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文化足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vnaiji 邮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权力、资本、社会关系再思考 精选

已有 6344 次阅读 2016-9-19 14:55 |个人分类:社会评论|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科技, 权力, 资本, 社会媒体

吕乃基

博主曾写了“权力、资本、社会”三者关系的系列文章( 之四:以权力、资本与社会的关系理解科技发展的影响),由随后的阅读、讨论与思考感到,问题远非如一开始想的那样简单,如果放在中国语境下,情况可能就更为复杂。

政府、资本、社会三者看似都可以拥有权力。政府的权力明摆在那里,其权力源于民众的授权,回过头来向民众施加权力。有钱能使鬼推磨,资本的权力同样清晰可见,其权力源于稀缺。至于社会,个人或一个群体也可能在一定场合支配他人,乃至可以“支配”政府和资本,譬如网络大V。

然而这三者的权力实在有天壤之别。

政府的权力在执政期间是唯一的。政府拥有监督资本和约束社会的权力,单向,以及强制,其一,以“看得见的手”调控“看不见的手”;其二,均衡社会的自由与平等。如果是多党制,权力会受到在野党和任期制的制约,一党制和长期执政就拥有更大的权力。

政府还以所拥有的财力实施权力。财的来源一是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在“取”和“用”之间便拥有了权力,这就是二次分配的权力。遏制初次分配,扩大二次分配,一方面扩大强化政府的权力,另一方面培育在二次分配中的获益者的感恩心理。“精准扶贫”的情况是,一方面是需求者在生命线上对钱的渴求,另一方面是政府的权力对“精准”的定位。政府并未意识到在这样的特殊语境下,权力的责任与担当;意识到权力作用对象的无助与命垂一线。前不久发生在甘肃的悲剧向权力的拥有者敲响了警钟。

第二项财源是央企国企。在“做大做强”的旗帜下,权钱合一。权钱合一不是权钱勾结,后者非法,权与钱还存在博弈,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权钱合一合法且理直气壮,同归于权的名下。钱,既可以作为资本,与体制外的外资民资或抗衡或博弈或作为杠杆,四两拨千斤;也可以用于民生,以缓解社会对政府的压力。

本来就独一无二的权力加上滚滚而来的财源如虎添翼,可以做其他国家可望而不可即之事,可上九天揽月,也可以一手造成去年的股灾。

美国的一位政治家感叹说,只要做一天中国,一天就够。这句话耐人寻味。“一天中国”,可以做成多少在权力被制约的情况下做不成的事;“一天就够”,时间一长,权力就会失控。

资本的权力建立在稀缺性的基础上。然而其一,拥有资本者众,彼此间存在博弈关系。譬如,一带一路虽一开始被称之为新版马歇尔计划,却与当年情况不可比。当年,资本的提供者几乎非山姆大叔莫属,而今,大国基本不差钱。中国走向世界,在提供资本方面就受到其他国家,特别是日本的激烈竞争,在泰国、印尼的高铁项目就是典型事例。其二,社会可以有多种选项。其三,资本稀缺,好的投资项目实际上更加稀缺。资本是明的,谁有钱一目了然;好项目是暗的,需要火眼金睛,譬如孙正义。看走眼错失良机或看过眼而陷入泥潭往往只是一念之差。对资本的藐视会自食其恶果,万宝之争说明了这一点;反过来资本如独步天下,会吞噬一切发展的成果,包括资本自己。

社会有“权力”吗?社会的权力不是对他人的支配,而在于“选择”。选择,对政府而言是投票;对资本来说,是消费,以及应聘与跳槽,或者说,用脚投票。实际上在当下中国,国民对于地方政府的选择主要不是政治学意义的投票,也是“用脚投票”,那就是迁移,从家乡迁移到心仪之处。社会是一切发展的原动力,也是一切发展的最终目标。没有社会由下而上的参与,一切发展将成为泡影,不以社会的进步人民的幸福为目标,一切发展就失去合法性。

社会的另一项权力是舆论,包括舆论的内容和平台,前者是知识,后者是媒体。知识涉及到话语权,媒体对知识进行筛选,以及或褒或贬。由于媒体的作用越来越大,政府与资本都在争夺对媒体的控制,加之社会舆论本身的分散甚至对立,社会正在部分失去以舆论制约政府和资本的功能。媒体的作用异军突起,正在一步步相对独立,成为与三足鼎立的政府、资本与社会平起平坐的第四极力量。

媒体,从远古个人与个人之间,在特定语境下当面与当下全身心的相互交往;到印刷术之后,脱离语境,时间滞后空间上不接触,一个人对众人,只有符号的单向交往;再经广播电视,可以在直播中部分结合语境,结合视觉与听觉,依然是一对多的单向交往;到现在可以一对多、一对一、多对一,以及多对多,可以滞后或当下,多媒体或单媒体,单向或双向、多向,还要加上虚拟现实,在媒体的发展历程中,唯一持续起作用的力量就是科技。

无论是三足或是四极,都需要放在全球背景之下竞争与合作。在初始条件与边界条件各异,价值观对立,文明冲突的今天,各国比拼的最终是科技的水平,换句话说,比的是哪一个国家的三足或四极的相互关系更有利于科技的发展。

政府重在管理,管理资本与社会,权力相对垄断,除了事关内外安全的军事等领域,较少发展科技的冲动。社会中的个人一般不发生直接的竞争,社会在通常情况下倾向于维持原状。具有创新动机的主要是资本。资本有增值的欲望,既面临彼此竞争的压力,又要应对消费者的选择。如果市场不公正不透明,资本就会选择掠夺社会与自然和生态资源,与权力勾结,以及假冒伪劣等手段获利;如果处于完善透明公正的市场环境中,在技术理性的投入产出比和功能价格比的驱使下,那么推动科技发展,就是资本增值的唯一途径。显然,此处的资本是民资而不是国资。至于媒体,其一步步的变迁本来就是科技发展的成果。

由此可见,政府的主要作为并非亲自出马发展科技,而是规范市场,监管资本,特别是金融资本的食利倾向;维护消费者权益,特别是在市场中的选择权。

在主要由政府所规范的市场中,资本与消费者-社会的互动,是科技发展的动力;而科技的发展,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支柱。

在此意义上,最终是科技拥有最大的权力。

“最终”和“最重要”的含义,类似于希腊自然哲学中的“始基”和“本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0844-1003759.html

上一篇:全球化再起步
下一篇:知识的历程(中)

28 马德义 赵美娣 陈南晖 胡业生 武夷山 白龙亮 姚伯元 陈楷翰 周健 王兴民 张骥 黄永义 伍光良 陆泽橼 李泳 冯兆东 赵保明 苏德辰 黄顺谋 fumingxu zhouwangpu xlianggg ghzhou5676 xiyouxiyou taoshl khzh aliala chaij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3 19: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