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漫漫其修远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pd55 追求科学,勇于探索,苦海无涯,愿作小舟。

博文

不规律的睡眠与不良情绪和抑郁有关 精选

已有 3996 次阅读 2021-2-19 22:04 |个人分类:饮食与健康|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不规律的睡眠与不良情绪和抑郁有关

诸平

image.png

Fig. 1 Study flow diagram. Flow diagram detailing subject inclusion from enrollment through follow-up and analysis.

众所周知,人生有1/3的时间是在睡眠中度过,睡眠对于人们缓解疲劳、恢复体力,养精蓄锐至关重要,有最新研究结果显示,清醒和睡眠时间的差异越大,心情越差,出现抑郁症状的机率就越大。一项新的研究表明,长期不规律的睡眠时间,可能会增加一个人抑郁的风险,就像总体上减少睡眠时间或熬夜熬夜一样。即使就第二天的心情而言,醒来时间每天都在变化的人们,可能会发现自己的情绪与前一天晚上熬夜或早上很早醒来的人一样不愉快。这项研究是由密歇根大学学术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Michigan’s academic medical center)的一个团队进行的,该研究使用直接测量超过2100名早期职业医师,在一年内的睡眠和情绪的数据。相关研究结果已经在《npj数字医学》(npj Digital Medicine)杂志网站上发表——Yu FangDaniel B. ForgerElena FrankSrijan SenCathy GoldsteinDay-to-day variability in sleep parameters and depression risk: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of training physicians. npj Digital Medicine, 2021, Volume 4, Article number: 28. DOI: 10.1038/s41746-021-00400-z. Published: 18 February 2021.

实习医生是指从医学院毕业后的第一年,在住院医生培训中的实习生,他们都经历了长时间的紧张工作日和不规律的工作安排,这些都是这段时间医学培训的特点。这些因素每天都在变化,从而改变了他们定期安排睡眠或者有规律睡眠时间的能力。可以请参见:医护人员在情绪低落,与COVID-19大流行的头几个月睡眠不足Health Care Workers Struggled With Mood, Sleep in First Months of COVID-19 Pandemic)有关。

npj数字医学》发表的这份新论文,是基于通过戴在手腕上的商业设备跟踪实习生的睡眠和其他活动,并要求他们在智能手机应用程序上报告他们的日常情绪,而且每季度进行一次抑郁症检查所收集到的数据。

那些设备显示他们的睡眠时间表可变的人,更有可能在标准的抑郁症症状问卷上得分更高,而每天的情绪等级更低。那些经常熬夜或睡眠时间最少的人,在抑郁症状问卷上的得分较高,而在日常情绪上的得分较低。这些发现增加了关于睡眠,日常情绪和长期抑郁风险之间的关联的已知信息。

美国密歇根大学密歇根神经科学研究所(Michigan Neuroscience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Michigan)研究专家、也是这篇新论文的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房宇Yu Fang音译)说:先进的可穿戴技术使我们能够在更大的规模上研究心理健康,包括睡眠的行为和生理因素的影响,而且研究结果比以前更准确,这为我们探索开辟一个令人兴奋的领域。我们的发现不仅旨在指导睡眠习惯的自我管理,还旨在为机构的日程安排结构提供参考信息。

房宇是实习生健康研究Intern Health Study小组的成员,该研究医学博士Srijan Sen领导,已经对第一年医学实习生的情绪和抑郁风险研究有十余年历史。该研究从医生实习年开始之前,平均收集了两周的数据;并且从他们的实习年开始。平均进行了近四个月的监测。

对于新论文而言,该团队与密歇根大学医院(Michigan Medicine睡眠障碍中心神经病学副教授兼医师凯茜·戈尔茨坦(Cathy Goldstein医学博士合作。

凯茜·戈尔茨坦指出,目前估计有数百万人在使用可穿戴的睡眠监测设备,包括研究中使用的Fitbit设备,其他活动跟踪器和智能手表。凯茜·戈尔茨坦说:这些设备首次使我们能够记录较长时间的睡眠,而无需用户费力。” “我们仍然对消费者追踪器做出的睡眠预测的准确性存在疑问,尽管初步工作表明其性能与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的临床和研究级电子照相设备类似。

Srijan Sen博士拥有艾森伯格抑郁症和神经科学教授职位(Eisenberg Professorship in Depression and Neurosciences),并且是神经科学和精神病学教授,他指出,基于他的团队的新发现表明,新医师中抑郁症的高风险以及与之相关的其他潜在因素风险增加。他说:这些发现突出了睡眠一致性是针对抑郁症和健康问题的一个未被充分认识的因素。” “这项工作还强调了可穿戴设备,在我们以前无法大规模研究的、与健康相关的重要构造方面的潜力。

研究小组指出,该研究中相对年轻的人群(平均年龄为27岁,拥有大学和医学学位)不能代表更广泛的人群。但是,由于他们所有人都经历了相似的工作量和时间表,因此他们是检验假设的一个很好的小组。研究人员希望其他小组将使用类似的设备和方法研究其他人群,以了解有关睡眠时间表变化的发现对其他人群是否成立。

房宇举例说,幼儿父母可能是另一个重要的研究群体。她开玩笑说:我也希望我的一岁孩子能了解这些发现,并每天早上8:21叫醒我。

除了房宇、凯茜·戈尔茨坦和Srijan Sen外,研究团队还包括密歇根大学数学以及计算医学和生物信息学教授丹尼尔·福杰(Daniel Forger)博士,以及实习生健康研究(Intern Health Study)主任埃琳娜·弗兰克(Elena Frank)博士。实习生健康研究由美国国家心理健康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的资助(MH101459以及美国自杀预防基金会(American Foundation for Suicide Prevention)资助。上述介绍仅供参考,更多信息请注意浏览原文或者相关报道

请参见:谁在强烈的压力下感到沮丧?遗传风险预测显示出希望SEE ALSO: Who Gets Depressed Under Intense Stress? Genetic Risk Prediction Shows Promise

Abstract

While 24-h total sleep time (TST) is established as a critical driver of major depression,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sleep timing and regularity and mental health remain poorly characterized because most studies have relied on either self-report assessments or traditional objective sleep measurements restricted to cross-sectional time frames and small cohorts. To address this gap, we assessed sleep with a wearable device, daily mood with a smartphone application and depression through the 9-item Patient Health Questionnaire (PHQ-9) over the demanding first year of physician training (internship). In 2115 interns, reduced TST (b=−0.11, p<0.001), later bedtime (b=0.068, p=0.015), along with increased variability in TST (b=0.4, p=0.0012) and in wake time (b=0.081, p=0.005) were associated with more depressive symptoms. Overall, the aggregated impact of sleep variability parameters and of mean sleep parameters on PHQ-9 were similar in magnitude (both r2=0.01). Within individuals, increased TST (b=0.06, p<0.001), later wake time (b=0.09, p<0.001), earlier bedtime (b=− 0.07, p<0.001), as well as lower day-to-day shifts in TST (b=−0.011, p<0.001) and in wake time (b=−0.004, p<0.001) were associated with improved next-day mood. Variability in sleep parameters substantially impacted mood and depression, similar in magnitude to the mean levels of sleep parameters. Interventions that target sleep consistency, along with sleep duration, hold promise to improve mental health.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2210-1272963.html

上一篇:Science: KTaO3(111)界面的二维超导性和各向异性运输现象
下一篇:MIT:开发出减少浪费的激光切割工具

4 黄永义 陈新平 高建国 赵凤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1 06: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