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科学技术及人文 精选

已有 4009 次阅读 2019-12-16 20:21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PA272715.JPG

    漫天繁星,那一刻,流星雨为您这位造星者而下,孟执中院士。

刚听到这消息时有好长时间没有转过神来,一条消息看了几遍,打开电脑上网,真是这位平和慈祥、严谨求真的长者师长吗?!

……

“基于模拟关系的计算力学辛理论体系和数值方法” 是钟万勰先生用交叉学科的视角看问题,用状态空间法来解决问题所取得的新突破。我有幸参与了该成果在航空航天领域推广应用实践的过程。成果确实来之不易,如何将所发明的科研成果经得起行业专家的理论推敲和专业质疑,所做的项目经得起实际工程实践的数据验证和技术比对,是必须迈出的第一步。而更有别于其他的,这是一个交叉学科横跨行业的基础性理论和体系,还有待理论和实践的检验和验证。

不约而同,大家都想到了孟执中院士。我国气象卫星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首席高级技术顾问孟执中院士出席了项目的评审研讨会。严谨提问直面专业要求,平和言语彰显海纳百川,谦逊态度蕴含有容乃大……不计专业壁垒、专注前沿科研、提携青年后生……给人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评审研讨会。台下有“搞航天,做了就一定要做好”,将我国气象卫星事业从无到有、从跟跑并跑走向领跑,最终迈入气象强国行列的专家孟执中;还有一位是信奉“中行独复,以从道也。”,学术上有些桀骜锋利坚持要走自主道路的导师钟万勰,以及一席业中专业人士。台上的吴志刚教授虽已经有三篇文章在期刊发表中做了陈述,依然有些拘谨又自信满满,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   ……

虽然科学和技术紧密关联,然而科学研究和技术创新却不是一回事。科学解决基础理论问题,技术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前者是花金钱为知识,主体是科技人员;后者把知识转化成为金钱,主体是企业家,标准是商品与服务,与做研究无关。把二者简单混为一体,就好像成了“跨界歌手”一样,与“玩票”无异。在发达的工业社会中,生产和分配的技术装备……作为一个系统来发挥作用的……技术成了社会控制和社会团结的新的、更有效的、更令人愉快的形式。”要说当前已经面世“所有的技术,都脱胎于之前的技术,就像所有现存的生物,都能追根溯源地找到原始的祖先一样。”,而这些“大部分技术工作都是‘日常标准工程’,即按照已经有的技术模版,不断‘复制’出解决各种问题的新版本“。于是,科学成为技术的支撑,技术作为科学的衍生,在其生态链中不断生存、消亡,得以繁衍、变异。

“技术像生物一样,也是有基因、能突变,不断进化的”。浅水滩拥挤不堪,人云亦云;深水区无人问津,凤毛麟角。寻求重大的技术突破,往往“来自于对已有技术的重新组合,或是从其它的‘域’里寻找新的工具。”,厉害的颠覆性杀手锏,则应该是来自交叉科学的渗透,就如数学家王元院士所说“交叉科学和应用数学不简单,要最好的数学家去做,而不是差的数学家去做。最好的数学家能不能做,还是一个问题,搞得好、搞出一个成果来,也要几十年。”正是此类科研成果来之不易,更值得花力气去推广去实践,也正是有如孟执中院士那样,不固守自封,勇于接受新领域新学科的挑战,扶助年轻后生的崛起,为这个技术时代的救赎和振兴准备了条件。

“技术的本质,与制度的本质类似,因有强烈的路径依赖性而常将人类‘锁入‘既有的技术路径或制度路径。锁入,于是可能锁死。当社会被制度路径锁死时,社会消亡。当企业被技术路径锁死时,企业淘汰。”,于是,就有了以别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人文学科解说。

人文学科着眼于“人”的“培养”,是对于“最具人性的人”的“培养”,其精神实质是树立和培育人的理念,即“自由的人”的“培养”。从这点出发,就不难解释,为什么目前全球CAE软件行业最强大的ANSYS公司,可以脱胎于西屋的核工业,另一家大型CAE软件公司MSC可以源于NASA支持而强盛,而几乎是同期的HAJIF则未能圆缘而强盛,APOLANS无源于市场而自立,来自高校的JIFEX更是缺缘无源……更令人咋舌的是后来其对霸主MSC “垄断”进行的自宫,从而给更多其他CAE软件厂商以后来居上的机会,给其他工业软件集成商以更多的系统集成机会。无疑,作为对人的物资化、技术的市场化所铺垫的“培养”,其结果,既普及了CAE技术外延,又增强了整体工业软件的社会地位和发展能量。

“机器的能力实质上是人的能力的积累和表现”,所以就有了技术的繁荣,其“所代表的一方面是人类‘权力意志‘的无限膨胀,另一方面是技术理性的无所不在“。正是这种约束和扬弃,同样也促使了互联网、条形码、ICU、核磁共振、无线移动通讯、GPS等造福人类的产品诞生和普及。

“ 人类的需求……会成为一种需要,都取决于这样做对现行的社会制度和利益是否可取和必要。”

PA272716.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10301.html

上一篇:补胎
下一篇:旋律

12 史晓雷 郑永军 杨正瓴 周健 武夷山 李燕祥 刘浔江 曾杰 王安良 宁利中 戎可 彭振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2-19 10: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