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ylor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ylorwang

博文

企业已来非洲,应用技术服务也要跟着进来——卢旺达之行 精选

已有 6780 次阅读 2017-8-31 05:36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非洲,卢旺达,污水处理,垃圾,环保

卢旺达差不多是非洲的地理中心,面积只有2.6万平方公里,人口也只有12百多万,以农牧业为主,经济发展相对比较落后的国家。周边的乌干达,刚果,坦赞尼亚等国家面积都比卢旺达要大得多。近年来,国内的一些国有与民营公司,纷纷来到这个面积不大的国家,听朋友介绍,这里的治安非常好,且办事流程公开,值得过来看一看。这次非洲之行,一是为了马赛马拉的野生动物,更是为了卢旺达考察。

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坐卢旺达航空的飞机到卢旺达首都基加利,只飞了1个小时多一点。基加利机场是比内罗毕机场更小的机场,机场上飞机也不多。目前,卢旺达还没有与中国直飞的航班,从国内来卢旺达,可以从迪拜,孟买,内罗毕等地转机。

卢旺达这个名字之所以被我记住,是因为上世纪90年代发生在这里的惨绝人寰的种族大屠杀,在短短的几个月,差不多有一百万人被杀害,约是这里人口的十分之一。我猜想,这应是一个非常彪悍的民族,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但大家都讲,目前卢旺达差不多是非洲治安最好的国家,这巨大的反差,也是吸引我来的原因。

宾馆旁的几个中餐馆

在机场入境,要交30美金的签证费,边检工作人员总体上态度比较客气,也没有发现什么腐败现象。朋友肖总到机场接我们,到了公司新开张的宾馆。这宾馆,除客房外,还开了对外服务的餐厅,超市,在二楼,从另外出入口,对外出租,客户开了一个赌场。从机场到宾馆的路上,虽然没有看到高楼大厦,但路面质量很好,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居然带有数码时间显示装置。听介绍,卢旺达的许多基础设施,不少是中国的工程公司承包的,这主要的道路,都是中国路桥总承包。由于卢旺达治安较好,且政府部门都能按章办事,只要保证质量,达到合同的要求,对于政府的工程,基本上能按合同付款,所以,中国的一些工程公司在卢旺达还是能赚钱的。可能正因为这个原因,虽然卢旺达相对而言只是一个非洲内陆小国,中国的一些国营公司,民营公司到卢旺达开张的还真不少,在我住的宾馆附近,就有近十家中餐馆,据说整个基加利,有二十多家中餐馆,也有不少中资的宾馆。据国内一家工程公司经理介绍,若有一个千万美元级的土建项目在这里招标,估计国内有资格投标的公司有一百多家,真的来投票的也会有5060家。这些公司有国资委的公司,也有各省的公司,还有更多的民营公司,如中国路桥,中国土木,华山国际等,事实上中国的企业早已大规模地进入了非洲。

  Dmall Hotel

朋友公司开的宾馆(Dmall Hotel),虽然宾馆的前台,不少服务员都是当地黑人,但餐厅几个大厨是国内过来的,主要食品是地道的中国风味,来吃饭的也主要是中国人,偶尔也有白人与黑人过来。

这几天,在卢旺达我也见到不少卢旺达的本地人,他们对人都比较友善。在一些路口,也能见到带枪的军警,一般与我们都相安无事,而不象肯尼亚,那些军警,都将中国人看成是可以敲诈的猎物。据说要在肯尼亚拿工作签证,不仅要支付5000美金,而且办事机构很官僚,要办三个月时间,有时都不一定办下来。这样,在街上,特别是在写字楼或仓库等工作场所的中国人,有可能就没有工作签证,若肯尼亚的军警真能发现一个没有工作签证又在工作场地的中国人,就意味着他有可能发一笔小财。反之,卢旺达的工作签证就很容易,且价格也便宜,所以,在卢旺达,走在街上都不用带护照与签证,警察不会随便查验证件。

    卢旺达“发改委”

我很难想像现在彬彬有礼的卢旺达人,就是二十多年前手拿大砍刀,进行种族大屠杀的卢旺达人。看来人本性是善良的,恶人总是少数,但大批善良的人,被极少数恶人扇动起来的不理智行为是可怕的。

卢旺达现在的总统应是相当强势的总统,刚修改完宪法,一届总统的任期长达七年,刚完成大选,总统的得票率高达94%,可见卢旺达人民对他的认可和支持,他又可以再执政七年。卢旺达的发展规划,新加坡的淡马锡提供了咨询和指导,他们想将卢旺达建设成为“非洲的新加坡”! 在卢旺达的同胞,也都能预测到卢旺达至少还有七年的稳定发展期,就好象中国的改革开放初期一样,稳定的政局,能保证其经济的持续发展,故准备在一些基础设施及房地产等行业进行投入。

我对卢旺达的未来长远发展,持谨慎乐观态度。卢旺达面积不大,本身矿产资源少,又不是交通要道与航运中心,由于水源相对紧张,也难以大规模发展工业,故不容易开展第二产业。若没有第二产业,只发展第三产业,发展必然受限。通常1份第二产业,可以带动58份第三产业。新加坡有马六甲海峡,帮助它成为航运中心,而卢旺达没有,卢旺达只能利用非洲地理中心位置的优势,以及良好的治安环境,简便地进出关手续,优质的综合服务来发展总部经济,这需要建设更大的航空港,要建设非洲的会议展览中心,最好再能建设成人民币在非洲的离岸中心,以促进中国的公司将非洲总部迁移到卢旺达。当然,这些都需要巨额资金。若能成功地发展了总部经济,通过总部经济带来的第二产业,进一步促进第三产业,不然,就比较容易碰到发展的天花板。

在国内,我的专业主要搞水处理工程,对这里的水处理状况特别感兴趣,经去卢旺达的Water & Sanitation Corporation了解,及我们现场的考察,目前卢旺达全国几乎没有污水收集系统。我调查了几家饭店与宾馆,其产生的污水,都是未经处理,通过渗井,将污水直接渗入地下进行排放。朋友曾送了一份这里的地下水分析报告,从报告中看,地下水的硝酸盐与亚硝酸含量明显增高,有可能与大规模地污水渗入地下是相关的。国内的有些违规企业,将工厂废水通过渗坑渗入地下的处理方法,也许不是国内违规企业的创造。

由于卢旺达目前几乎没有工业,渗入地下的都是生活污水,生活污水的污染负荷小于工业废水,且目前渗入的生活污水量,还没有超过环境容量。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人口的增长及城市化水平的提高,生活污水大规模的向地下渗入,必然会导致地下水的严重污染,故必须提前考虑应对之策!

饭店的废水渗坑

目前在基加利,最大的高档房地产小区也由国内的一家工程公司做施工总包,这个小区有别墅等高档住宅600多套,污水处理量预计每天600吨,公司的经理带我看了小区配套的污水处理工程,这工程采用SBR生化法原理处理污水,且采用全地下结构。我看了那设施,设备并不先进,安装也不规整。我问为什么不找国内的环保公司,这位经理回答是做环保,要根据卢旺达的具体法规进行调整,要走这里的审批流程,且要求先出图纸,沟通确认后才能实施,由于牵涉到售后服务的问题,最好有当地的技术支持公司。国内的公司都不愿意过来走这些全英文的流程,也没有本地的技术支持。这个项目应是由甲方直接找的一个印度人开的公司做的。我问了印度公司的报价,吓了我一跳,高出国内报价数倍。我想,在国外做工程,其支出要比国内大得多,即使这样,由我们的团队来做这个项目,一定能做到处理效果更稳定,工程项目更漂亮,同时,建设成本也比印度这家公司低得多的工程。

天价的生活污水SBR处理系统

朋友在基加利的工业园买了一块地,并投资建设了一座生产各种规格PVC管材的工厂,这家外资企业,在卢旺达算比较著名的外资公司。从工厂看,能看到工业园内有一座污水处理厂,我们又去看了这个污水处理厂。这处理厂采用的工艺为:初沉池——生物转盘——三个水池——泵外排。据说这污水处理厂在工业园建设初期就建设好了,目前已建成达2年之久,但由于没有废水,一直没有运行。塑料管生产厂,已正常投产,平时运行时几乎没有工业废水。在这个工业开发区,不少土地已出售,但许多工厂建设却迟迟没有开工。

朋友投资的工厂,国内的摩托车发电机陶瓷等销往卢旺达的样品,及等待卸货的卢旺达搬运工

现在全世界都在招商引资,国内各省之间,各市之间都存在招商引资的激烈竞争,就连美国新上台的总统川普,他也在全世界范围内招商引资。故招商引资,特别是引进优质外资项目是相当不容易的。要让这个工业园满负荷运行,并排出工业废水使这个污水处理站运行起来,不知道还要等多长时间。当然,真的有化工高浓度有机废水进入,这现有的处理工艺,也是不能满足处理的要求。

没有运行的工业园废水处理厂

在国内,近年来我一直做垃圾渗滤液的处理研究,故我们又去看了卢旺达的一个垃圾填埋场。用谷歌地图,找到位置,然后导航过去,后来,看到一辆垃圾车,就跟着垃圾车走了一段,有二个黑人小朋友,竟然在车速较慢的泥路上,从车后边强行爬车。车从山谷里的泥水塘边通过,有几个黑人小孩在泥水中打滖,长在水乡农村的我,几十年前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转过一个山坡,发现前面的山头上,似乎有很多垃圾,原来卢旺达的垃圾填埋场,是在一个位置相对比较高的山头上。我估计,卢旺达缺水,山谷往往水比较多,已被这里的农民改造成水田,有些水田还种植了水稻,用山谷填埋垃圾,征地比较麻烦,这样,卢旺达的垃圾填埋场则占居了一个山头。

与国内一些县级的垃圾填埋场一样,有不少人从垃圾堆中“寻宝”,一些从垃圾中找到的PET瓶,包装袋等,通过压缩机压缩打包,据黑人司机介绍,这些回收废品将运往乌干达,那边有相应的加工厂,回收利用这些废料。可能与生活习惯不同,卢旺达垃圾中的餐余垃圾所占比例不大,这样,这些垃圾也不是非常臭。

   在山顶的垃圾填埋场,还有一个用透明塑料布做的温室,一些污泥在温室中干燥或发酵,然后,有一个转筒焚烧炉,让这些已干燥的污泥,与垃圾场中的一些纸箱等在转筒焚烧炉中焚烧。做到污泥减量。这焚烧炉的尾气处理也是相对比较简单的。

可能现在是卢旺达的旱季,且垃圾中相对餐余垃圾较少,气候干燥,垃圾的含水量也较低,另外,这里采用放一层垃圾,上面再压一层土,估计这里的垃圾渗滤液非常少,似乎也没法收集。总体上说,这垃圾填埋是很粗放的,不可能有防渗膜,也没有渗滤液引流系统。这座垃圾山,有可能雨季时对周围环境污染较大,且还存在一定的滑坡风险。但对于目前相对比较落后的卢旺达,几乎所有生活污水都没有处理,估计这垃圾渗滤液的处置在近期不可能有处理需求。

在我住的宾馆旁边,有一所大学,Adventist University of Central Africa. 该大学对公众开放,我就进去看一看。听学校的一位学生介绍,他们这个大学只有2000名学生,学校有二个校园,这个校园是大学的科学技术中心,另一个主校园离这里约3公里。在这个校区,只有一幢教学楼,而这教学楼的设备,建筑质量是相当不错的。

  在中国住卢旺达大使馆前

卢旺达还有许多值得介绍的地方,限于篇幅就止于此。总之,卢旺达是一个非洲地理中心的小国,目前环保产业不象国内已处于过度竞争状态。这里的竞争对手是屈指可数的印度人开的工程公司,报价高且质量一般,我们的进入还是有优势的。但也必须知道,这里的市场容量极其有限,要想做好,必须将来将国内开发的实用环保技术推广应用到除卢旺达外的周边非洲国家。

响应“一带一路”的号召,我们也要争取走向世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2399-1073521.html

上一篇:非洲肯尼亚之行(下)——担心与索贿
下一篇:研究生要取得较好的科研成绩的一个重要因素
收藏 分享 举报

27 武夷山 姬扬 LetPub编辑 穆仕芳 黄仁勇 李侠 冯大诚 侯勤福 赵克勤 陈楷翰 杜蒙蒙 杨正瓴 史晓雷 赵帅飞 张明武 马德义 黄永义 张莹 谭庸桢 刘炜 侯成亚 白龙亮 戴德昌 肖小敏 杨学祥 xlsd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0 13: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