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t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ftan

博文

申请第一个基金和第n个基金的心态区别 精选

已有 11583 次阅读 2018-3-9 11:0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申请第一个项目已经是十年前了,十年期间我已经拿到过十余项基金。应个景,写一篇基金的博文,不过不写申请技巧了,只写心态的区别。


申请第一个项目时,那时还很年轻。项目怎么写,能不能中自己心理根本没有把握。所以那个时候是抓住一切时间恶补,不但恶补学术思路,更重要的恶补写作思路,表达思路,申请技巧,评审过程,一切的一切的信息。写本子的时候焦虑,函评的时候焦虑,会评的时候更焦虑。但其实根本于事无补,因为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关注过程。所以小木虫成了唯一的稻草,经常性的刷新,看看有没有大道或者小道消息,哪怕别人的吐槽也会仔细的聆听。幸运的是,青年基金经历了第一次的夭折,在第二年终于拿到了,结束了当时痛苦的历程。


其实对我来说,第一次申请项目的痛苦并非偶然,而是必然。首先,自己的研究方向太偏工程技术,自然科学基金肯定不重视。再者,自己的基础一般,也没有多少的信心。还有,大环境上前辈们很少去竞争自然基金,因为难度大,方向又不完全适合,觉得我在浪费青春。所以说,痛苦只是因为申请了,如果不想着进步,也就没有痛苦。申请基金是一场蜕变,蜕变必然带来痛苦。


再到之后的基金,突然对我变得非常的容易。当然,人才项目除外。后面的面上,甚至重点,科技部iter专项等等,好像都是一次性中标的。中间也许也有痛苦,但真的印象不深,因为我知道我能中,痛苦的过程只是让我自己更加重视而已。基金的写法我了熟于心,科研的新思路我从不缺乏,答辩的技巧我轻车熟路。所以项目越来越多,我再也没有刷过小木虫,考虑的更多的是怎么把项目做好,怎么交账。而对于申请项目,我尽可能的去选择,而不是什么项目都去申请。再到后来,很多方向的前辈和同行每年会找我合作申请,我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这个时候的痛苦只是偶然,基金中了又如何,不中又如何。只要我在努力,在进步,迟早都会拿到。门已经进来了,慢慢的欣赏风景,何必那么的着急。


再谈到人才项目,其实这个才是最重要的痛苦源泉。作为一位纯土鳖,我已经懒得去抱怨国家的人才政策和人才待遇了。我可以不丢脸的说,我比同龄的大部分海归们工作努力,成果强,贡献大。但这并不妨碍我工资和待遇比他们低了许多,重视程度比他们差了很多,成长机会比他们少了许多。哈哈,又开始啰嗦了。回到主题,最近还在努力自己的最后一把优秀,所以梳理了一下自己的人才项目,居然在不经意间已经拿到了五项省部级的人才项目,包括了青促会,优秀会员,关键技术人才,iter专项,省杰青。其中最感谢的是青促会,因为其每年给了我2万元的生活补贴。相对于海归们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安家费,2万元不算什么。但雪中送炭的感觉总让人暖心。即便是拿到了这么多的人才项目,我自己从未觉得自己是人才,当然也不会有别人会认为我是人才,因为我还没有一张国家级的饭票。没关系,慢慢努力吧,人才项目太复杂,没有海外经历,没有强大的背景,我只是茫茫众生中的一颗沙子,我相信痛苦会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直至超龄。科研的过程中痛苦很多,但大部分都是阵痛,只有人才项目的痛苦才最为持久,他甚至可以折腾你一生。


无论是阵痛,还是长痛,你可以抱怨,也可以吐槽。但生活皆是如此,人生路漫漫,我们无法改变,忍受着痛苦做好科研,痛苦越大,要么是自己过于渺小,要么是自己过于强大。但如果没有痛苦,只能说明自己已经放弃,不追求进步的科研,没钱没资源,也很难会有新的发现。其实回头来看,科研的道路对我是慷慨的,除了青年基金的头痛欲裂,人才项目的四肢乏力,其他的痛苦几乎可以忽略了。


年轻的朋友们,努力吧,科研的大门只要打开,风景还是无限好的。





2018国基申请冲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89282-1102994.html

上一篇:说说过年放炮
下一篇:也许再也不能优秀

27 杜彦君 黄仁勇 吴斌 李曙 黄永义 曾云 李久煊 叶长辉 杨林 杨顺华 任文龙 马陶武 郭战胜 李帮建 左小超 刘强 曹俊兴 杨正瓴 罗栋梁 郭晓伟 姚伟 徐耀 张梦 李斌 金诚 谢鑫 余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8-15 11: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