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饶毅      

博文

不要把有限的收入投入到无限的无益的营养保健品中去

已有 6335 次阅读 2007-8-2 16:57 |个人分类:社会


  饶毅

  《南方周末》调查“核酸保健品”的营养价值问题,我认为可以是给中国一些企业和商业界人士过度炒作“营养品”的一剂苦口良药。

  也许因为中国传统喜好补药的心理,这些年来中国保健品好象有越来越多的趋势。观察这些“保健品”的上市,发现它们有同样的问题。它们常常是一些厂家在没有什么资料的情况下,匆忙推出的“产品”,然后号称有许多作用。推出的人大概的原则是,用没有益处,也没有害处的产品,以广告和推销为主,把一个产品推向市场。我曾经惊讶地听说过,中国一些药物审批管理机构也向企业提供过这样的”咨询“,而且厂家还会出钱让大学和研究机构的老师和学生写介绍文章,发表在报刊上,而民众并不知道这些实质是广告。

  核酸营养品只是许多保健品中的一个,我自己的背景是研究神经系统的分子生物学和细胞生物学,对核酸和脑功能都有了解。“珍奥核酸”的说明书号称他们的核酸可以“显著改善脑机能”,我想我可以说自己对脑的了解比这些厂商要多,我认为这是不太可能的。厂商就是不说出什么“脑机能”,也不能逃脱广告不实的责任。附带提到,我们研究神经系统的人都知道世界上科学家对脑和智力的了解还不够,不足以推出提高智力的药物。其它厂商和商业人员也常常以提高智力的药来吸引顾客,脑黄金和脑白金好象都是这一类。脑白金是melatonin,宣传的多个作用都是没有被证明的,它对少数人的睡眠有作用,其中作用主要部分还是安慰剂性质,也就是说,服用没有药性的空白对照也有一些作用。”促进智力“的这个大的保健品市场是一些商人在中国不断利用民众心理的一个不好的例子。对于儿童推销“治疗近视眼”的许多保健品也是同样在没有根据的情况下推出的。

  我们既要指出正常人没有必要用核酸营养品,也要指出中国市场上还有许多同样性质的保健品。八十年代”505神功元气袋“编的故事是中国陕西的某个人做五百零五次实验发现的“新产品”,这个故事明显相似与1900年代初外国科学家做六百零六次实验发现新药的故事,这样的编造可以说是水平低下,那个产品也是号称有一大堆作用,包括对脑的作用,这样编的故事也能造出一大”企业“,其它商人看到,自然就会花精力和经费去推销做同样的事情。如,利用中国一般人对血液的重视,推出的各类补血产品,也是大有问题的。我们姑且不追究某一个补血产品是不是能补血,实际上,正常人没有补血必要。就是能补血的产品,正常人如果用了,有可能导致疾病。比如,血液红细胞过多,是可以引起血管栓塞的。北欧有一家几代得奥运会滑雪冠军的,他们家有基因突变,使他们红细胞比常人多,这对他们滑雪成绩有帮助,可是他们却有血管栓塞造成早逝的趋向。病人贫血是可以由不同原因造成的,需要去看医生,得到不同处方的药物才行,听信简单的保健品宣传,走的不是捷径,而可能是耽误时间、浪费金钱。

  保健品不仅是中国国内厂商的问题。虽然我在海外,我照样也反对海外留下人员对保健品市场的不良作用。我一直反对给国内的亲戚朋友带这些人不断变换花样的产品,如深海鱼油一类。我认为留学人员推销这样的产品更是不对的。

  应该意识到:保健品泛滥实际上是有害于中国人民的全体利益的。因为当人民把现在还有限的收入,过度投入到无益的”营养保健品“中去的时候,人民可以用于有益的药物的钱就少了。同样,当企业和商业热心地推销和不断翻新各种无益的保健品,企业和商业用于生产和推销对人民有益的产品的时间和经费就少了。实际上,中国有许多疾病有待于新药的开发和应用。厂商保健品市场的泛滥是对这些病人的实际利益侵害。所以,推出无益的保健品是损害中国人民整体利益的。从中国工商管理机构和地方政府来说,有些人认为只要企业和商业有收入,对国民经济有好处。我认为这样的看法是目光短浅的。生产无益产品,是经济发展中的假象。同样的经费和时间,如果投入到有益的产品上,那才是国民经济真正的发展。推出无益保健品的人常常不认为他们这样做有什么不好,有些人以为,如果顾客愿买,他们愿卖,是两相情愿,没有什么不对。我以为,故意诱人浪费,是有道德问题的。

  当企业界商业界人士用无益产品分流中国人民有限的收入时,我还想对这些人说:你们或你们的同事在同样分流你们亲戚朋友的收入。你们建立在无益产品基础上的企业和商业,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泡沫。如果你们把同样的精力、才干投入到生产对中国大众有益的产品上去,你们对中国人民、对中国发展都会是功臣。而且,你们做有益产品时,回到家里,也可以自豪地对后代说你们对中国的前途、对他们今后的天地是有贡献的;你们更可以没有保留地教育子女说:做人要有良心。

  在对保健品出现争论时,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厂商要求批评的人出来证明他们的产品没有某种用处。实际上,一个产品,即使是保健品,也是要由卖产品的人证明其用处,有真正的数据,才能依据数据证明其可靠性。不是要求反驳者来做实验的。虽然我对市场上绝大多数保健品持怀疑态度,我不排斥所有保健品的营养价值或今后某个保健品的可能价值。我认为,如果谁发现了有益的保健品,应该可以用实验数据来说明问题。哪个号称有疗效的保健品,可以在两组人群中比较出来的。保健品靠讲几个人吃什么东西后好了的个例来“说明”效果是不科学的。许多疾病都有一定量的自然痊愈和变化率,还有些疾病受心理暗示可以变化,所以没有对照实验的结果是不说明问题的。我认为中国应该以广告不可有假的宣传来严格要求保健品市场,减少因为保健品生产和销售而把中国人民有限资金投入到无用的商业中去,促使中国厂商尽力以真正有用产品为中国人民服务,而推动中国有效经济的发展。

  在有关保健品的争议出现时,要由公正的机构来评判,象这次核酸事件时,行业组织如”中国保健科技学会科技发展中心、全民健康促进会及中国健康产业市场发展委员会”等,是可以被人怀疑他们与核酸保健品利益是一致,而不一定与中国多数人民利益一致。它们来主持“听证会”号称“最高权威一锤定音”,并通过媒体造成“核酸之争终于尘埃落定”的定论,这些都是不太合适的。所谓“民族产业、民营企业生存状态”是不应该践踏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的。中国并不怕少了几个生产无用产品的厂家,而怕对人民不负责任的人太多。如果国家计划错了,也是要改的。中国,是人民的中国,不是几个商人的中国。

  我还希望中国有更多的人出来批评欺骗民众的产品和行为,特别是当有些需要专业背景的问题的时候。在商业道德有较普遍问题的时代,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提醒其他不一定知道的人,这些虽然对我们的专业和我们本人的事业没有促进,常常还会引起某些人对我们的责难甚至辱骂。但是,如果我们不提醒别人我们知道的问题,我们也就不会被别人提醒我们不知道的问题。社会公德是要我们大家努力的。

  《南方周末》2001年3月1日,发表时题为“保健品失控诱人浪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37-5186.html

上一篇:两院院士评科技新闻的做法值得商榷
下一篇:中国的研究生教育:学生利益如何维护

1 张士伟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1 07: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