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分享 一束金银花
热度 1 陆仲绩 2019-11-30 16:52
天阴沉沉的,还冷飕飕的,那是老天在捂雪的节奏了。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窗台上那些“凡花俗草”,经过粗粗修剪施肥,算是要把它们都送入“冬眠”状态,原本就杂乱,更是显得冷清和落寞。只有一盆不知名的小草,刚摘来不久,栽下去时也没多大指望,反倒看着她正硬朗起来了。那天路过一家大学的住宿楼,门卫 ...
795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我的咸齑梦
陆仲绩 2019-11-22 20:28
…… “想吃点什么?” “咸齑、弹涂,加些韭菜。” “还要什么?” “咸齑大汤小黄鱼。” …… “哎!哎!手舞足蹈的,做梦了吧?做什么梦?在吃什么了?咋吧咋吧的。”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正等着上菜,就被老伴推醒了。啥情况!做梦吃咸齑,看来今天又没有这个口福了。一场心仪已久的美味 ...
822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找回宁静的自我生活
热度 1 陆仲绩 2019-11-13 21:25
这个学期的课就要结束了。 好多年了,原先都是到年底要作年终工作总结,退休后进了老年大学,当了一个学生,又回到了以学期作为阶段的那个年代,说来奇妙,得来全不费工夫,当然也得好好珍惜。 要说学生,我显然不是一个很好的学生,在外面忙乎,搞得三天打鱼二天晒网的。总是努力安排上课的机会,但还是记得 ...
1407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手表惹的事
陆仲绩 2019-11-8 16:44
地铁8号线的起点站,上车的每一个人都有座位。这里大都是些中转的乘客,忙碌过后显得有些疲惫,等待发车的时候,眯着眼,倦怠懒散的模样。 车开动了,摇摇晃晃中,人就稍许打起了精神。觉得对面有位大个子有些面熟,打量了一番,想不起来,眯着眼再想,还是想不起来。牛仔夹克衫,高大魁梧,头发花白稀松,前额 ...
731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青蟹,红了
陆仲绩 2019-10-17 19:52
阿姑总是这么大气、客气,送来一张宁波“蟹大人”的青蟹提货单。 青蟹,学名锯缘青蟹,古代被称为蝤蛑 。苏轼写过一首《丁公默送蝤蛑》,其中“堪笑吴兴馋太守,一诗换得两尖团。”,应该是好友丁公默给他送了两只青蟹,看把他给高兴的。要换,也得看有这等名望和水平啊。可见青蟹在历代美食家和诗人心里,该有 ...
1255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大叔和后生
陆仲绩 2019-10-3 13:35
晚饭后遛弯回来,远远看到好像是老徐,旁边还有一个小女孩,正要过高架桥下的马路。黄灯开始闪烁,老徐俩停住了脚步。走近果然是老徐,小女孩是老徐的孙女,放暑假了,从日本过来,陪陪老人家。 小女孩落落大方的朝我们微微鞠个身,问声好就转过身,自个去看风景了。老伴也去看旁边的橱窗,陪小女孩说话,由着我 ...
806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试论红烧肉
陆仲绩 2019-10-2 08:56
红烧肉,不管是装盘、盛碗、小碟,还是其他,都只是一种仪式;不管是鲁川粤苏,还是浙闽湘徽,色香味型可以有所不同,无论如何,都是一道无可争议的美味。 既然是美味,就会是生活中的一道亮丽风景线,就会有一个个故事可以念叨…… 2008年的年底,以“发展CAE软件产业的战略对策”为主题的第339次香山科学会 ...
1521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故乡的风 故乡的水
陆仲绩 2019-9-30 08:27
故乡的风 故乡的水 最柔的风,是“大嶺岗敦”上吹过的风, 炊烟袅绕杨柳树枝在飘逸; 最清的水,是“新漕跟”池里涟漪的水, 水草轻盈鱼虾穿梭在嬉戏。 吹过天南地北风,凉风吹起故乡愁; 趟越五湖和四海,游子仍怜故乡水。 三江风,轻轻吹,天高任鸟飞, 飘向丛山峻岭 ...
1099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吃月饼
热度 1 陆仲绩 2019-9-19 19:22
最能给人以念叨、最能与人亲近的食物, 或许非这月饼莫属。 食物的第一需求,从过去的填饱肚子,到滋补营养、感官欣赏,以及药食同源的保健作用等等,月饼好像都是微乎其微的。然而,从其初始,月饼就被赋上了许许多多的人文情怀寄托,这是一种仪式感远重于其本身功能的食物。 我记忆中最早的月饼,是小镇“大 ...
1093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敬酒
热度 2 陆仲绩 2019-9-7 16:20
老家来人了!喝酒! 喝酒。年少时喝酒是借此有机会可以上席,“骗”菜吃;成家后喝酒只能算是个仪式,添气氛;场面上喝酒那就是个人情世故,一派江河湖海。 酒是粮食精。在那刚出生的年代,酒是个稀缺物,打酒是要有酒票的。好在我也一直不太喜欢喝酒,至今尚未培养出对酒的喜好:一瓶上好的黄酒放久了, ...
1126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2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9 12: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