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好听的悲歌----清点整理一下自己写过的评论(88)

已有 645 次阅读 2017-9-7 06:42 |个人分类:换一个角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好听的悲歌----清点整理一下自己写过的评论(88)

武夷山

 

对王春艳“《盘整生活》:老同学”的评论: 

    我在美国时,英语老师教我们唱了很多英语歌。一次她对我说:“Yishan,你挑一些你们中国人觉得好听的歌,以后我们集中唱这些好听的。”于是我挑了一批给她,她看看单子,沉吟了一会儿,说:“奇怪!你们中国人喜欢的歌多少都有一点sad”。我自己挑歌时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一路悲歌,不奇怪也。 

博主回复(2012-12-4 21:44):其实,我觉得中外古今好听的歌都是悲情的,也许这就是失甸园的情结吧…… 

 

对庄世宇“处理数据如烹小鲜”的评论: 

    “很多人不愿意从事择菜、洗菜、切菜和配菜的工作,都想当大厨,做那最后的掌勺人”。
     太对了!我对学生说,若不愿意在数据生成和数据清洗上花功夫,就不要搞科学计量学。 

 

对迟菲“在人生理想态度上的两类人”的评论: 

    我就是第二种吧,没有具体目标,只要求自己每天都不要虚度。 

博主回复(2012-12-12 09:46):我认为我也是这样的人。 

 

对蒋继平“我给子女讲的一个故事”的评论: 

    评论5楼(今注:钉了“7根钉子”还是“37根钉子”的疑惑):网上的东西,原创少,都是抄来抄去的。最初可能有人用OCR识别文字,OCR把“了”认成了3,以后就谬种流传了。 

 

对王春艳“《转载装载》:天才都比较二”的评论: 

    经济学家解释得过于简单了。现在新司机到处是,出租车司机在雨雪天特别怕被新司机撞上,那是最大的不合算。经济学家想当然的解释不靠谱。

 

对邢志忠“审稿出错,张冠李戴”的评论: 

    张冠张戴也不行。有一次我为某刊评审同一作者的两篇文章,提交评审意见时,贴错了位置,把A文的意见放在B文处了,发现后,已无法更改;A文的意见,放对了地方,即两篇文章,同样的评语。我赶紧给主编发信,问如何处理。他们并没有把我原来的评语“清空”,让我重新填写对B文的意见。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对李宁“一则与引文分析之父相关的引文悬案”的评论: 

    说个多年前的故事。我手下的团队编了一本书,由于是某部门出钱资助的,出钱单位掌握了署名权,他们将某些官员署上去了,还署了我的名字,因为我是小领导。但真正干活的没有交代。我不能与真正的衣食父母闹翻(那是我们自己挣工资的年代),就在书的最后一页文字末尾加了个括号,说明哪一章是谁写的,以便同志们日后评职称时有个依据。书印出来后,有关部门某些官员看到了这个括号,大怒。 

博主回复(2012-12-29 14:36):这种故事我太熟悉了。事实上我本人就曾经享受过只能在文末括弧内署名的待遇。 

 

对王芳“[科普+娱乐]怎样才能变漂亮?一个结构方程分析框架”的评论: 

    遗传因素考虑得不够,比如年轻俄罗斯姑娘漂亮的比例较高,中年后一个个成了大水桶。中国女性年轻时不那么突出,中年后没那么惨。 

博主回复(2013-1-13 21:07):嗯,那就得做跨国研究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074647.html

上一篇:[转载]叶兆言:六朝人物与南京大萝卜
下一篇:[转载]日本受关注论文排名降至第9 中国上升显著
收藏 分享 举报

2 鲍博 李颖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2 14: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