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鸟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yuniaoguo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博文

我的奶奶:从民国到新时代

已有 2057 次阅读 2018-1-3 12:56 |个人分类:生活|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奶奶,家庭,和谐

我的奶奶今年九十有六,身子硬朗,吐字清晰,生活自立,基本上不需他人照料。就是十几年前,股骨头坏死,换了新的,腿脚有些不变,耳朵也背了。

奶奶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人,年青的时候是位大美女,皮肤白净,身材高挑,干净利索。虽不是大户人家的闺秀,家境还算殷实,有薄田十余顷。然而奶奶命途多舛,出生六个月,父亲去世了,由母亲一个人拉扯长大。由于家有余田,日子还过得去。她十几岁就开始经营田地。抗日战争爆发后,虽然战争在滕县县城打得激烈,他们所在的山区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后来奶奶嫁给了爷爷,上个世纪,家庭观念比较封建,而我们地区受孔老二影响比较大,男尊女卑极为严格,妇女在家中根本没有地位。而我奶奶却是个例外,在那个时期,她是一家之主,爷爷反而没有多少话语权。要知道我爷爷可不是好脾气的人,能在那个时代取得家庭的领导权,可以算得上我们村里的唯一。

爷爷家世代务农,勤劳节俭,将剩下的钱财,置办土地,虽然算不上富裕,也有薄田数亩,房屋数间,温饱不愁,略有结余。解放战争时期,华野的部队攻打济南城,有一支部队就住在我家。奶奶把堂屋让给部队首长住,自己一家搬进偏房。奶奶依稀记得当时队伍喊的口号:“打开济南府,活捉王耀武。”
 建国后,不知何故,我家被划为地主,成了村里的坏分子。开始奶奶并没有感到问题多严重,没做过坏事,问心无愧。后来,爷爷的五叔被枪毙了。具体原因不详,据说爷爷的五叔是还乡团的头头,在当时名望比较高,滕县这边的人称其为赵五爷。之前问过当地的老人,五爷在本地的口碑并不差,办过学校,救国灾民,并没有人命案。当时有人通知他让其逃出,五爷反而比较淡定,说自己没有人命案,不需要逃走。结果就被拉到村子东头枪毙了。五爷临走的时候冷冷清清,五婶托人给他送双布鞋,没人敢去,奶奶自告奋勇,递给给了五爷,五爷得以穿着鞋上路。相比之下,我奶奶的四舅比较幸运了,他当年是国军特务营的营长,一次抓住一个八路,上级让活埋。八路的家人托关系,恳求能留个全尸。奶奶的四舅夜里偷偷地把人放了。解放后,奶奶的四舅被抓住了。当时大家都以为他活不了了。没曾想,他曾经救过的那个八路当了官,为了报恩,将其偷偷释放。后来奶奶的四舅逃到台湾,没敢再回来,据说在那里又有了家庭。
 后来,我爷爷连同他几个兄弟被拉出去批斗了几次,幸好村里人还比较善良,只是象征性的游街,没有造成身体的伤害。然而,地主的帽子对于子女的影响是深远的。我爸爸自小成绩非常好,升中学的时候,实行推荐制度,当时同学们都推荐他上,可是由于成分问题,被剥夺了继续接受教育的机会。
 就这样,带着地主的帽子,我奶奶拉扯五个孩子生活,一个大伯,一个叔叔,两个姑姑,加上我父亲。在生存队里,受到各种白眼。最困难的日子是58年大跃进时期。那个时候,我父亲饿得前胸贴后背,他是老二,吃饭的时候,抢不过我大伯,站在门口,哇哇大哭,骂我大伯“坏金山(我大伯名字叫金山),坏金山,不喝七碗喝八碗”。临近年关,家里几个孩子还穿着单衣,奶奶带着父亲,冒着大雪走了十几公里,到集市上兑换了些布头,连夜给孩子们做了棉衣,而她却是单衣过冬。当时穷得实在揭不开锅了,我爷爷打算把我小叔卖掉,来换取一筐地瓜干。我奶奶死活不同意,把家里能卖的东西全部卖掉了,连同我爷爷的一张打鱼网,就这样咬牙挺过去了。后来,随着孩子们慢慢长大,可以到生产队干活,争取工分了,日子慢慢好起来。
 那个时期,我爸爸在附近干建筑队,大伯在村子里当电工,大姑嫁到城里,日子有了奔头。改革开放之后,在政策的响应下,我叔叔参军了,家里也由此摘掉了地主的帽子。不久后,越战爆发了。奶奶得知我叔叔所在的部队可能被派上战场,她通过各方关系,给我叔叔写了好几封信,催促其退伍。我叔叔也由此结束了军旅生涯。
 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我奶奶迎来生命中最为辉煌的时刻。尤其在我二姑相亲的事情上,奶奶表现出超乎寻常的果敢。当时,别人给本家一个姑姑介绍对象,是一个中学老师,离异了,家在城里。那个姑姑向我奶奶打听对方的情况。于是,我奶奶立即让我二姑带她进城。到了城里后,奶奶看对方比较靠谱,又有文化,就果断地将二姑许配给人家了,也就是现在的姑父。那个时期,农业和非农业的界限非常森严。能到城里生活,是我们农村人一辈子的梦想。如果放在现在的时代,可能还好些。那个年代,姑父是离婚人士,比我二姑大许多,不仅面临外人议论,就连我大伯和父亲,也是死活不同意。最终,我奶奶顶着压力,乾纲独断,促成这么婚事。从现来看二姑家的生活,还是幸福美满的。
 后来,我叔叔从部队退伍回来,在一个镇上给镇长开车。在城区找了个对象,奶奶集中力量,在城市帮叔叔盖了房子,奶奶由此也实现了从农村到城市的跨越。叔叔也成了我们家庭的骄傲。上世纪80-90年代,城里人是一种特殊的荣耀,从农村到城市是一件很了不起的跨越。

世事无常,正当家庭蒸蒸日上的时候,我大伯在一次整修电路的时候,从线杆上掉下,不幸遇难。那年是1988年,当时镇上赔了五千元。白发人送黑发人,对我奶奶打击很大,可是慢慢挺了过来。同一年,我和我叔家的哥哥出生。奶奶在城里照看我哥哥,爷爷一半在家里住,一般在城里住。可是好景不长,五年之后,我叔叔的婚姻开始出现裂变。

当我叔叔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和我婶子离婚了。离婚之后,我叔叔境遇急转直下,房子和女儿判给对方了,我哥哥归他,工作也因此丢了。奶奶在城市的落脚点也没了。可是她依旧坚强,带着我哥哥,在城市租房,照看他上学。奶奶的付出坚守,让哥哥有了温暖的依靠,尽最大限度减轻了家庭破裂带来的伤害。当然,哥哥也很争气,从小学到初中,成绩都是名列前茅。直到哥哥上了初中,住校了,她搬回老家住。我不知道她从城里搬回农村,当时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后来,我叔叔又找了一个老婆,生了一个孩子,我奶奶对新老婆也不满意。我叔叔一直躲在外面,直到我小弟弟三岁的时候,奶奶才让其进门。之后,叔叔也从城市里回来了,因为家里地基的问题,和我父亲产生了隔阂。2009年的时候,爷爷病重,卧床不起,都是奶奶一个人照料。爷爷临走之前,奶奶早就给他准备好了临终的衣服,长袍马褂,绣上漂亮的花纹,那是爷爷一辈子穿过得最好的衣服。8月份的,我爷爷去世了,那年88岁。我父亲赌气,不回家奔丧,我奶奶反复念叨。我那个时候真切的感觉到,她已经老了,失去了以前的那种刚烈。

前段时日,回家的时候。奶奶在为了办理低保的事情奔波。至今,她在家里无论大事小事都操心。从我哥哥找对象,结婚,装修房子,生子,她都操着心。我的叔叔姑姑们,包括我哥哥,对其依旧言听计从,也有争吵,最后还是拧不过她老人家。最近,我哥哥家里来了个男孩,看着她抱着重孙子,眼里充满了慈祥。而我是家里的一个例外,我从小就不听话,和奶奶多次争吵。可是她从来没有烦过我,反而最后顺着我。我能感受得到,他对我还是放心的,当然我也没有令她失望。
 奶奶是小脚,三寸金莲,她从民国走到新时代,走过了近一个世纪的路程,还在继续前行,哭过,笑过,如今,希望她能安享晚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90233-1092868.html

上一篇:从情怀到使命:一名科普工作者的内心独白!
下一篇:老家的土房子
收藏 分享 举报

27 熊建华 刘全慧 张学文 赵建民 张晓良 史晓雷 郑永军 邱泽华 王德华 魏焱明 罗帆 武夷山 张昊 李健民 鲍海飞 周忠浩 宁利中 刘钢 王启云 刘光波 苏德辰 韦四江 曹建军 付雷 孟庆仁 孙颉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2 16: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