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晖: 首都师范大学数学系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rithwsun

博文

研究生扩招在损害国家根本

已有 2249 次阅读 2017-3-16 10:48 |个人分类:研究生数学|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研究生扩招在损害国家根本


王永晖


我们对教育的理解,对成才规律的理解,至少是,一个人要想成才,要有足够的聪明,要有足够的用功,其实心理学家也在验证这种理解的正确性,将通常的“天才×努力=成功”的公式,进行了改进性说明,见前面博文。


从这个理解来说,大学的门槛,至少应该是足够的用功,如果用功程度不够的人,不想主动用功的年青人,从国家层次的教育意义上来说,没有必要让他们上大学。


研究生的入学门槛,则应是足够的聪明,即使很用功,在大学阶段,但如果这种用功没有导致聪明这一结果,是不适宜继续研究生阶段的学习的。


现在,研究生扩招泛滥,情况是非常严峻的,本科生扩招放水,用功不再是大学生的最低要求,导致我们期望研究生,至少是把用功作为最低门槛,但实际情况也并非如此,尤其是数学教育方面的研究生,不用学难的数学,更可以放松三年,而不是进取。


我们进行研究生面试的时候,数学系的考生,已经是通过了初试,但即使是这样的学生,面试的时候我问一个很简单的问题,请写出行列式的定义,20个同学里面,会有10个写不出来,后面10个,是因为已经知道问什么问题了,就不好再问了。


这样的学生,我们基本上也都招了。我们中国人,就是喜欢这样自己骗自己么,大家还有没有良心。


其实,把研究生的入学权,真正交给教授们,就至少可以一定程度解决这个问题。每个学生,由至少五位教授面试,教授投票,只有准许入学和不准入学两个参数,学生必须获得三位以上教授的投票同意,方可入学,并且,这三位投同意票的教授,必须负责,计入这位同学的候选导师集合,意思是,若该学生选其做导师,不能使用否决权。当然,学生也可以申请其他教授作为导师,但是这些教授可以行使否决权。


一个系里的教授,也各有各的想法和标准,不见得统一,但即使是有很多教授们的心比较软,我估计,也比目前的情况要好得多,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体制,应该相信教授,逐步赋权。


我们把自己的大学搞得这么糟,我们是自己在害自己,我们大学老师,绝大多数是没有资格批评中小学教育的,因为绝大多数的我们,大学自己的事情都没有搞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中小学教育还要差得多。


附注. 研究生面试,为更完善起见,可以允许学生申请两次面试机会,第一次小组分试,未通过者可以申请参加第二次全系包干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143-1039754.html

上一篇:并非落后的机制:混龄学校与技工学校
下一篇:马云办教育可以考虑自渡渡人

18 王从彦 郑波尽 高岩辉 李俊 马军 陈冬生 姬扬 李庆祥 史晓雷 蒋迅 罗春元 ycjyf xlsd ychengwei lianghongze kexuegzz wangqinling guhanxi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3-24 04: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