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台风来了

已有 1253 次阅读 2019-8-11 14:5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a7295e45ly1g51j33x10lj20u00iqgre.jpg

下了整整一夜的雨。天还没亮,隔着窗玻璃和厚厚的布帘,就能听到墙外雨水管里汹涌的“哗哗”流水声、对面屋顶棚被击打时细密的“叽叽”爆裂声……往日吵杂的汽车和人发出的响声,反而好像消停起来。

台风“利奇马”来了。

阿爸还健在的时候,听到有台风,有时候会一清早就打电话来,问有没有乡下老屋的消息。哪有啊!这不过是他的“病急乱投医”,可能他也是一夜无眠,天还没有亮就来问他的儿子,碰个运气。年纪大了,阿爸总希望在他觉得无措为力的辰光(时候),他的儿子能有所作为,能帮到他。

祖母还健在的时候,每当东南沿海有台风掠过,总是魂牵梦绕、很揪心的一件大事。那时候通讯条件不好,总要过几天才能知道乡下的情况。有一年,老屋小院里的柳树被台风吹倒了,幸亏没有压到房子。“南无阿弥陀佛”。那棵树是父亲十岁过生日时种下的,高大挺拔,以后就成了这百年渔村的一处标志性“打卡点”。站在大街尽头的“大岭岗墩”顶上俯瞰这座有千年沧桑的小村落时,一眼望去,最高的就是这株郁郁葱葱的大柳树。树大招风,况且高大的柳树渐渐有些空心了,自然禁不起这等折腾。后来四叔在其对面的小池塘边栽了几株西湖杨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逐成了一桩美事,了断一件心愿。四叔是从这座小院子里出去的,后来到西湖边的浙江大学读书,风风光光的延续了那段可以追溯的小屋百年时光,以及江南小小古村落的灵魂。

后来,遇到了在建筑设计院工作的杨工。有一次为了“东方明珠”的计算,很晚了,从他的工作室出来,闲聊时说起,将来也要帮我设计些什么,说这是他的强项。“大珠小珠落玉盘”是当时“东方明珠”初始时的大格局,自然有其自身尚未掌握的技艺和格局要商量,吾等“ 碧玉小家女,不敢攀贵德。”,如能在退休后将我老家小屋拾掇拾掇结实,外表依旧,就算是了此生心愿。杨工是位虔诚的基督徒,在病重的床榻上还提起这“小事一桩”的小事。此情此景,就足以使我内心一直对他充满了敬意。好人终有善报,他的告别(安息)礼拜是由一位德高望重的大主教主持的,也算是一件幸事。

……

风吹倒了柳树,雨淹没了池塘,一堆废墟瓦砾,老屋终于没有等到那一天。

雨停了,风停了。太阳出来了,台风过去了。

蓝天白云,天又会热起来了。

……

一旦没了,就不再想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193249.html

上一篇:修车记
下一篇:工业软件的“混沌”一说

5 朱晓刚 郑永军 刘炜 杨正瓴 戎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5 05: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