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ylor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ylorwang

博文

上帝为你打开一扇窗,就会为你关闭一扇门

已有 16226 次阅读 2012-11-16 09:15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研究, 工作岗位, 科研, 选择

最近,网上开展了博士毕业后是不是一定要走进科研工作岗位的讨论。有些对自己的学生满怀希望的导师(如程教授,张教授),在学生作出逃离科研的决定后非常失望,这种心情作为导师的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换位思考,也应释然。其实大家都知道马克思主义的经典政治经济学的观点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若温饱问题(衣食住行)还没有完全解决时,要求作出脱离经济基础的决定是困难的。我应该算喜欢搞点实用性研究的人,在强大的经济压力下,我也曾经逃离过科研,去了外资企业赚快钱去了。后来,因喜欢与寻求自由,又上岸回到了学校。但回过头来看,即使只谈利益,不谈什么人生的重大意义,有时为了一点眼前的利益,也有可能失去更大的利益的可能。

 

当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我就留校任教。电路板生产线刚开始引进我国,而生产电路板的含铜氨离子的报废蚀刻液,还没有一套成熟的处理处置方法。我做了大量的实验,发现了一个有别于传统的工艺思路,即不是加碱将氨从溶液中赶出而回收铜,而是加入酸,将氨变成铵离子,让铜从铜氨络合物中释放出来回收铜。由于缺乏写专利申请的经验,也没有自己独立的科研经费来申请发明专利,故没有立即申请发明专利,只撰写了一篇科技论文“用酸-硫化钠二步沉淀法处理高浓度铜氨铬离子废液研究”,1989年发表在《重庆环境科学》杂志上。虽然当初也有企业,希望我们继续合作,做这一技术的工程化应用,但对我个人而言,在大学工作的经济压力实在是太大了。那时,广州流行着一句类似于笑话:“你看他,呆得象个博士,穷得象个教授”,在校园内的卖菜的菜贩,一个月都能赚一千多元,而作为研究生毕业,大学教师的我,只能拿1百元多一点的工资。我曾听到二个菜贩在聊天,一个菜贩子问:你怎么拿这么贵的菜到这里来卖,你别看他们是大学老师,其实他们都是穷人!一次偶然的机会,因为经济压力,我去了广州宝洁有限公司,这项研究开发工作就中止了。当初我的导师也不同意我去外资企业,且不相信外资企业的工资有那么高,他讲,我一个国家教授,一个月工资只有300多,怎么可能给你1000多元呢?可到了外资企业,第一个月就拿了一千八百元的工资,差不多是我学校工资的15。为了这个高工资,我全力以赴地替公司工作,为了生产系统的安装调试,我28小时连续战斗在安装第一线,差不多创造了引起的表面活性剂生产系统,从安装到试产只用了55天的记录。当然也就没有再考虑如何将蚀刻液处理及回收其中的铜的工程化开发的问题了。

 

在广州宝洁有限公司作为项目经理与生产主管干了三年,经济问题终于解决了,我又回校读博士,而公司原料生产的技术系统是我建立的,他们仍全额支付我的工资作为技术保障,且也希望我博士毕业后,仍回公司工作。这样,“工资”一直支付了8年,我也在学校升职为副教授后,才停止工资发放,改为技术项目合作的形式,继续保持联系。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对环保的要求也不断提高,催生了环保产业的发展,有关环保的公司,如雨后春笋般诞生。在珠三角地区,一个地级市,都可能有环保公司数百家之多。对于环保工程公司而言,机会很多,赚钱不难,但发财不易。因为环保工程,相对于其它的工程,项目的数量是比较多的,但每个工程都比较小,门槛也不高,这样,就会给众多的环保公司提供了许多赚钱的机会。另一方面每个工程都不大,每个工程的具体情况和要求千差万别,难以做到工程的标准化设计与施工;且对一般企业而言,搞环保工程,大部分都是为了满足政府环保部门的要求,这些环保工程只有社会效益,一般不会给生产企业带来经济效益,故企业主也就很不情愿地花钱,这样,要想从环保工程中发财也就难了。相对而言,在从事环保行业的企业中,搞资源回收的企业,赚钱要比搞污染治理的企业容易得多,因为可以从回收的资源中赚到钱。从老板请客吃饭,进娱乐场所花钱的豪气程度来看,都是搞资源回收行业要比污染治理行业的老板手脚大方许多。正因为存在丰厚的利润,有些涉黑的团伙往往就容易加入其中,对废品的收购强买强卖。且这也成为广东省目前打击的重点。

 

我现在搞环境工程废水处理研究,带研究生做过电路板废水的深度处理工程,率先在综合电镀废水的最终处理过程中采用曝气生物滤池的方法进行深度处理,取得了能进一步脱除废水中的COD值,硝化废水中的氨氮,同时,能进一步降低废水中的铜的含量,大大提高了其出水的水质。四年前我在深圳沙井一台资企业做这项废水深度处理工程的时候,就问他们蚀刻废水如何处置的,业主及周围的朋友告戒我,你不要动这个蚀刻液的主意了,这个是有人来专门收的,若其它人收购,可能车都开不出镇。现在看来,这话是对的,从深圳沙井捉了几员黑社会“老大”就知道这是真的。

 

去年做清洁生产的审核专家,审查了一家要上市的环保公司,它的主营业务就是从蚀刻废水中回收铜。因为多年前的实验研究,我对这个工厂比较感兴趣,可看了他们的生产工艺,怎么与我多年前开发的工艺思路是完全一样的?后来,我又有机会看了几个类似的工厂,也都采用我当初开发的工艺思路。

 

多年以后,回头来审视这个过程。那时,还没有一家公司能成熟地处理这种电路板生产过程的蚀刻液,一吨蚀刻废水,被人家拉走处理,一吨要给处理方1千元左右的处置费用。现在这种含铜约120/升的蚀刻废水,已经不是拉走处理了,而是卖给处理方,一吨的售价高达数千元,它已不是废水了,而是资源。可以想像,当初开发出这种技术,并能立即投入工程化应用,其利润空间是多么丰厚,国内已有二家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就是回收蚀刻液,而工艺差不多都是采用我当初开发的处理工艺原理发展起来的!

 

前段时间,有人跟我开玩笑,若当初不是只写文章,而是先申请专利,并全力以赴工程化这项技术,可能现在就是亿万富翁了。当然这世界没有如果,也不可能重来,在当时那种经济压力下,我不可能抵挡得住广州宝洁公司提供的高工资的诱惑。我那时的决定,是当时的经济基础所决定的!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当上帝给你打开一扇窗时,就会给你关闭了一扇门!

 



“逃离”科研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2399-633040.html

上一篇:升职称的好处之一就是可以做专家了
下一篇:专利被侵权,请大家告诉我,该怎办?

76 文克玲 乔中东 张波 李土荣 曹裕波 温世正 王号 李学宽 陆俊茜 侯勤福 许浚远 郁章涛 张延伟 喻海良 武京治 张海霞 武夷山 梁建华 郑玉峰 彭思龙 许稹 王云才 王春艳 李正 李心诚 张旭 张波 齐伟 王恺莹 王善勇 柴鹏 单睿智 孔梅 王鹏 刘淼 杨正瓴 张志镇 王府民 王永晖 屈林 曹聪 靳强 何士刚 葛德燕 赵美娣 杨宇 肖振亚 陈楷翰 李建雄 王恪铭 强涛 韦玉程 尹喜悦 朱艳芳 黄华军 郭向云 陈学雷 张星 李清林 彭真明 戴德昌 张建强 李宇斌 吴明火 谢强 聂广 霍艾伦 zhouguanghui wangbobo liuzhan001st louiexp yangwencao zhouwx2006 yinglu qinzhaosu Jasio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18 09: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