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味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wenweir 人生三境界:读书—写书—被写成书。欢迎访问 语文味网;网址: http://www.yuwenwei.net/

博文

【少堂志林(1205)】所见略同或大同

已有 408 次阅读 2019-10-22 19:11 |个人分类:少堂志林|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我和马正平教授有缘。好几年前我就写过一篇随笔少堂志林(19):马正平,记录我和他的交集。我退休以后,迅疾地把微信朋友圈的人删去绝大部分了,只留下少数人,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名单还会缩小。而在我国写作理论界有重要影响的著名学者、四川师范大学马正平教授,却是我退休后加到我微信朋友圈的唯一的一位。


(一)马正平:《人文学科基本原理已经终结:论“风—赋、比、兴,作为华夏诗学、写作学、美学和实践哲学的原理模型”》


日前马正平先生在朋友圈发消息如下:


“中国文论70周年经验与反思”学术研讨会暨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第16届年会于2019年10月18日—20日在湘潭大学举行。来自全国各大学和研究机构的20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这次盛会。我担任第五专题“中国文论的当代转换”主持人 ,后来改为学术評议人。我提交的论文题目是《人文学科基本原理已经终结:论“风—赋、比、兴,作为华夏诗学、写作学、美学和实践哲学的原理模型”》,发言引起强烈反响 。我发言的提要如下:


六诗、六义阐释为三体三用的五大问题、矛盾,无法解决:


第一、三体与三用的关系是什么?因为,六诗、六义不是词典,是范畴、原理框架。

第二、为什么它的范畴顺序、逻辑是:不是风、雅、颂;赋、比、兴,而是风、赋、比、兴、雅、雅呢?这是为什么呢?

第三,风、赋、比、兴、雅、颂的逻辑关系究竟;是什么呢!

第四,比兴关系不明确?比而兴,比兼兴,中国古代文论史从未说清过。

第五,为什么盛唐著名边塞诗人王昌龄说“错综万象谓之赋”呢?因为,赋是直言铺陈的重复渲染,而错综是相反交错,是对比反衬。与赋的铺陈完全不同也称赋,为什么?。


总之,我认为:第一,风是诗歌创作灵感产生的美,是表达动力。第二,比绝非比喻,因为,明喻(其温如玉)的直言已经属于铺陈玩,这是一种修辞性的直言铺陈。第三,兴,应该是隐喻性的言语行文措辞。第四,风赋比兴 也是雅赋比兴,还是颂赋比兴。风赋比兴是诗歌创作过程原理的代表。第五,赋比是重复与对比章法组织思维,兴是行文措辞中隐喻修辞艺术思维。第六,这是一个由审美和表达过程构成的非构思诗歌创作过程原理。第七,中西诗学、文论、美学比较:六诗、六义的“风赋比兴”,而西方四世纪(魏晋南北朝)古典修辞学“五艺”中写作部分的“选材立意”“谋篇布局”“修辞风格”是一种理性主义的构思主义写作学, 与中国六义“风、赋比兴”的类理性的非构思诗学、写作学构成强烈的范式,理论模型的对比。


看到马正平先生在朋友圈分享的这个消息,我很高兴。因为就这个观点而言,我和马正平先生所见略同,甚至大同。不仅如此,我和马正平先生的学问方法也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坚持将自己的学术研究与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主动地长期地缱绻缠绵。


(二)《少堂志林(1010):语文教学法已经研究完了?


我的随笔少堂志林(1010):语文教学法已经研究完了?》,是2018年4月4日挂上科学网博客和语文味网的。在这篇随笔中我说,语文味教学法一诞生,语文教学法就可以说研究完了。对此,肯定会有人说我“说大话”“吹牛”。实际情况确是,语文教学法系统最宏观的层面就是两种元素,即再现性教学法与表现性教学法。在语文味教学法诞生以前,既有的语文教学法都是再现性教学法,那时人们甚至对表现性教学理论、表现性教学法毫无概念与认识。语文味教学法一出,从最抽象的意义上说,今后的语文教学法确然已经研究完了,能做的事只能是修修补补了。不信我们可以走着瞧,看看未来的学术史将如何证明这并非大话,而是客观事实。


附:少堂志林(1010):语文教学法已经研究完了?

——刍议再现性教学法和语文教学法的终结


(一)

牛顿和爱因斯坦之后,还有真正伟大的划时代的物理学家诞生吗?


热力学的主要奠基者之一、英国物理学家、发明家开尔文(Lord Kelvin 1824~1907),在一篇瞻望20世纪物理学的文章中曾谈到:“在已经基本建成的科学大厦中,后辈物理学家只要做一些零碎的修补工作就行了。”看到一个材料说,在19世纪末,多数物理学家认为物理学的重要定律均已找到,理论已相当完善了,划时代的伟大的发现不会再有了,以后的工作无非是在提高实验精度和理论细节上作些补充和修正,使常数测得更精确而已。


有人说,每当人们在讨论物理学的研究是不是已经快到终点了,感叹物理大厦已经架构得相当完善了,以后只是小修小补了的时候,总会有个爆炸事件把人们引入新奇的世界里,从统计物理到麦克斯韦,从量子力学到爱因斯坦,都是这样。所以物理研究不会有尽头,因为宇宙是开放的。


不过外行如我则认为,在牛顿和爱因斯坦之后,是否还能有真正称得上伟大的划时代的物理学家诞生,这个问题还真是一个问题。


(二)

和物理科学不同,教育科学是否能称之为一门科学,在国际学术界是有争议的。为此,上个世纪末期,有国际著名的大学,把办了很多年的教育学院给撤销了。


语文教学法只是教育研究中的一个很小的方面,能不能算成一门学问,就更难说。

不过不管它是否是一门学问,总有人研究它,也总得有人研究它。


从语文教育理论发展史看,以前的语文教学法都是再现性教学法。


语文味教学法是表现性教学法,且是语文教育史上第一个表现性教学法。


如果说再现性教学法是阴,表现性教学法就是阳。


再现——表现,一阴一阳及其相互之间的运动,组合构成语文教学法之大道。


毫无疑问,以后肯定还会有这样那样的语文教学法诞生。但从本质上说,这些教学法要么是属于再现性教学法,要么是属于表现性教学法,都是这一阴一阳的演绎或补充。


在作为表现性教学法的语文味教学法诞生之后,语文教学法研究大约不会再有基础理论上的根本性突破或划时代的突破了。


语文教学法研究完了?


是的,语文味教学法一诞生,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从理论本质上看,从宏观层面上看,语文教学法已经研究完了。


这就像在婉约派之后由于诞生了豪放派,宋词的发展就到了“成全”“完整”,或者说进入“完了”的境界一样。


昨晚写这篇随笔时,我自然想到了恩格斯的名著《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但没有重读它。今天总觉得应该重读一遍。于是今晚(2018年4月4日)拿出《马克思恩格斯选集》,认真地,仔细地,重新阅读了一遍恩格斯这篇雄文。之后我把这篇随笔的标题,从《语文教学法已经研究完了?》,改为《语文教学法已经研究完了?——刍议再现性教学法和语文教学法的终结》。因为在我看来,“语文教学法已经研究完了”,不仅意味着作为一种表现性教学法的语文味教学法的诞生,语文教学法研究之大的疆域已经开拓完了,而且意味着再现性教学法之扬弃性终结。


2018/04/04

(说明:这篇文章最后一段是2018年4月4日晚上补写的。为了修改一篇八九百字的随笔,把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中长达48个页码的恩格斯的名著《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翻出来,又认真重读一遍,你在中国语文界能找到第二个这样的名师吗?有本事你找给我看看。目前中国语文界影响居于前列的一批名师,他们不要说会在研究中重温《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的某些名篇,他们的研究根本不需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我可以对天发誓地断定,他们中绝大多数人一辈子连《马克思恩格斯选集》摸都没有摸过)


本文同时发布在  语文味网。

链接地址:http://www.yuwenwei.net/ReadNews.asp?NewsID=16782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程少堂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5975-1107306.html 


2019/10/22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5975-1203040.html

上一篇:【少堂志林(1204)】“鲁迅博物馆在北京哪里?”
下一篇:【少堂志林(1206)】十年一觉语文梦——十年前深圳电视台对本人的报道视频(纪念来深从事语文教研工作20周年)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7 17: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