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浙昆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周浙昆

博文

墨脱的妇女们——墨脱考察追记之六 精选

已有 5224 次阅读 2017-3-8 16:15 |个人分类:墨脱考察追记|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妇女, 墨脱, 考察,

墨脱的妇女们——墨脱考察追记之六


中国有句家喻户晓的毛主席语录,叫做“妇女能顶半边天”,据说这句话最近在美国也飘红了。这句话用着墨脱妇女的身上那是再合适不过了,她们顶起的岂止半边天呀。在我们民工队伍里有妇女的身影,我在《墨脱考察追记》的系列博文中记述了墨脱的种种艰辛,如果墨脱的妇女们能读到这些文字,她们一定会嘲笑我矫揉造作。我眼中的艰辛,对于她们来说就是司空见的惯浑闲事。在三月八号这天,我愿意回忆一下她们。

      图1 大峡湾深处的珞巴族妇女


1)        风格的媳妇

风格媳妇是一位相貌姣好的门巴族妇女,我虽然已经记不起她的名字,但却在《墨脱考察追记》中,几次提到到她,而且还展示过她们夫妇的照片(见《墨脱的酒》和《墨脱的路和桥》。我认识她的时候,她不过二十七、八岁,却已经是一位五个孩子的母亲了。她的丈夫风格是希让村的民兵队长,希让村可以算是共和国最偏远的一个小村庄了。风格这个民兵队长有职有权,还配发有一支冲锋枪。解放军巡查实际控制线,要靠风格带路。我们在希让一带的德阳沟和更巴拉山考察,也离不开靠风格,风格里里外外十分的繁忙,家里的大事小情全靠他媳妇张罗。考察前我们住进了她的家里,每天我们睡觉的时候她还在忙碌,我们起床的时候,她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劳作,仿佛她一直在忙碌着。劳作了一天的男人们,回到家里便席地而坐,而同样劳作了一天的女人们却忙着生火烧水,给男人们准备喝的酒。酒准备好了时候,又伺候着男人们一个个地喝酒。喝醉的男人们常常席地而睡,她却要忙着照顾孩子和收拾家里。在墨脱我最佩服的人当属风格,在我的眼里他无所不能,在茫茫林海中辨别方向,爬到四、五十米高树上帮助我们采集标本,过溜索如履平地一般,他对植物的辨识能力可以达到属级水平,和我的差别仅在于我知道植物的拉丁名,他知道植物的门巴名,而且他认识的植物甚至比我的还多。就是这个无所不能的家伙,如果没有了老婆,我不知道他的日子该怎么过。风格的媳妇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门巴族妇女,许多门巴族家里都有一个这样的家庭主妇,她们用辛劳支撑着自己的家庭。


2)        生产的门巴族女干部

在讲这个故事之前,我先交代一下我们在背崩村的住处。背崩乡设在背崩村,乡上东西南北各有四排房子,作为乡干部们的办公地点兼住所,我们考察入驻背崩村的时候,乡上借了我们一间房子做住所。这些房子都是用木本搭成,隔壁讲话能够听得清清楚楚。住在我们隔壁的是一对小夫妇,两口都是乡上的干部,妻子已经身怀六甲,挺着一个好大的肚子。那个时候乡上的干部们一切都要靠自上山打柴火养猪种菜什么都干。我经常看隔壁这对小夫妻上山打柴火。身怀六甲的妻子背的柴火一点也不比丈夫少。有一日晚上,我们躺下不久,就听到隔壁不断有哼哼唧唧的声音,还听到有人走出走进,吵吵闹闹的声音一直持续到后半夜才消停。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隔壁邻居的小媳妇,抱着一个婴儿在晒太阳。这时我才明白,昨天晚上一位新的生命在我们隔壁诞生了。这时我又暗自纳闷:只有汉族妇女才做月子吗?

 图2. 墨脱最远的乡—甘登乡

        图3. 赶路的珞巴族妇女

3)        峡湾深处的女人们

雅鲁藏布江在墨脱拐了一弯向西奔向印度洋,大峡湾深处有墨脱的帮辛、加热萨和甘登等几个乡。从墨脱县到最远的甘登乡要走四、五天的路程,在这里我遇到一群善良、乐观和爱美的门巴族和珞巴族妇女们。3月份的墨脱几乎天天都在下雨,这个时节桃花正开,当地称为“桃花雨”,据说这雨一直要下到桃花谢。我们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对墨脱大峡湾最深处考察的。一天我们在大雨磅礴中赶路,远远地就看见一位妇女冒雨站在自己家门口。等我们走近的时候,这为妇女连连叫唤,由于言语不通,不知道她在讲什么,但从她的比划中明白她是请我们到她家里去。进她的家中后,她为我们生起了火,烤我们已经完全湿透了的衣服,又拿出糌粑请我们吃。尽管看着她又扫地又生火的手就直接揉起了糌粑,我有几分的忐忑,但是我还是愉快地吃完了她送给我的所以糌粑。后来同行的向导告诉我们,这位珞巴族妇女知道我们是“考察队”的,看我们在雨中赶路辛苦了,请我们到她家里休息避雨。我们通过翻译和这妇女进行了交谈,她知道我们返回的日期后,特意嘱咐我们的向导,让我们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再到她家休息。在回来的时候,我们又去了她的家,这一次看得出来,她特意打扫了屋子,还换了干净的衣服。对于她的善良和好客,我们无以回报,在走的时候留下一点钱想表示一下我们心意,但是她十分解决地拒绝了。我在《墨脱的路和桥》中提到,墨脱的路难走,许多地方路上乱石凌立,我穿着鞋都感觉十分困难。考察中在加热萨乡附近遇到三位也在赶路的妇女,我看到其中两位年轻的妇女居然是打着赤脚。一问才知她们是怕自己的鞋在泥泞的路上搞脏了,而把鞋脱了下来,说是要等到家以后再穿上。在驻地当地乡亲看到我们带着照相机,纷纷让我们给她们照相。由于带去的胶卷有限,我一般不敢轻易答应她们的要求,另外我们也不知道她们是否能看到这些照片。一天我答应了几位珞巴族妇女照相的请求,同意给她们照一张合影。我答应后,她们让我等一下,当这几位妇女再出现的时候,都换上了节日的盛装,照片中妇女们都笑得那么的开心和灿烂。

      图4. 甘登乡的孩子们

      图5. 母女俩

4)        长眠于墨脱的女兵

以下这个故事是从报纸上看来的。由于压制标本要用报纸,我们带去了大量的旧报纸。没事的时候,我爱翻看这些旧报纸。一篇刊登在西藏日报的文章,我至今还记得一清二楚。这篇文章说:有二位女兵随着男兵们来到墨脱,她们决心把歌声带到墨脱的每一个军营和哨所,她们几乎要做到了,却染上了疟疾,医治无效,牺牲在了墨脱,军营边上留下了两座女兵坟。



后记:风格媳妇的照片之前分别出现在《墨脱的酒》和《墨脱的路和桥》中。墨脱考察完毕回到昆明后,我们洗了一套帮助墨脱乡亲们照的照片,托人带到了墨脱,希望乡亲们能看到这些照片。未经许可使用别人的肖像是不妥的,照片中的乡亲们请原谅我。拜托神奇的网络,如果有人知道照片中任何人的信息,请联系我。最后向在科学网中全体妇女致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727-1038286.html

上一篇:难忘布裙湖——墨脱考察追记之五
下一篇:墨脱的狗——墨脱考察追记之七

32 梁红斌 张晓良 黄永义 武夷山 李雄 陈楷翰 饶东海 朱欢 苏德辰 杨正瓴 汪晓军 陈宏伟 张铁峰 安玉伟 徐政基 郭向云 罗祥存 张珑 董云伟 周忠浩 方琳浩 朱朝东 付福友 张海权 张能立 xq0712105025 ychengwei xlsd pppoe201 chiuyz Atrichum dialectic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7-21 16: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