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与科学的交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ONGX An Instructor in Clinical Investigation

博文

再访梅奥 精选

已有 4063 次阅读 2018-1-14 10:31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一种感觉是恋恋不舍,执迷不悟,而另一种奇妙却是懂得放弃。三年前造访梅奥之后,留下的既有美好,也有遗憾。这一次,没有转机,没有陪同,入住同一个宾馆,选择同一家饭店,重温一下旧梦。三年前可以用震撼来形容当时的感觉,而这一次,Déjà vu。三年前面对嚷嚷不休的四十人,每个人都是美国医疗界的下等公民,简称国际医学毕业生IMG;这一次是安安静静的七个人,作为唯一的IMG,并没有三年前那样的紧张。上一次,为了内科住院医的位置,而现在申请消化专科医生,而Mayo在消化领域连续28年排名全美第一。

       消化专科医生GI Fellowship的申请非常激烈,是内科所有专科中最激烈的,全美就只有400多个位置,消化科包括诸多亚专科,梅奥消化科分了十个亚专科,包括胃肠、胆胰、肝脏等等,即便是大学医院完成住院医培训的美国医学毕业生(AMG),能进入消化领域的也是佼佼者,而作为外国的IMG难度就更大了。记得第一个面试,纽约某著名医院的消化科主任就这样问:我们的GI Fellow都是来自麻省总院MGH,宾大,哥大,康奈尔,你做住院医的地方那些老师的水平比起他们的老师差远了,你的临床水平怎么跟他们比啊?”毫无疑问,他对IMG,对从普通非大学直属医院医生水平的直接怀疑。这样的问题,是很难回答,因为他已经给了你答案。我是争辩了,但是我不觉得我说服了他。当听到这样一句话,一个疑问,我知道整个面试就泡汤了,这是残忍的拒绝,不过给点面子,让你过来面试一下。当然他也不知道,我还收到了哪里的面试?

  几天之后,我就去了麻省总院,Boston这城市,查尔斯河边都飘散着智慧的魅力,看看来来往往的哈佛、MIT学子,年轻真好,聪明真棒!当我走进乙醚馆,感受百年前的医学先驱带给后世的恩泽,直接见证那幅流传久远的油画。那天,我依然是唯一的一位IMG。让我始料未及的是,MGH所有人对我非常热情,告诉我,“选择权在你手上,你不用展现自我让面试中的任何一个人留下深刻印象Choice is on your hand, you do not need to impress anyone.”  “很多地方都会对你感兴趣,你对我们来说最适合不过了A lot of programs will be interested on you.  You will be a great fit for us. ” 在波斯顿开车回纽约的路上,难以抑制自己内心的激动和喜悦,禁不住留下眼泪,这不是一个一般的医院与诊所,这是麻省总院。那一刻,三年来受的委屈,吃的苦都烟消云散,感恩父母养育之恩。

        “最想要的,并不一定是最适合的”,踏上从纽约前往明尼苏达飞机的那一刻,就有这样的感觉。离开学习与工作八年的实验室,依依不舍是发自内心的,而如果我不能做一位可以在临床一线救死扶伤的医生,那会是一生的遗憾。一位来自牙买加的病人:“上帝让我们降临到这个世界,是有目的的”。她那么虔诚,那么祥和。一天收入院一位感染性脑膜炎合并脑脊液漏的患者,我告知病人和家属情况的严重性,她说:“上帝送你来救我,我信任你”,这样的话语让我感动万分。梅奥诊所的诞生就紧密的跟教会相关,一场灾难之后,修女筹资建立一所医院,交给“小个子”医生,老梅奥医生管理。梅奥父子与早期的合作医生,成功建立一个新的医疗体系,创造持续的辉煌。


          在机场前往医院的巴士上,一位远道而来的患者,到梅奥来听听建议和策略,资源整合和集体力量,为病人提供最佳方案。用她的话来说:Some where no where来形容诊所的地理位置,这就是梅奥诊所地理位置上与其他知名医院不同的地方。明尼苏达,漫长的冬季,冰雪覆盖,一望无沿的玉米地。一位知名的学者,路上偶遇,他笑称:唉,他们的地铁,就是我们的地下通道。梅奥的创始人,把这块匾,悬挂起来:“ A man can preach a better sermon, write a betterbook, or make a better mouse-trap than his neighbor. Though he build his housein the woods, the world will make a beaten path to his door .一个人,给出更精彩的布道,写出更好的书,或者比他的邻居做出更好的老鼠夹,即便他把家安置在荒野山林之间,世人也会造一条前往他家的康庄大道”。梅奥诊所,就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和制度来建立一个比他人更好的医疗服务体系。Plummer不仅仅是医生,更是设计师,从电梯上精雕细刻的花纹,来展现他们可以把事情做到精致。 


         梅奥的面试阵容堪称豪华,二位AGA美国消化协会的前主席,二位AASLD美国肝脏病协会的前主席,科主任,再加三位Fellowship项目负责人,每个人面聊25分钟,包括自我介绍和他们自己介绍,聊聊过去,聊聊将来,面试的时候也是靠缘份,Chemistryis so important。刚到美国还没理解这里Chemistry是指缘份,投机。25分钟可以聊的东西太多了,有共同认识的人,有聊我自己以前发表过的文章,有聊他们现在做的研究,很多事情,基本的目的就是你要让他感觉到你很棒,他要让你感觉到他很强。我十年前申请Ph.D的时候,就申请过梅奥消化科,对他们的研究当然了如指掌,25分钟几乎不够用。中午用餐的时候,好多人知道名字,见过照片,第一次见面,“这不是写治疗指南的那位吗”,“噢,你就是开发出MELDScore的那位哥们”,“这位不就是做IBD临床试验的吗”。


          每次来,都有参观介绍,每个人的侧重点不同,这次带队的研究食道的一位老法师,驰骋江湖无数年,出生长大在纽约,来到中部很多年,他先带我们参观梅奥父子的办公室,到处摆满了各种获奖证书,他又带我们到停车场,问我们有什么特点?其实我们一个也没有答对,梅奥父子的办公室不足20平方米,而停车场都是普通家庭用车,没有奔驰和宝马,这就是倡导的文化,节约和朴素,团队合作,不必自我,奔驰宝马不是买不起,而是没有必要张扬。有人评价说:罗村(Rochester)就是那么朴素!梅奥的成功靠得不是一个人特别聪明,而是靠得一个集体,老法师偷偷的告诉我们,某AASLD的前主席大学毕业于社区大学。


        放榜那天,我得知我将留在纽约,去哥大医学中心做GI Fellow,我知道这是我的选择。那一刻,苦苦坚守的最初梦想,变成现实;五分钟之后,收到梅奥的邮件,问我为啥变心?那一刻,离我第一次申请梅奥Ph.D项目整整十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9944-1094759.html

上一篇:吐槽美国医疗
收藏 分享 举报

6 张亮生 庞晓明 杨金波 谢蜀生 黄永义 周明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8 16: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