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军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gyongjun

博文

桃花开杏花败,荠菜花开燕子来

已有 1981 次阅读 2019-3-16 13:23 |个人分类:故乡纪事|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故乡, 春天, 荠菜

 555.gif

小时候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春节刚过,春天便翩然而至。记得那时每年阴历二月,村里的孩子便三五成群,挎着大荆条筐,结伴到西大洼野地里挖荠菜。

“二月春风河上来,水精波动碎云台。”燕子还没有从南方飞回来,湖西平原上的留鸟已经开始活跃起来。早春二月,湖西地区的田野还显得有些荒凉。村头打麦场上,稀落点缀着一些蘑菇式麦秸垛。大片大片的麦田,刚刚开始返青。远处的川杨树林子,望过去灰蒙蒙一片。“寒食今年二月晦,柳林深翠已生烟。”很快老鱼河沿上的一排排柳树,泛出淡淡一片新绿,柳树随风舞动绿色的丝绦,川杨树挂满碧绿剔透的杨花。“河渠堤岸柳含翠,独立濛濛细雨中。”湖西地区最明媚、最绚丽的季节来到了。

日子在暖暖的阳光里飘过,柳绵杨絮在空中雪花般慢慢飞舞。“桃花不惜胭脂色,古村宅傍花正开。”村头果园陌上花开,桃树、梨树、苹果树次第开花,老鱼河堰上槐树林子花香四溢,田里油菜花一片金黄。村头路边,南方的养蜂人搭起小帐篷,来赶故乡的花季。湖西平原到处鸟语花香,蜂舞蝶喧,一派春意昂然的景象。

在春天的野地上,我们一群孩子,踏青春游一般慢悠悠地四处游荡。有人折了根柳树枝,三五下拧出只柳哨子,一边走一边呜哩哇啦地吹。柳哨声惊起了远处的野兔子,箭一般穿过一大片老坟地,消失在远处老河堤荆条丛里。老坟地隆起一片大大小小的坟头,坟头旁的干茅草丛里,一群野鹌鹑被惊飞,盘旋一阵忽地又垂直落下来。不一会,坟地那边又传来鹌鹑低沉的哀鸣。看见野兔子,惹得伙伴们尖叫,后悔忘了带家里的习狗来。走得身上热了,有人把外面的棉袄脱下来,袒披着。乡下孩子很少穿内衣,脱掉棉袄便露出肚皮。一冬没洗过澡,稚嫩的肚皮上虽然满是泥垢,但掩盖不住少年特有的青春活力。“二月二日新雨晴,草芽荠菜一时生。蒲笋初生绿尖角,蕨芽已作小儿拳。”温暖和煦的阳光,在空旷的野地里快活地泛滥着,就像我们这群野孩子,在西大洼盐碱滩上撒欢嬉戏,寻找着荠菜的影子。那个季节,每到周末我们都去野外挖野菜,每次都是满载而归。

“试挑野菜炊香饭,便是湖西二月天。”记得那天下午,我娘一个人忙活半晌,为全家包荠菜饺子。当热腾腾的荠菜饺子出锅,我娘盛上一碗饺子,打发我给邻居瞎子奶奶送去。瞎子奶奶是村里有故事的女人。丈夫病死,她悲痛欲绝哭瞎了双眼。瞎子奶奶无儿无女,住在一条很深很深的巷子里。走到巷子尽头,看见她家残垣断壁上探出几枝桃花。瞎子奶奶空洞地望着窗外,问我桃花开了吗?我说开了。瞎子奶奶自言自语地说,桃花开杏花败,荠菜花开燕子来。

c157858239de721c2a0ff298fd17fd0e.gif

  注:图片来自网络,无商业目的,在此致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7607-1167880.html

上一篇:西南林业大学在透明木材研究领域取得新进展
下一篇:《论语•乡党》,一缕淡淡人间烟火味

23 许培扬 罗汉江 韩玉芬 王安良 张晓良 谢力 杨正瓴 刘炜 尤明庆 栗茂腾 汪晓军 冯大诚 薛泉宏 朱晓刚 王从彦 冯向军 信忠保 李东风 张士宏 刘钢 李毅伟 孙颉 ljx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8 17: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