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工业软件的“混沌”一说

已有 826 次阅读 2019-8-16 15:40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话说:“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又有一说:一位住在北美洲中部的老头,隔三岔五地写段“Twitter”,一夜间可以搅得全球风一阵雨一阵的。难怪被封号的那11分钟被人列为该年度最美好的时光!

前些日子,那老头又出来说了一通,这要制裁、那要禁运,也确实让风雨了一阵。在全球产业链的知识经济时代,软件制裁,芯片禁运,大有吸人眼球的网红风范。此话一出,搅得全球瞩目,纷纷出来张望,予以应对计策。

岂不知,芯片断供是一时“饥饿”之苦,软件制裁则有着眼于未来的长久生存之忧。没有芯片设计的EDA软件,就是一对一的供求关系,没有设计芯片制造的数值仿真工业软件,就是永久的隶属关系。

处于全球产业链的其中一环,经济和科技带来的繁荣和进步,每一位既是受用者也是付出者,立足其中,要有付出才能赢得尊重,有所作为才能自主、自在和自由地立于世界之林,占得一席之地。

国内的工业软件曾有过一段辉煌和繁荣的时光,特别是如今已经建设起了较为完整的工业体系以后,更有了用武之地、发力之处。然而,如今工业软件的地位和作为,不论从学术、工业、经济、政治等等,都是一种似是而非、若隐若现的状态,还是混沌的:

对于数学家来说,工业软件有些偏于实验而不够“高雅”,对于物理学家来说,又觉得过于抽象而达不到“高潮”。

对于企业家来说,由于不能完全取代实验而显得有些“累赘”,对于设计家来说,既美妙又艰辛,然而怕被人误解而只能“自嗨”。

至今,工业软件的产值非常之小,在整个国民经济企划中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由于开发时间之长、成败风险之悬,也足以令专注眼前政绩得失的政治家们举棋未定。

……

长期以来,人们已经习惯接受通过简单的、熟悉的途径,这种“短平快”的获得能满足当前欲索取的所有,虽说有些粗暴,但是还算实在。知识经济时代,必欲先将原先固化的、局部的、有形的东西,通过软件、互联网等形式,犹如工业软件经过大规模商业客户的迭代和淬炼,前端获取数据的输入,后端提供经过提炼的信息辨识,逐渐使其成为整个部件、产品或工程中最强模拟的实物数值“仿”真。工业软件就是把数学作为一门实验学科,把电脑作为实验室的“混沌”过程。如此,知识得以一种与其共享、分享的方式流动,成为流动的、全局的、无形的,可以水银泻地般的无孔不入。

“今天在北京有一只蝴蝶扇动空气,可能改变下个月在纽约的风暴。”

至此,工业软件应该有这“混沌”一说。


题头画来自网络: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193869.html

上一篇:台风来了
下一篇:市场化力量是改革的动力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3 11: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