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又见老徐
陆仲绩 2021-6-10 08:53
自从新民晚报“夜光杯”上登了“修车老徐”,开修车铺的老徐本来就师出有名,如今真成了有典可据的人物了。 修车老徐原本就是这一带的名人,商铺不大,可人气颇佳,如今在外面兜了一大圈,又回来了,在马路对面盘了门面,人气也又跟着回来了。老徐,因其好脾气,走过路过修车铺子的,面熟陌生的人都喜欢有一 ...
2700 次阅读|没有评论
月夜
热度 2 陆仲绩 2021-6-7 08:04
开学了。 走进久违的老年大学校门,走进熟悉的唱歌课教室,陡然间却有了些面熟陌生的感觉。粗粗算来,要有大一年的时间没有来了,就这么一晃,光阴似箭,一点没错。往日熙熙攘攘的教室,如今空荡荡的,稀稀落落的同学,都成了“久别重逢”的人。学生上课按照计划安排,分期分批的进教室,大多数同学 ...
1975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2
汗颜
热度 1 陆仲绩 2021-5-30 15:32
三下清晰、有节奏的敲门声。隐约听到有一个“打扰了!”的陌生招呼声远远飘过来,随后是老伴的声音“熙熙”,应该是“谢谢”吧。人们常有这样的时候,说话时会突然低一个音阶,上海普通话听起来就不怎么标准,那准是遇到不常遇到的事,猝不及防时的一种延缓反应。 老伴开门时接着一个快递包裹, ...
1499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窗外的喇叭花
热度 1 陆仲绩 2021-5-20 07:52
西晒的阳光,顺着北窗直直的照进来。夏天时节,不多的时间还是滚烫滚烫的,会把厨房间盐罐里的盐晒得软软的,有些融化腻腻糊糊的潮湿样。 装个帘子,抹上一帘幽梦的感觉,可厨房里油黏太大;贴块窗纱,又恍惚置身浑然密闭空间,会觉得在房间里憋着……如在窗外的花架里栽上一盆藤蔓植物,用其茂盛的 ...
1330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花落时分
热度 3 陆仲绩 2021-5-11 17:01
窗前的月季花开了,含苞待放时,在绚丽晨曦映衬下,傲然抖擞;相伴渡过了一段美好炫亮时光,绿叶烘托着粉红色花朵在微风中、阳光下、晚霞里,安然自得;纵然迎来最后那么一段黯然谢幕时刻,在细雨淋漓、疾风扶摇、烈日暴晒过后,摇曳着粉嫩色的花瓣,依然挺拔,然而缤纷落英,终归盆土。 种月季花的盆不大, ...
2617 次阅读|6 个评论 热度 3
一句之师
陆仲绩 2021-4-18 14:49
看到朋友圈里有告知,说嘉麟走了,很是悲哀。真的非常可惜,毕竟他的年龄并不大。 就我俩的认识和互动而言,虽说曾是一个楼面的同事,可时间不长,交集并不多。可对于二个普普通通的凡夫俗子,生命中好多细小平凡的事情,当时并没有许多特别的留意,甚至也没有特别可以留在心里作为怀念和记挂的。直到在听到 ...
2899 次阅读|没有评论
弄堂里的味道
热度 7 陆仲绩 2021-4-16 09:09
祭祀最重是旧情旧物。依我看,大饼油条应该是此佳品。 清明节,踏青祭祀,一家子人准备贡品时,留意着要挑几件老人家生前喜欢的食品。睹物思人,以物念情。传说贡品晚辈吃了之后可以少得病,保平安,那不就是天上人间都皆大欢喜的事了吗。 有好几次,妹妹家都准备有大饼油条,而且都是当天一清早 ...
2733 次阅读|17 个评论 热度 7
梅童鱼
热度 2 陆仲绩 2021-4-12 09:07
说梅童鱼,正规的学名应该是黑鳃梅童鱼。其实一般都没有这么文绉绉的叫法,周围叫梅子鱼的居多。现在的人,更多的时候,其实还是分不清是梅童鱼,还是小黄鱼,看它们的个子远不及黄鱼的大,会有不屑一顾而被放过的。以外形作区别,阿孃称呼其为“大头梅童”,言简意到,既形象又直观,依像看 ...
3079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赏樱正当时
热度 2 陆仲绩 2021-4-1 20:58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正是赏花的好时光。 春天是赏花的日子。苍黑株枝萌发出点点嫩绿细芽,接下来就是一场盛大的花事将悄然开场,铺地的郁金香,悠然的小草,枝头绽放的桃花,海棠,樱花都会相约而至。藏不住的春色,还有拂面的和风,融融的春意,万物在接受大地的洗礼,一缕唤人复苏的气息。人们不 ...
3101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2
适彼乐土
陆仲绩 2021-3-18 14:38
街道要举办“百家百年中国梦”活动,社区报来邀约,安排了一次采访。 “每因暂出犹思伴,岂得安居不择邻”。安居才能乐业,邻里社区是回归生活志趣的一块空间,也是个人选择一种生活方式、体验人生价值实现的一种模式。 退休前,早出晚归的上班族生活,少有关心社区活动的闲暇,但“五里桥”这块响当当的名声 ...
1718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13 19: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