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想到一块去了

已有 1674 次阅读 2018-12-14 07:26 |个人分类:换一个角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想到一块去了

武夷山

 

《读书》杂志1998年第6期发表“卞悟”(即秦晖先生)的文章“有了真问题才有真学问”,全文可见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973942/。其中谈到:

真正的问题根本不在于姓公还是姓私,而在于强制还是不强制?如今许多国家,包括老牌市场经济国家与前计划经济国家都在搞所谓的私有化,但值得注意的是没有一个国家提出过非公有化的问题。在他们那里与私有化相联系的提法只是非国有化非垄断化。而国有化之所以受到反对也不是因为国家这个太大了以致超过了什么经济学的合理限度,而是因为国家意味着强制,而这种强制一旦越出了必要的限度(即:为保卫公民权利不受其他公民的强制所侵犯所必需)就会威胁公民权(包括公民自由产权),亦即既威胁了单个公民的有权也威胁了自由公民联合体的有权。

……

公正或不公正的问题,与前文所说的强制还是不强制的问题实乃互为表里的一回事。

博主:在秦晖先生撰文的1998年,强制拆迁问题还不算突出呢。

  《读书》杂志201811期有康太一的文章,“观念为径”。文章说:

     怀特海......一再强调柏拉图曾说的,“世界的创造就是说服战胜了征服”。......一旦诉诸强制或武力,就意味着文明的一次失败;而人的价值与责任就在于他们要选择“说服”。

    以上,不同的人在对强制的看法上想到一块去了。以下,两个人在权力分立上想到一块去了。

日本学者池田大作说:我一向主张四权分立主义(立法、司法、行政、教育)。

(出处:池田大作等,佛法与宇宙,卞立强译,经济日报出版社,1997

博主:“大学自治”只不过是“教育分立”之中的一项内容。

孙中山提出的五权宪法乃指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监察权、考试权,各自独立运作并互相监督制衡(http://baike.baidu.com/view/23162.htm)。孙先生的想法很好,可惜未能落实。

这两人的设计是惊人地相似。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151453.html

上一篇:我们熟悉的几位学者的项目申请照样被毙了----日记摘抄706
下一篇:跨学科研究资助计划结硕果

9 钟定胜 陈楷翰 邢志忠 王德华 周忠浩 黄秀清 谢力 吴标兵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5 19: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