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轮车上的博导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jx45 狂犬病、流感、结核病和人类遗传学科普园地。 提供根治 “狂犬病恐惧症” 的灵丹妙药。 奉献在中国彻底消除狂犬病的锦囊妙计。

博文

狂犬病疫苗在历史上出过重大安全事故吗? 精选

已有 7498 次阅读 2018-2-25 14:53 |个人分类:狂犬病防治|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狂犬病, 疫苗, 历史, 安全事故, 巴斯德

        一、巴斯德与早期的狂犬病疫苗

19世纪早期,有一派学者认为狂犬病只是一种心理疾病。但是,狂犬病明显的症状和几乎100%的死亡率引起了第一批现代微生物学家的好奇心。而到19世纪末,法国科学家巴斯德便制定了有效的疫苗接种程序。人们对美国诗人和作家埃德加·爱伦·坡的死因众说纷纭,有人认为他因狂犬病死于巴尔的摩。

1804年,德国科学家戈特弗里德·津凯(Gottfried Zinke)首次在实验中证明,狂犬病人的唾液接种动物可以传播狂犬病。1879年,法国的Pierre-Victor Galtier 在里昂将狂犬病从犬传播到家兔,之后再从家兔传播到家兔,然后使用狂犬病感染的物质静脉注射来免疫绵羊和山羊。但是,Galtier所做的工作被当时路易斯·巴斯德的盛名所掩盖。大多数狂犬病研究的荣誉最终都归属于巴斯德,但人们也不能忽略巴斯德的合作者所作的贡献,比如RouxChambedandThuillier。由于当时60多岁的巴斯德已因中风而偏瘫,他的这三位合作者完成了他实验室的大部分实验操作。

1881年,巴斯德研究小组确定中枢神经系统是狂犬病病毒复制的主要部位。通过在脑膜下接种感染物质,他们将狂犬病成功传播至家兔,并使病毒在家兔宿主中传代超过100代。Roux 注意到,将感染家兔的脊髓悬吊于干燥空气中,其病毒毒力快速下降,并在15天的时间内完全减毒。根据这次观察的结果,巴斯德制定出一种切实可行的接种方法。巴斯德使用感染脊髓碎片的系列悬液为犬作皮下注射,首先使用干燥足够长时间、完全无毒的脊髓,随后使用干燥程度略减的脊髓。免疫完成后,在大脑内注射强毒病毒时,这些犬对狂犬病产生了抵抗力。

这种方法使50只犬获得了保护。虽然实验表明,对被“疯”犬咬伤的犬进行免疫接种使其抵抗狂犬病并非总能成功,但是,进行了多次失败和未公布的人体免疫接种后,巴斯德在188576日尝试治疗人类患者Joseph Meister并获得成功。Meister 60小时之前被一只疯犬咬伤了14处。巴斯德使用从狂犬病家兔获得的脊髓悬液对Meister 进行皮下注射免疫。免疫注射前,狂犬病家兔脊髓悬液已经在氢氧化钾溶液中保存了15天。此后巴斯德又使用毒力渐次增强的脊髓悬液对Meister 连续进行了12次接种,即在10天时间内共接种13次。这个男孩不仅抵抗了最初动物来源的狂犬病病毒,还能对抗最后5剂疫苗中所包含的大剂量高毒力病毒。

巴斯德的治疗方法引起了医学界同行的巨大兴趣,虽然有些争论,但该方法还是很快被接受。法国巴斯德研究所建立于1888年,但在随后仅仅10年时间里,世界各地便设立了多个巴斯德研究所,便于在当地提供针对狂犬病的免疫接种。

然而批评也随之而来。巴斯德发明的早期的狂犬病疫苗是用动物脑组织制备,并未完全彻底灭活,不仅可能在较多的接种者中产生严重的副作用,而且一定比例的失败率使人们产生了对该疫苗安全性的疑问,尤其是有毒力的物质也在疫苗接种程序的后期被接种到患者体内。当时甚至没有对照研究能够充分证实该疫苗的有效性。


二、狂犬病疫苗在现代历史上仅有的一次重大安全事故

进入20世纪以后,狂犬病疫苗制备程序中增加了病毒灭活的工序,使其安全性更有保障。但在多年后的1960年,在巴西福塔雷萨(Fortaleza)地区曾发生了一起惨痛的狂犬病疫苗意外安全事故,18名儿童在接种灭活不彻底的狂犬病疫苗后因狂犬病而死亡

这是狂犬病疫苗在现代历史上仅有的一次重大安全事故。

这起事故表明,如果疫苗生产过程中未采用适当的灭活步骤,用于疫苗生产的所谓固定病毒株也可能是致命的。

现代人用灭活狂犬病疫苗的生产有严格的检定程序。例如中国除了疫苗生产厂家的检定外,国家对狂犬病疫苗执行批批检”制度,即对厂家生产的每批疫苗,都必须由国家授权的检定部门进行全面检定。每批疫苗只有在经权威检定部门检定合格并签发了合格证书后,才能上市销售。

半个多世纪以来,全球狂犬病疫苗的累计产量数以亿剂,再未出现过因狂犬病疫苗灭活不彻底而引发的事故。

现代狂犬病疫苗生产中的病毒灭活工艺已相当成熟,成本也不高,不可能再出现因病毒灭活不彻底所造成的事故。

某些恐狂症患者所有关于现代狂犬病疫苗可能灭活不彻底的担心都是多余的。退一万步说,假定某一批疫苗出了安全事故,必然会同时造成多人死亡,不会只危及你一个人,而是必然会迅速成为轰动全球的爆炸性新闻。

参考文献:CharlesE. Rupprecht & Stanley A. Plotkin: Rabies Vaccines,

in: Vaccines (Sixth Edition), Elsevier, 2013.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7754-1101169.html

上一篇:庆祝微信公众号“独轮车上的博导”开通一周年
下一篇:狂犬病毒通过粘膜或口腔传播的风险有多大?

5 彭真明 文克玲 黄永义 史晓雷 赵凤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1 18: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