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rMa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博文

重谈“四害”之一的鸟害 精选

已有 5681 次阅读 2019-10-28 18:38 |个人分类:鸟害|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鸟害, 鸟网, 农林驱鸟, 保护, 物种多样性

不是唱反调——再谈“四害”之一的鸟害

马鸣(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


一月一搏,月末发博,实在是没有东西可以发了。

秋天到了,民间的捕鸟行动在大江南北展开,这造成环保人士神经高度紧张。

喜欢唱反调,是我性格中的一个毛病。我这里反其道而行之,同时讨论害鸟与鸟害,看看民间的捕鸟为什么久禁不止呢!

原来,捕鸟的行为有几种情况,一是有天生喜欢玩鸟的人,捉来养着观赏,一些人自幼就喜欢这个,过去叫玩物丧志,包括架鹰的传统——现在已经是所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国粹了;二是满足“舌尖上的”什么什么飞禽一两;三是盈利为目标,可恶的鸟贩子什么什么的滥捕滥猎;四是我们现在要谈的“鸟害”及其预防。

60年前,大家都知道毛泽东同志提出的“灭四害”运动,确实是英明无比。当时老人家塌前就摆着一本《动物学杂志》(合订本)。那上面鸟学界先驱郑作新先生的论麻雀危害的文章,毛泽东一定是看了。那年头上亿计的麻雀是被整光了,粮食也保住了,但后来的三年自然灾害,还是让中国人饿了肚子。

其实,与人争食,毁坏食物资源的不仅仅是麻雀。这几日我们在田野调查,鸬鹚让渔民非常头痛,敲锣打鼓放鞭炮也赶不走。而农作物除了小麦、玉米、向日葵,其他的秋果都可能被鸟类吃光,造成颗粒无收。一些灭虫益鸟,如紫翅椋鸟,也来吃葡萄和枸杞。在南疆,国家级的保护物种灰鹤和白额雁,成为冬小麦苗的天敌——种子和小苗一起吃光。

鸟类有什么罪过,保护难道过头了?

在北美,消灭了30亿只野鸟,是不是它们就不撞飞机了,显然没有这么简单。

我们现在是要“平反”之再平反,不是要与广大爱鸟人士作对。目的是想帮助农民找到一种防鸟保护果实的办法,也不要伤害食虫的益鸟。

我在一篇论文中这样描述鸟类的行为和危害:“鸟害”曾经是四害之一,现如今成为敏感话题。在保护为上的背景下,鸟害很少有人关注和研究。其实,随着物种保护力度的加大,农林牧副渔业中的鸟害凸显,在一些地方造成破坏、减产、疾病传播、粪便污染与腐蚀等。除了机场鸟害,鸟类还会造成国家电网瘫痪、城市噪音和建筑物污染等。2016年冬天,角百灵在喀什机场内突然爆发,数万只集群,对飞机构成了较大的威胁。类似情况,还有燕子在秋季突然聚集,给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造成巨大压力。

下面是我们调查的一些情况,不能不引起人们思考。抛砖引玉,实事求是,供大家讨论。


抢救遇害的小鸟(李都 摄)

田野防鸟与鸟害调查(李都 摄)

这是60年前的一场伟大的灭“四害”运动,轰轰烈烈,亿万只麻雀被消灭掉了(当年的宣传照片)

现如今在乌鲁木齐郊区葡萄园里,农民的高音喇叭是驱鸟办法之一(马鸣 摄)

我们发现一只无辜被害的翠鸟,因为附近有水库和鱼塘(李军伟 摄)

有什么办法,一网打尽(马鸣摄)

甚至是蝙蝠也被网罗,是不是很无辜啊(马鸣 摄)

对渔业危害最大的是鸬鹚(马鸣 摄)

鸟为食亡——食虫益鸟蓝点颏(马鸣 摄)

还有一些美丽的笨鸟被一网打尽——戴胜(马鸣 摄)

无辜的小猫头鹰——纵纹角鴞(国家级保护物种)(马鸣 摄)


60年前伟大的打麻雀运动,上亿只的麻雀被消灭了(当年的宣传画)

完全无辜的欧夜鹰是真正的益鸟(马鸣 摄)


斑文鸟也上网了,其实它是外来物种(马鸣 摄)

对待鸟害怎么办,民间的驱鸟办法几乎没有什么用处(马鸣 摄)

用死鸟吓唬“驱逐”活鸟,杀一儆百(马鸣 摄)

秋天候鸟云集,看形形色色吃鱼的水鸟这么多,渔民就心慌(马鸣 摄)

天罗地网,也无济于事。没有办法的办法,这必然增加了农民的负担(马鸣 摄)

然而粘网的布设具有争议性,一方面农民是为了让经济作物免遭受损失而采取应对措施,但另一方面却违背了保护鸟类的环保意识,大量粘网的布设无疑对鸟类的生存造成极大危害,不利于生物多样性的保护(马鸣 摄)

Larks at the airport in March 2017 by MaMing.jpg

机场防鸟,突然遇上角百灵爆发,我们怎么办啊,以人为本吗(马鸣 摄)


南疆冬小麦田中的灰鹤群(国家级保护物种)(马鸣,李军伟 摄)

实地观察中,发现农民在地中布设稻草人、风帆、高音喇叭等来进行驱鸟,但对于他们来说,最直接有效的防范措施还是架设粘鸟网(马鸣 摄)。因此,如何平衡两者之间的利弊,值得去密切关注和研究。

秋季是野鸟的迁徙季节,候鸟云集,遮天蔽日(马鸣 摄)

我们的调查目的包括:(1)摸清危害农业经济作物的鸟类种类、数量及危害程度;(2)了解架设粘网对鸟类造成的危害。“双害”调查中,我们统计到上百张鸟网,死亡种类达几十种,数量不计其数(马鸣 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203782.html

上一篇:在世界秃鹫日,我们可以做什么
下一篇:年底到了 欠账还钱何太急

15 文克玲 杨正瓴 黄永义 周忠浩 黄秀清 刘钢 郑永军 王晨 赵建民 刘浔江 李东风 王嘉文 郭奕棣 王述潮 刘炜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3 18: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