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cyzm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cyzm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博文

教学生干坏事

已有 2347 次阅读 2017-9-11 10:57 |个人分类:青椒|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教学生干坏事,这个倒不是标题党,好长时间以前的事了。

       此处省略100字,就不讲细节了,省得有人能人肉出大概。

       我和学生说:“我当年也因为年少轻狂损失过关键的机会。你这个事情可以做。很多时候,成败只在分毫之间。他已经在这种级别的位置上了,看的肯定比我远的多。另一方面,这种事情他肯定能压得住;他既然这么安排,你听他的建议应该没错的。”

   站在公允的立场上,这个事情的本质是学术大牛教唆青年才俊行学术不端,而作为老师的我不仅不阻止还在一旁加油鼓劲。我心理虽然略有犹豫,但还是犯了错误,反映出我成年后“是非观念淡薄”的老毛病。

***

       关于是非,我曾经也是一个有是非观的人。清晰记得当年,因为某同学说这个社会也需要坏人,导致我对其充满了鄙夷,内心只想问此人一句话:“人活着怎么可以这样无耻?”

        多年后,又有一位同学说:“你做好事不就是因为希望大家说你好吗?不就是希望自己感觉好吗?不就是希望通过做好事获得大家的认可,然后从大家那里拿到更多的好处吗?”,“你要是做坏事,大家不理你,你的损失才是真的大呢。”,“做好事的人最自私了。”。我当时听了这句话,非常无语,但觉得人家说的也有道理,似乎也没有问题。

       后来看《范海辛》,一个驱魔人的故事。好像这家伙受了诅咒,只有做“好事”才能获得拯救;但是,为了拯救自己而做的好事不是真正的好事,所以也就不能因之获救,于是这家伙就卡住了,然后很痛苦。

        再往后学习了数学建模,然后知道:如果通过数学去定义好坏,同时在模型中加入对别人行为的反馈内容,完全可以模拟社会的运行方式。通过这种模拟,我们可以轻易的明白,坏人是必须存在的;如果系统里没有坏人存在,这个系统必然崩溃。换句话说,从数学的角度来说,社会确实需要坏人。(“存在即合理”确实有道理。)

        再往后,又听说了著名的《自私的基因》那本书。于是明白,大家其实都可以坦然的自私一点,不要太过火就好。水至清则无鱼,难得糊涂吧。

        写了一堆,不仅是为自己辩护,也是我对这个世界的真实理解,但也反映出我“是非观念淡薄”这一老问题以及这个毛病的根源。

**

    当然了,坏事还是少做为妙,免得引火烧身。我教这个学生干这件坏事也有下面几个大前提:

  1. 这个学生本身比较优秀正直,不会因此走向邪路。

  2. 这件坏事有大牛撑着,应该不会露馅。

  3. 要是学生不听大牛的安排,大牛还觉得他给脸不要。还要惹大牛生气。实在犯不上。(这个其实是最重要的一点考虑。)


后记:后来学生告诉我,这个“坏事”他们最后还是没干。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系列博文

青椒28: 闺女出世,家人来苏

青椒27: PI的责任 - 申请不可能拿到的项目?

青椒26:第一个基金要交账了——钱居然成了烫手山芋

青椒25:以谁为主(三则)

青椒24:梦见学生弃我而去

青椒23:学生的工作被nature论文引了

青椒22:如何干点有用的?

青椒21:早晨收到拒稿信,于是起床跑了组半马

青椒20:小课题组的组会要怎么组织比较好?

青椒19:带研究生三年的几点体会

青椒18:跟学生吹了个牛

青椒17:国基中了,但以后的科研策略不变

青椒16:这个世界当然不会错-写在proposal被毙之后

青椒15:小人之儒

青椒14: 买房(Texas的骄阳Boston的雪,姑苏的细雨朦朦

青椒13:坦然的做着不入流的科研?

青椒12:得失寸心知

青椒11:舍得舍得,有舍可有得?

青椒10:以后要保证充足的时间与学生交流

青椒9:你是否还是你,如果没有基金和编制

青椒8:代表作

青椒7:半活不死的科研

青椒6:work and life:2年科研生活总结

青椒5:指导的博士生第一篇SCI被接收

青椒4:青年教师应该多做和不应该做的事情

青椒3:大学教师每年上多少课最好

青椒2:今年参与了八个基金申请书

青椒1:投不投烂文章? 灌不灌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2469-1075401.html

上一篇:西浦9:世界著名高校的门槛
下一篇:写基金申请书的好处大大的
收藏 分享 举报

2 宁利中 黄仁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19 20: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