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饶毅      

博文

北京大学生物系1931年首届毕业生(转)

已有 10116 次阅读 2009-3-23 14:09 |个人分类:社会|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创建于1925年的北大生物系,1931年毕业了第一届学生三人,照片:石原皋(左)、张凤瀛(中)、郝景盛(右)。
 
石原皋(1905-1987),安徽绩溪县人。做过中药药理作用的研究,办过药厂专门生产他发明的一种止血特效药,并提供给新四军,1947年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解放前夕帮助说服国民党芜湖县长谢汝昌携带军队起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安徽省科协副主席,安徽省政协委员,晚年做过文史研究,基于他与胡适的交往,写了《闲话胡适》一书。石原皋的生平见《江淮文史》1993年第2期77-89页。
 
张凤瀛(1904-1969),河北蠡县人。我国棘皮动物学的创始人和奠基人。对我国近海棘皮动物分类及分布以及食用海参的人工授精进行过深入广泛的研究。主要论著有:《中国的海胆》、《中国的海参》、《海参类续志》、《青岛棘皮动物志》、《海参的养殖增产和繁殖保护问题》、《我国西沙群岛的食用海参》等。曾任青岛市人民代表。
 
郝景盛(1903-1955),河北正定人。林学家、植物学家。我国系统研究杨柳科和裸子植物分类最早的学者。较早提出东北红松林人工更新为主、合理采伐的科学方案。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山区农村建设走农林牧综合经营道路的早期规划人和开拓者。曾大力宣传森林的多种效益、植树造林、保持水土和林产利用。主要论著有:《青海植物地理》(德文)、《中国裸子植物志》、《林学概论》、《森林万能论》等。
 
详见:http://baike.baidu.com/view/875018.htm;另见:http://www.bio.pku.edu.cn/culture/forum/2008-09-07.147.html
 
《郝景盛传略》
 
农林牧全面发展的早期规划人和开拓者
 
郝景盛(1903-1955),著名林学家、植物学家。我国系统研究杨柳科和裸子植物分类最早的学者。较早提出东北红松林人工更新为主、合理采伐的科学方案。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山区农村建设走农林牧综合经营道路的早期规划人和开拓者。曾大力宣传森林的多种效益、植树造林、保持水土和林产利用。
 
郝景盛,字健君,1903年6月18日出生于直隶省(今河北省)正定县西柏棠村一个农民家庭。幼时读过两年私塾,后务农到17岁,才到县城上高小。不久升入河北省立第七中学。1924年由校长推荐到日本占领下的旅顺工科大学。为求强国富民之道,他选学造船。1925年上海“五卅”惨案后,参加反日学生运动,被学校开除,“驱逐出境”,递解到天津。同年考入北京大学预科,后入生物系(该系停办期间一度人地质系),为该系第一班学生。
 
在北京大学学习期间,1929年,郝景盛在国立北平研究院刘慎谔教授指引下到植物研究所参加研究和考察。1930年4月参加中瑞(典)科学考察团,由重庆沿嘉陵江、白龙江到甘肃南部和青海湖、阿尼玛卿山一带考察和采集标本。1931年5月参加中法西北考察团。不久,因在内蒙沙漠中受到法方团员无理侮辱,与北平记者周宝韩一起宣布退出考察团。他俩在严寒的沙漠中奔波一天一夜,才脱离险境,经包头返北平,并在北平报纸上揭露了法方行径。1931年7月由北京大学生物系毕业后,郝景盛正式到植物所任助理员。1932年郝景盛由北平研究院派到河北、山东、河南、陕西采集植物标本。
 
郝景盛这一时期的研究领域是植物分类学,但他的兴趣集中在木本植物,除了发表若干新种外,还系统研究了中国的杨属、柳属、接骨木属植物,完成了有关的科、属志。他关于中国裸子植物和木本植物属志的研究工作,一直继续到抗日战争时期。
 
1933年,郝景盛考取河北省公费留美,同年与赵为楣女士结婚。后改去德国,于1934年春偕同夫人到柏林,他先后入柏林大学理学院和爱北瓦林业专科大学(Froslische Hochschule Eberswalde)攻读博士学位。他在柏林大学研究植物地理和植物生理,并以气候学为副专业,1937年以论文“青海植物地理”获自然科学博士学位。1938年6月在爱北瓦林业专科大学获林学博士学位,是该校百年历史中所授予的第21位博士,也是获此学位的第一位中国学者。他的博士论文《用生物化学方法断定林木种子发芽率之研究》所建议的手段,能在30分钟之内判断种子是否发芽,回答过去涉旬月才能解决的问题,后为德、波等国采用。郝景盛取得学位后曾短期在普鲁士林业局任技师。
 
1939年初,郝景盛夫妇携两幼子经香港、河内到达昆明,在云南省建设厅林务处任技正,并兼中山大学林学教授。1940年由梁希推荐,到重庆中央大学森林系任教授,讲授造林学、树木学、森林立地学等课程。他写的《造林学》一书,到1952年出第四版,后来还曾在台湾印行。1941年参加西北考察团,到川北、甘南、洮河上游一带考察,并且观察了9月21日日全蚀期间的生物行为。
 
从1943年夏开始,郝景盛应重庆北碚设治局长卢子英的邀请,住到北碚指导造林,同时任昆明北平研究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和所长。生活虽然清苦,却得以安心著述。这一时期成为他写书最多的年代,《中国林业建设》、《森林万能论》、《中国木本植物属志》、《林学概论》、《普通植物学》和《中国裸子植物志》等书都是在北碚定稿的。
 
抗日战争胜利,一心向往东北森林的郝景盛接受东北大学聘请,出任森林系教授兼农学院院长,1946年到达沈阳。1947年因保护进步学生与校长意见不合,旋被解聘,失业3个月。1947年底回到北平研究院植物研究所任研究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郝景盛在植物研究所内成立森林植物组,多次参加森林调查(察北绥东森林调查,永定河中下游地区调查,冀西沙荒造林调查等),并兼任山西省林业顾问,1954年10月,被调任中央林业部总工程师,技术委员会主任,参加筹组中国林业代表团,准备出席世界林业会议。短短几年中,郝景盛得以施展抱负,成为他为人民贡献知识和才华的最愉快时期。
 
提出东北红松以人工更新为主,实行合理采伐的科学方案
 
东北小兴安岭和长白山等林区曾是我国丰富的木材宝库。由于长期实行大面积采伐,严重威胁这一宝库的生存。郝景盛在1951年和1953年两次应东北森林工业总局的邀请,率领人员深入小兴安岭林区,搜集了森林生长与采伐的历史资料,实地考察了红松生长、结实和更新的情况,以及天然更新过程中针叶密林转化为桦杨和针叶混生林,再退化为榛柴林、小叶椴和灌木丛,终于成为草坡、泥地和裸岩的过程。根据红松结实的树龄和数量、天然和人工发芽率的实际数据,参考德国和朝鲜的营林经验,郝景盛明确提出:“以人工更新为主,天然更新为辅,小面积采伐作业,采造并举,采育结合,永续利用”的经营方针,要求随采伐随更新,并逐渐对老采伐迹地进行更新,“不欠新账,还清老账”。他同时指出森林火灾对于红松林的特别威胁,提出了预防措施。当苏联专家提出“长白山林区施业案”时,郝景盛在会议上发表了自己经营的观点,受到与会者支持,对“施业案”进行了修改。郝景盛总结这一时期科学成果的《东北红松林生长及更新方法的研究》一文,1952年发表在《中国林业》第6期上;1953年又完成《红松林的经营法则》一书(未正式出版)。
 
走农林牧全面发展道路的早期规划人和开拓者
 
1953年,郝景盛受华北行政委员会和山西省人民政府委托,到平顺县沙底栈村、羊井底村和榆社县南村,先后住在全国农业劳动模范李顺达和武侯梨家中,白天一起上山逐坡逐田调查,晚上共同商议山区发展规划。他一身农村老汉装束,头戴毡帽,用布条子系着肥大的裤腰。他通过和老乡们谈天,对耕地、牧草地、宜林地、荒山、石山、河滩、树林,对牲畜种类、头数,男女劳动力数、粮食产量、副业情况和人均所得,对村中现有果树品种、等待结果年限、逐年产量、销地和售价等,进行了仔细调查。同时对林木、果树、牧草、蜜源植物、河谷、池塘、山坡、土壤、石头等自然资源条件作了全面了解和必要的实验研究。1953年4月15日郝景盛在山西省人民政府行政会议发言指出:“各地农民,多知道耕地,开垦种庄稼,对于林牧不大注意。每到一村我们若问村中老农有多少耕地?他可以马上回答亩数。若问荒山或牧草地有多么大?则摇头摆手表示不知道。这说明了一个问题:农村居民向来没有把荒山或草地看成可以产生财富的土地,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荒山、草地、石头砬子也能生产东西。这些地方如果利用得当,它的产品价值并不在农田之下。”
 
在同农民“算细账,算长账”的基础上,结合农民眼前利益,郝景盛协助西沟村李顺达金星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和羊井底村武侯梨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制订出近期和长远的农林牧全面生产计划。这样的规划,不仅有具体可靠的数字,还编成了便于理解、记忆的顺口溜:“高山远山森林山,低山近山花果山,缓坡梯田环山转,平川都是米粮川,兴水利,修水池,蓄水灌溉好浇园,……”。这样的规划,在写到纸上之前,已经印进农民心里。连原来认为“不管上面来多少干部作计划,山上的石头也变不成小米”的人,也觉得“石头能变小米”了。
 
平顺县羊井底村坚持实行农林牧全面发展十年,取得显著成绩。1964年《人民日报》记者进山采访,写了题为《重新安排这里的河山》的长篇报道,农民们至今还清楚记得林业部的专家郝景盛的宏亮声音:“山是摇钱树,要向山要钱”。但“耕地面积原则上不宜再扩大,开地越多人越穷,因为违反了自然法则。”(1953年3月在山西省长治专区直属机关干部会议上的讲话)。
 
主张靠造林根治河流,消除天灾
 
郝景盛年轻时曾经踏勘过黄河源附近地区,此后多年一直留心有关黄河的资料,写过许多篇论述造林与治河、森林与水旱灾害关系的文章。1953年在讨论苏联援建三门峡水利工程时,郝景盛在会议上发言指出,三门峡水库中上游地区必须搞好水土保持,否则水库将会变成“沙库”。1954年,中国科学院为配合三门峡工程,组织黄河中游调查队,郝景盛任队长。临行前检查身体发现病患,未能成行,但在病中仍一直关心黄河流域的水土保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内蒙和华北地区的几次雹灾,促使郝景盛搜集有关数据资料。他从分析雷雨冰雹的成因、树木对水份的吸收和蒸发、森林对上升气流的影响等多种因素中得出森林基本上能消灭冰雹的结论。研究论文虽因学术界有不同意见而未能公开发表,但由林业干部训练班印成单行本散发,对促进植树造林起了积极作用。在当时的一次争论中,一位气象学家指出:森林不能消灭海洋冰雹,郝景盛立即反驳说:“什么时候你到海洋上种庄稼,我就去消灭海洋冰雹。”
 
林业的热情宣传者和诲人不倦的林学教育家
 
郝景盛在从事林业教育之余,挥笔著文,大声疾呼,以期唤起人们对造林的重视。据不完全统计,自1939年回国后的8年间,他在各种报刊杂志上发表宣传造林和森林利用的文章40多篇。在他旅居北碚期间,曾为《嘉陵江日报》撰写多篇关于植树造林的宣传报道,并到四乡指导种树,促进了这一风景区的林业建设。在此时期,他以《森林万能论》为书题,陈述森林与木材对国家之重要性。“万能”一词,直至80年代,有的学者仍对此持有异议,但随着环境科学的形成与发展,一些学者对森林的多种效益已进行了重新的评价。人们对森林重要性的认识和郝景盛著书的年代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用“万能”喻森林效益之多是否过分?作为一种振聋发聩的呐喊,见仁见智,将留待历史评说。在1952年的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中,郝景盛“自我批评”说:“我幻想着通过自己写的森林书籍和文章对社会能发生进步作用。我写书不只为个人出名和稿费的收入。我主要想着推动中国林业向前发展,因为我看到中国的荒山最多,总觉着这是应当解决的一个大问题,唯一的办法即是写几本书,呐喊呐喊,以便引起国人的注意。以往是如此看法,现在还是这样看法,将来在水旱风沙冰雹灾害未减少之前,我还是不能变更我的看法。”他对发展中国林业的热忱和执著的追求溢于言表。
 
郝景盛多年从事林业教育,曾执教于中山大学、中央大学、东北大学、北京林学院和林业部林业干部学校。他对学生既严格要求,又热情鼓励,同不少青年结成忘年之交。许多受过郝景盛教导的青年,后来成为我国林业科研、教育和生产的骨干。郝景盛多次对他的学生们讲:“你是学林的,必须深入林区,深入山区调查研究,因为林学本身就是一门生产实践的应用科学;我国林业比较落后,希望你们不仅成为林业科技工作者,而且还要成为林业科普工作者,这样才能符合社会的需要。”郝景盛为宣传林业、普及林业知识,做了大量工作。他在多种场合都不失时机地向各阶层人士进行宣传,大讲森林在国计民生中的重要地位和振兴林业的迫切性。或写文章,或作报告,或与人促膝谈心,郝景盛都能结合实际,切中要害,既有条理清楚、富于哲理的科学论说,也有通俗易懂、群众乐于接受的顺口溜。如50年代在山西贫穷山区提出的口号:“山区要想富,发展农林牧”;“抓住光水土,自然不受苦”。这两句口号既明确指出了发展方向,又提出了解决问题的科学原则。1950年,察北绥东森林调查团在张家口进行总结,原察哈尔省人民政府主席决定省、市机关干部停止办公一天,请郝景盛做报告。报告会后大家普遍反映,生平第一次听到这样好的专家报告,林业的作用太大了。
 
1954年9月,郝景盛因病未能率队考察黄河,但身在北京,心在黄河。他到北京图书馆等单位收集和查阅大量有关黄河的资料,准备提供给黄河考察队。这时,郝景盛病情加重,但他决定去山西,组织上劝他不要去,他说:“一批青年在那里等着我,他们需要我,我不能不去。”就这样郝景盛到了山西,准备率领植物所和山西省林业局的一批青年人去管涔山林区研究云杉生长过程。在由太原转车到达宁武车站之后,郝景盛开始发烧。由于没有医院,临时请附近一所畜牧兽医学校的校长带校医前来看病。恰巧这位校长曾是1950年察北绥东森林调查团的成员,深知郝景盛的为人,抓紧机会请郝先生为全校师生作报告。郝景盛在打针吃药后,立即到校作了两个多小时热情洋溢的报告。这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对青年讲话。第二天,全体人员牵着5头骆驼向林区进发,60里山路走了14个小时,到达管涔山森林经营局驻地—东寨。这时郝景盛的病情愈益严重,组织决定由陈介(后来是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所研究员)护送回北京,立即住院。1955年4月25日,这位毕生为中国林业奋斗的科学工作者,终因肾癌逝世,年仅52岁。
 
郝景盛从事林业科技工作二十年,著作之多,范围之广,堪称林业界的榜首。理论密切联系实际是他的学术思想;深入林区、基层,调查研究,解决实际问题是他的工作方法;和群众打成一片,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是他的工作作风;不怕困难、勇于创新是他的献身精神。他将国外先进的林业理论与中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经过调查研究和自己的实践,编写出的《造林学》一书,具有理论上的先进性、技术上的实用性,成为当时国内第一部最新的造林学的专著和大学教材,对推动中国造林技术水平的提高与发展有很大作用。他提出的“以人工更新为主,采育结合,永续利用”的经营方针,对东北林区的开发利用起着重大的指导作用。他提出山区建设要统一规划、合理利用土地,农林牧全面发展的理论,至今仍有它的指导作用和现实意义。
 
简历
 
1903年6月18日 生于直隶省(今河北省)正定县。
 
1924年 就读于旅顺工科大学,学习造船。
 
1925-1927年 在北京大学预科学习。
 
1927-1931年 北京大学生物系学习。在此期间曾参加北平研究院植物研究所工作,并兼任国立女子大学生物学讲师。
 
1931-1933年 任北平研究院植物研究所助理员。
 
1934-1938年 在德国留学,1937年获柏林大学自然科学博士学位,
 
1938年 获爱北瓦林业专科大学林学博士学位。
 
1939年 任云南省建设厅技正,兼任中山大学林学教授。
 
1940-1945年 任重庆中央大学森林系教授。1941年任中华林学会林业施政方案委员会委员及《林学》会刊编辑部副主任。1943年兼任昆明北平研究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所长。
 
1946-1947年 任东北大学农学院森林系教授,兼农学院院长。
 
1947-1949年 任北平研究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
 
1950-1954年 任中国科学院植物分类研究所(今植物研究所)研究员。
 
1954-1955年 任林业部总工程师兼林业部技术委员会主任。
 
1955年4月25日 逝世于北京。
 
主要论著
 
1 郝景盛.中国忍冬科(一)(英文).国立北平研究院植物研究所丛刊,1931(1):71-88. Caprifoliaceae of China (first contribution). In ContrInst. Bot, National Acad. Peiping, 1931l: 71-88
 
2 郝景盛.中国亚麻目(法文).国立北平研究院植物研究所丛刊,1931(I): 89-91.Synopsis des linum Chinois.inContr.lnst.Bot., National Acad.Peiping, 1931(l): 89-91
 
3 郝景盛.中国忍冬科(二)(英文).国立北平研究院植物研究所丛刊,1932(Ⅱ): 93-106.Caprifoliaceae of China(Sec-on contribution).in Contrlnst.Bot., Nati onal Acad.Peiping, 1932(Ⅱ): 93-106
 
4 郝景盛.中国接骨木属(英文).国立北平研究院植物研究丛刊,1933(Ⅱ): 21-29.Synopsis of Chinese Sambucus, inContr.lnst.Bot., National Acad.Peiping, 1933(Ⅱ): 21-29
 
5 郝景盛.中国植物图志第二册.忍冬科(法文).北平:北平研究院,1934.Capifoliaceae, in Flore illustree du Nord la ChineHopei( Chihli) etses provinces voisines 3: PP1-94, Peipint.
 
6 郝景盛.中国杨属植物志(英文).国立北平研究院植物研究所丛刊,1935(Ⅲ): 221-241.Synopsis of Chinese Populus, in Contr.lnst.Bot., National Acad.Peiping, 1935(Ⅲ): 221-241
 
7 郝景盛.中国柳属植物志(英文).Fedde新种报告,1936第48卷: 1-127.Synopsis of Chinese Salix with 88 figures and 44 plates, Feedde Rep, 1936, 48: 1-127
 
8 郝景盛.青海植物地理(德文).植物学年鉴,1938, 第68卷: 515-668. Pflanzengeographische Studien uber den Konor- See und das angrenzende Gebiet BotanischeJahbucher, 1938, LXVlll: 515-668
 
9 郝景盛.用生物化学方法断定林木种子发芽率之研究(德文).森林月刊,1939, 第71卷141-269. Uber Saatgutprufung auf biochemlsche Wege. Zeitschrift fur Forstund Jagdwe sen, 1939, 71(3, 45)141-156, 187-204249-269.
 
10 郝景盛.中国森林面积与林木种类(德文).世界林业月刊,1939, 第6卷: 171-172. Waldflache und Holzarten von China. Zeitschrift fur Weltforstwirtschaft, 1939: Vl: 171- 172.
 
11 郝景盛.木材保存问题(德文).世界林业月刊,1939, 第6卷: 198. Zur Frage der Hoizkonservierung . Zeitschrift fur Weltforstwirtschaft, 1939, Vl: 198.
 
12 郝景盛.种数与种量之研究.中华农学会报,1940(169): 81.
 
13 郝景盛.云南林业.云南实业通讯,1940, 1(8): 177-190.
 
14 郝景盛.果松造林之研究.中华农学会报,1941(172): 1-20.
 
15 郝景盛.在滇试采油脂经过.农声(中山大学),1941(222): 34-35.
 
16 郝景盛.甘肃西南之森林.地理学报,1942(9): 48-66.
 
17 郝景盛.苏联林业之新进展.农声(中山大学),1942(225): 25.
 
18 郝景盛.川产林木插条试验.农声(中山大学),1942(255): 51.
 
19 郝景盛.中国林业建设.重庆:中国文化服务社,1944, 1947
 
20 郝景盛.造林学.重庆:商务印书馆,1944;第4版.上海:商务印书馆,1952.
 
21 郝景盛.科学概论.生物学篇.重庆:商务印书馆,1945;第2版.上海:商务印书馆,1946(此书主编为李书华).
 
22 郝景盛.中国木本植物属志.上册.重庆:中华书局,1945.
 
23 郝景盛.赵为楣.普通植物学.重庆:中华书局,1945.
 
24 郝景盛.中国裸子植物志.重庆:正中书局,1945;上海:正中书局,1947年;北京:人民出版社,1951.
 
25 郝景盛.林学概论.上海:商务印书馆,1946.
 
26 郝景盛.森林万能论.上海:正中书局,1947.
 
27 郝景盛.关于几个林业问题的商榷.中国林业,1950(1):14-18.
 
28 郝景盛.察北绥东森林调查团的总结.中国林业,1950(5):27-34.
 
29 郝景盛.关于永定河上游的造林问题.中国林业,1950(6):11-12.
 
30 郝景盛,周光化,赵宗哲.主要林木收获、生长、材积表.上海:新农出版社,1951.
 
31 郝景盛.怎样植树造林.北京:开明书店,1951.
 
32 郝景盛.略谈土地利用的正确方向与黄河流域造林问题.中国林业,1951(4):51.
 
33 郝景盛.洮河卡车沟油松生长之研究.西北农林,1951(10):40-47.
 
34 郝景盛.东北红松林生长更新方法的研究.中国林业,1952(6):23-31.
 
35 郝景盛.关于西北林业建设工作上的两个问题.西北农林,1952(7):33-36.
 
36 郝景盛,侯治溥.农田防护林带.农业科学通讯,1953(11):485.
 
37 郝柏林:郝景盛传略,《中国科学技术专家传略·农学编·林业卷》I,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1.237-246。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37-222000.html

上一篇:称呼官职:是尊重人 还是不尊重人?
下一篇:我读《失去灵魂的卓越—哈佛是如何忘记教育宗旨的》

3 叶剑 rosejump 侯振宇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0 02: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