最拿得出手的论文数据)也多少有所了解;本人一直隐约地感觉到,作为日本大学之雄的东京大学,相对于永远占有日本最大数量的研究费,未必在研究成果生产性上也是成比例地占据首位。

下面图6显示了日本国立大学的研究费和论文生产性比较。以2015年获得的研究费为分母,2010-2016年的年间平均论文数为分子,图6显示了前50位大学每亿日元研究费所产出的论文数目。从图中可以看出,获得大量研究费的前五位大学所产出的论文数却是最少的下面五位;而获得研究费最少的第50位的大学却产出了最多数量的论文。

图:P18图6


图6 日本国立大学的研究费和论文生产性比较

如果从上面图6还不能清晰地看出详细数据,那么下面的表则更加清晰地显示了日本国立大学的研究费和论文生产性之比较结果。在这个以论文数/研究费之比来排列的日本国立大学排名前50位的表中,明确地显示了可以令人惊讶的如下事实:相对于研究费绝对不能算多(第54,35,48,26,12位)的前五所论文生产性最高的大学,号称一流大学(日本社会公认的十所一流大学为七所当年的旧帝国大学,东京工业大学和两所私立大学早稻田大学和庆应大学)的五所研究费最为滋润(第1,3,2,4,5位)的大学,论文生产性却排在最下面的五位,尤其是东京大学,居然倒数第一!其余三所一流国立大学,表现最好的东京工业大学排在第25位,北海道大学排在第29位,名古屋大学排在第37位。

图:P38表,P39表


表 以论文数/研究费之比来排列的日本国立大学排名前50位

除了上面的图表所披露的统计数据,该特辑还报道了如下事实,东京大学的高被引论文在其所有论文中占比为1.6%,日本全国第一;而生产性最高的埼玉大学的高被引论文在其所有论文中占比为1.1%,不及东京大学,但是却与东京工业大学和东北大学相当。

笔者认为,上面这些统计数据所披露的事实,必将在日本学术界、产业界、政界引起各方面的“刺激”和“涌动”,影响和后果必将是深远的。关于我国学术界、教育界、政府部门从日本的经验和教训中可以借鉴些什么,暂且留待后叙。

(未完待续)


[1] 周刊东洋经济,2018年2月10日号(总第6774号),东洋经济新报社,东京,日本,2018年2月5日。





一流大学之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1919-1099506.html

上一篇:哥德尔不完全性定理的内容和有效范围 (5) 何谓“证明”?
下一篇:立存此照:百度百家号抄袭科学网博文

16 周健 郑永军 张华容 张鹏举 武夷山 康建 曹俊 李剑超 毕凤 汪晓军 刘钢 张明武 黄仁勇 朱晓刚 迟延崑 刘广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6-22 22: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