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轮车上的博导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jx45 狂犬病、流感、结核病和人类遗传学科普园地。 提供根治 “狂犬病恐惧症” 的灵丹妙药。 奉献在中国彻底消除狂犬病的锦囊妙计。

博文

铁人三项运动曾伴我走出人生低谷

已有 2935 次阅读 2019-6-24 10:53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铁人三项, 低谷, 精神财富

今年年末我将年满74周岁。在同龄人中,我的身体素质可算是相当不错的。我现在每天还保持较大的运动量:每天骑独轮车5-10公里(用时约一个小时),经常在天然水域游泳,一次可游3千米。我的血压、脉搏、血脂等基本心肺指标都在较理想的范围。

我的身体能有目前的良好状态,与我多年坚持参加铁人三项运动当然有密切的关系。铁人三项(Triathlon)具体包括长距离公路自行车长距离天然水域游泳公路长跑这三个运动项目,都是将培养耐力毅力相结合的高强度运动项目。铁人三项的每一次训练或比赛,都是对运动员的体力意志的考验,因而非常具有刺激性挑战性

现在回想起来,在我这一生中,铁人三项运动开展得最扎实的一段时间,或者说我开展铁人三项运动的强度最高的时期,正是我的人生处于最低谷的一段时间。正是在这个低谷阶段的高强度的铁人三项运动,为我较好的体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这一生中最低谷的阶段,正是文化革命中知识分子的日子最不好过的阶段。1970年初,我从北京大学生物系毕业后,先在部队农场干了两年纯粹的农活,然后再分配来到湖北省天门县彭市高中教了6年书,直到1978年考上武汉大学病毒学专业的研究生。在这总共8年多的宝贵时光里,我不仅不能在专业上有丝毫进步,而且成天在前途渺茫、孤立无助的心境中生活,这段时光回想起来只能用不堪回首来概括。

但在天门乡村中学教书的这六年(1972-1978年),也正是我这一生中最扎实地开展高强度铁人三项运动的时期。当时挑战自然和自我的勇敢精神,顽强拼搏、一往无前的昂扬斗志,成为我终生享用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以后在生活中遇到任何困难和挫折,只要回想起当年应对苦难的情景和心态,我对这些新的困难和挫折都能坦然接受,并满怀信心地去逐个克服或解决。

以下分别介绍我当年开展铁人三项运动的具体情况。

一、长距离公路自行车

平均每月一次在天门和武汉之间往返共280公里的长途骑行,6年里总共骑了60个来回

当年我工作的乡村中学与我在武汉市的家的距离为140公里,还隔着汉江这条河。在6年的时间里,自行车成了我每月返家的主要交通工具。当时一次往返的船票是6元(如乘汽车,票价是10元)。而当时我每月的工资也只40多元,每月养家糊口已非常紧张,不可能每月拿出这样一笔额外的路费。所以要能经常回家,骑自行车几乎是我唯一的选择

我总共往返骑行了60个来回,每次单程平均用时7个半小时6年时间里平均大约每个月骑行一趟,总计骑行了大约1万7千公里。我的日记本中有每次骑行的简要记录。我用的自行车是花60元买的普通的二手自行车,无变速装置,遇到较陡的坡路就只能下车推行。6年的长途骑行经历了多少艰难困苦酷暑严寒、暴风骤雨、车辆故障、交通事故……,这些都是家常便饭。因永远是匆忙赶路的状态,曾有过几次碰撞和摔倒,所幸至多都只是车辆受损,未曾发生过身体受伤。

当时全国实行的还是每周休息一天的制度。因学校的老师要按课程表上课,不便于调换休息时间,我每月休息的时间最多只能集中3-4天,所以每次骑车回家除了路上的两天,在家只能呆1-2天,最短的一次到家后第2天就返回。

当时我日常生活中除了教学工作外,业余生活的核心就是确保每月能胜任高强度的长途自行车骑行。我的另两个运动项目:游泳和长跑都是为自行车运动服务的。为了确保长途骑自行车的体能,我必须每天进行高强度的体能训练,所以我在某种程度上是被迫每天都要进行游泳和长跑训练。

二、天然水域的游泳

每年除了冬天最冷的一、两个月,全年每天往返横渡汉江。

我教书的学校就在长江最大的支流汉江边。当地汉江的宽度大约有300米。我常年每天下午或傍晚横渡汉江一次。游到对岸后就在河边的沙滩上从下游向上游方向跑步约2千米,然后再游回来在原来下水的地方上岸。

当年当地附近方圆数十里都流传着不少关于我冬天游泳过汉江的传说或流言:“XX中学有一个少数民族的老师,冬天可以翻着跟斗过汉江……。”其实我并不是少数民族,有时游自由泳手臂挥舞得较高,人们从远处河岸上看得不太清楚,就想像成翻跟斗过江。

三、农村公路上的长跑:

我每天清早跑步6-10公里。学校附近的公路里程碑离县城的距离是22公里,我每天从22公里里程碑处开始跑到19或17公里里程碑处,然后返回。

感言:

回顾这段经历,有一点小小的自豪和庆幸,但马上又感到苦涩和辛酸,随后的感觉甚至是五味杂陈。如果人生可以再来一遍,现在要我重新作一次选择,我现在很难设想我还会再选择这样一条艰苦的“勇敢拚搏”的道路。当年确实也是被逼无奈啊。

时代在进步,历史的那一页毕竟已经翻过去了。铁人三项运动如今对于我是愉快的可随意自主选择或放弃的运动项目,是自主意志的体现,而不是对任何外界压力的妥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7754-1186595.html

上一篇:巴斯德的求婚信和他的幸福婚姻
下一篇:狂犬病的发病机理(WHO狂犬病专家磋商会第三次报告)

23 郑永军 武夷山 韩玉芬 孙弘 刁承泰 褚海亮 吕秀齐 张珑 文端智 朱朝东 冯大诚 刘钢 赵建民 张晓良 陈有鑑 信忠保 饶东海 冯国平 周忠浩 李健民 朱志敏 王涛 肖冠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17 19: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