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学时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onbin 自我营造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学术生态系统

博文

在国内,过马路也不应闯红灯:教授当自律的话题 精选

已有 7046 次阅读 2012-4-6 09:31 |个人分类:学术生态|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教授, 自律

前几日,读罢方明的《细数国内无良研究生导师十大骗术》,与读《丑陋的中国人》的感觉不一样,没有找到能对号入座的位置,也就是一笑了之。但此文显然在科学网引起了轩然大波,许多博主从中外教授的人品、学位和学术环境等进行了全方位的讨论,这些讨论对于我们正确理解教授这个职业,特别是中国教授的实际状况是大有裨益的。教授也是人,是人就会有缺点,但缺点不会比全体人的平均水平高,但一旦出现问题,实际造成的危害要比平均水平高,因为教授有培养新人的义务和不可推卸的责任。为人师表,更得加强自律!
 
曾经与一位学生聊天,学生出国数日,告诉我国外的环境(包括生活环境和学术环境)确实比中国要好,因此会遵守规则,并举一个例子说明。他说,“在国外过马路,我不会闯红灯,但在国内我是会闯的”。我回答,“在国内,过马路我也不闯红灯!”我说的不会闯,是指我主观上的行为,不排除有时候因为没有注意到红灯,或者同过马路的人误导一起闯过去了。我还告诉这位学生,有时候看到一起过马路的人闯过去,我一个人站在那里等绿灯亮,甚至有一种作秀的感觉,但我一直觉得这种“秀”值得作。我这里也倡议大家一起来作。能秀,说明作的人少,作秀的人多了,自然也就秀不起来,进而转化成一个真正的行为准则。作秀的人多,总比处心积虑想着破坏规则进行变通的人多要好
 
与闯红灯违规相比,另一个例子说明这些问题更为典型,那就是酒后驾车(酒驾)。中国在正式出台政策严惩酒驾之前,似乎是一个非常普遍存在的现象。由于醉驾伤人事件频发,国家花大气力整饬,应该承认这个效果是非常明显的。有趣的是,不管是行人闯红灯,还是酒驾,并不是中国特色,国内和国外都有。相对来说,国外的行人会少一些,因而也很难见到行人闯红灯,但绝对不是没有,在国外闯红灯付出的代价比中国要大(中国法律为了保护弱势群体,机动车总有连带责任),自然愿意敢挑战规则的人要少得多。相反,在中国开始严惩酒驾后(尽管中国的酒驾标准还被认为有点宽),中国的酒驾比率相比于数年前已经大大降低。由此可见,严格的法律制度是良好秩序的保障。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法律对酒驾行为的处罚是相当严厉的,但是依然不断有民众违法酒驾。根据加州公路巡警局统计,2008年因为违反交规被逮捕的9万7019人中,有5万零142人因酒驾导致车辆肇事(http://blog.ifeng.com/article/4175058.html)。作为“车轮上的国家”,美国要完全消除酒驾,任重而道远。在美剧中,我们经常见到驾驶员边喝酒边开车,一路呼啸而过,这是一种非常负面的宣传效果。可喜的是,在国剧中,这样的场景很难见到。所以,除了严格的法律制度,社会舆论和宣传同样重要
 
现在,我想表达我的观点。一方面,并没有哪个国家,哪个民族的人更优秀。另一方面,别人可以犯错误并非自己也可犯错误的理由,其实这里理由都算不上,应该是借口。我在一篇相关博文后进行了如下评论:“同意本博文的观点!中国教授群体有许多问题是不争的事实,其实不用辩解,也不会因为一篇博文就从此改变别人对这个群体有好的看法或者不好的看法。还是从自己做起为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别人有问题不是容忍自己也可以有问题的借口。当别人在批评你的时候,指出另外一个人或者批评你的人也有问题,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评论中所同意的观点是“现在中国社会中很多问题的根源都是体制的弊端造成,但我们也不能避开就事论事吧”。乐意接受批评和承认错误,并善于纠正错误是一种高尚的情操,加强自律是让问题向好的方面转化的前提。
 
为什么我一直强调自律呢,因为有许多事儿,必须是自律才行,别人有时候根本无法进行限制或者制止。比如,你与朋友在一起喝酒,朋友要酒驾,你怎么办?你可以劝朋友不喝或者喝了不开车,但你的朋友执意要开。你能做的也就是找理由不坐他开的车,或者找理由离开酒桌,相信不会有人给警察局打电话报警。类似这样的情况在学术界并不罕见,你眼见有人违反学术道德,但大多不会去告发,其中的理由相信大家都明白。曾经有一次,我与一位合作者共同申请一个项目(下面的故事,接受博友提醒,略去了细节)。我在整理申请书中,无意中发现合作者提供的以往学术成果有刻意造假的内容,虽然做得很隐蔽,但还是被我看出来了,觉得有些蹊跷,就上网查证了一下,我的感觉是正确的。尽管如此,我不可能去举报他,也不能指出合作者是刻意造假,只能进行善意的提醒。虽然合作者最后进行了修正,但对我的怨恨一直持续至今,他怪我太多事儿。以后再申请课题对我是“敬而远之”,而在已申请到的课题资金分配上故意压缩我的经费。我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不过这需要解释吗?类似的做法,我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也得罪了许多人,但至今也没有接受“教训”。有人觉得我情商低,学究气太浓,其实,我蛮受用这种评价的,就如雷锋当年愿做革命的傻子一般自豪(对不起,雷锋叔叔,我高攀了!)。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好的学术风气还需要靠人人自律才能营造的;让别人来监督,如果不是专门的执法机构,有时可能不仅不会让“闯红灯者”改过,还会让监督者受到某种程度的伤害。一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但有些不正之风与闯红灯、酒驾一样,任其发展,最终是害人害己的。如果不加强自律,我们在抱怨各种“弊端”的同时,不也在不断为这种“弊端”所磊造的大厦添砖加瓦吗?
 
最后,我想说,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教授这个群体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你必须更自律。教授也是普通人,但你一定要设法让自己变得高尚,其中一个重要途径就是自律。一个人,吸收别人好的东西特别难,但学习别人的缺点却是很容易的。作为教书育人的教授,你周围有许多年轻人看着你呢,你的一言一行会影响他们。尽管你的表率行为不一定会对人人生效并促进他们进步,但恶行一定会让他们不屑。
 
爸爸上电视了(图片来自网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02444-555915.html

上一篇:做一名合格的学术导师,真的很难:也谈师生和谐共处
下一篇:裸字当头的时代:该裸的裸,不该裸的还是别裸

41 徐绍辉 李红 葛兆斌 黄晓磊 李宇斌 吕喆 吴国清 冯大诚 王芳 谢鑫 曹建军 李欣海 水迎波 赵帅飞 陈安 崔全顺 陈志建 魏正涛 梁建华 郭桅 褚海亮 戴德昌 曹聪 龚鹏飞 王春艳 陈理 吴恬伏 吴斌 闵应骅 李维音 任胜利 彭真明 林中祥 陆俊茜 韦玉程 yunmu kexuegzz sunnyzhu zxk730 zhucele tlmercury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1 07: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