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jind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jindong

博文

量子贝叶斯模型看公司的生存演化(之三)

已有 589 次阅读 2019-4-29 18:23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量子贝叶斯模型看公司的生存演化(之三)

——公司在族群中的位置及其运动规律研究思路

 

个体(氏族/家庭/公司)是族群的一部分,在《几何模型看中华族群的生存演化》中研究了族群的生存规律,那么族群中个体的运行规律呢?

 

公司与行业

 

关于族群中的个体,我们在这里定义为劳动组织单位——氏族或家庭或公司,因为在人类社会中这三者是最基本的劳动单位。同时因为只有到了现代中国时期后,整个族群的生产是按照专业分工合作生产整个族群的产品,才出现了奈特所说的企业家要预测市场顾客需要什么产品的不确定性问题, 为此下面讨论时,我们把个体指代现代社会的基本劳动单位—公司。

现代社会的生产活动,按照专业分工合作进行整个族群的生产活动,这和秦-清农业社会时期的自足自给的家庭生产活动完全不同。不同的专业在现实社会中就是我们看到的不同行业。在这里我们把不同行业广义化,除了我们日常所说汽车行业、建筑等行业外,还包含生产公共产品的军事、司法、外交等专业也归为行业范围,因为上述工作实际从社会层面讲也是有很多具体公司承担的,如军事,就有很多军工企业。司法,就有很多律师事务所等,都是有具体的公司参与完成相关工作。之所以这样区分,是后文我们分析公司不确定性时,是从族群的生存开始逻辑分析的,而族群的生存过程,从专业分工合作生产角度来说,就是不同行业的公司专业分工合作生产公共产品——“人为状态”聚落的过程。我们是在行业研究的基础上再研究公司的不确定性。同时我们在物理系统模型研究中,用到的特征向量指代的是有生产同类产品的公司构成的行业,而不是单个公司。在和量子力学的波粒二象性类比时,‘行业’对应于‘波’,‘公司’对应于‘粒子’。在用黎曼的n维空间几何概念时,子空间维度指代的是有生产同类产品公司构成的行业,而不是单个的公司。

 

在研究公司的生存规律之前,我们需要从资源-组织-聚落的相互关系中看看个体在族群生存中的角色。进而以公司在族群中的位置为基础理解公司的性质和生存规律。

 

“人为状态”聚落——看公司在族群中的位置

 

中华族群为了在自然竞争中生存,在竞争演化中进化选择形成了两级聚落和三级组织结构。并专业分工合作,县和国家级聚落组织负责构建“人为状态”的聚落环境。县或国家级“人为状态”聚落——这个公共产品是有不同行业分工合作生产而成的,而生产同类产品的公司的集合就是行业。

“人为状态”的聚落有不同行业专业分工合作生产,同时我们上文把公共资源-公共组织(县或国)-公共产品(“人为状态”安全聚落环境),三者之间的固定关系,可以用如下多元泛函数刻画。

其中自变量——为公司(或者说是生产同类产品公司的集合——行业)

映射法则——为公共聚落组织(如县组织或中央政府组织——映射的含义就是把公共资源生产为公共产品)

因变量——公共产品(“人为状态”聚落环境)

“人为状态”聚落就是“公司”的集合。“人为状态”的聚落环境是有不同行业的公司专业分工合作生产构建的公共产品,如县级“人为状态”聚落环境就是有公安司法、教育医疗、通信交通等不同行业的公司专业分工合作生产的公共产品。而行业是有生产同类产品的公司构成,因而可以把“人为状态”聚落看作充满劳动单位—“公司”的集合。现代中国,我们放眼望去,每个县或国家级“人为状态”的聚落都是充满基本劳动单位——“公司”的聚落组织,劳动者基本都在公司中从事生产活动。所以,从专业分工合作生产的角度看“人为状态”的聚落就是“公司”的集合。

 

在研究族群的生存规律时,我们是沿着经济学-物理学-几何学模型的逻辑进行研究的,因此为了利用物理模型研究公司的活动规律,我们下面进一步从物理学模型看公司在族群中的位置。

 

物理系统看“人为状态”聚落

——充满自由振动“粒子”(公司)的物理系统

 

在上文从物理模型看公司的生产时我们指出,若从资源(自变量)-公司(映射法则-产品(因变量)的角度把公司看作生产函数——,同时由于现实世界中每个行业的生产力水平都是一个客观的存在,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用函数关系表示就是生产函数的二次导数是个常量,就如地球的重力加速度一样,是一个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的客观常数。因而可以把满足上述微分方程的公司的生产函数看作系统的固有函数。如果把公司比作自由振动的“粒子”,把“人为状态”聚落看作一个物理系统,那么县或国家级聚落就是充满自由振动“粒子”(“公司”)的物理系统。

 

从统计力学研究物理系统中自由振动“粒子”的逻辑

——研究公司的不确定性

 

即使我们从“人为状态”的聚落组织结构中找到了“公司”的位置——可以把“人为状态”的聚落系统可以看作一个充满“公司”的集合,可以把公共组织看作是以公司的生产函数为自变量的泛函空间,可以把“人为状态”聚落看作是充满自由振动“粒子”(公司)的物理系统,甚至我们可以把公司从自然中开发资源的运动规律可以用牛顿定律描述(公式可以看作牛顿运动定律的微分方程),但是若要想在系统中一个一个地对“公司”进行追踪研究,找出每个公司的运动曲线方程,那就十分困难(就如公司在股市中的波动曲线)。

那么我们借鉴看看其他学科中,在系统中研究单个粒子运动的逻辑思路。

瑞典数学家戈丁在《数学概观》中关于“物理学的概率”一节中说:“由于19世纪初化学的进步,人们逐渐懂得了,气体、液体、固体都是由或多或少自由运动着的分子所组成的,并且热是机械能的一种形式。分子运动遵从牛顿定理,但是要想一个一个地对它们进行追踪,那就毫无希望。另一方面,可以从统计上去研究它们;比如说,研究在各种平衡状态下能量的分布,以及这种分布如何随时间而变化。这就是统计力学研究的对象,...统计力学在量子力学中也有一个分支....

张天蓉博士在其博客《最小作用原理》说:在量子理论中,粒子已经没有了确定的轨道,而只有“弥漫”于整个空间的波函数。这种情况下,波函数难以求解,又不能给出运动的直观图像,还不如研究哈密顿量和拉格朗日量。后两者似乎更有用处,因为从研究哈密顿量的性质,可以得出粒子可能具有的能级,而从研究拉格朗日量,能深入探讨量子现象和经典运动的联系.....

 

量子力学研究单个粒子的运动规律所使用的模型是希尔伯特空间,而我们在研究族群运行规律时使用的数学模型也是希尔伯特空间,所以我们借鉴量子力学研究单个粒子运动规律的逻辑思路来研究族群中单个公司的性质时,我们有了信心,看到了希望——使用希尔伯特空间模型研究“人为状态”聚落系统中单个“粒子”—“公司”运行规律的可行性。

 

一个系统或空间可以划分为子系统或子空间进行研究

 

我们在研究族群中公共资源的分配规律中,使用的经济学选择定律、物理学能量守恒定律和几何学对称模型,都是从系统在资源分布平衡状态下把系统或空间划分为不同的子系统或子空间进行研究的。

从经济学极值原理看“人为状态”聚落公共资源使用,就是把公共资源按不同比例在不同的专业(行业)方向,如战争、祭祀、治水、交通、教育等方向分配并达到均衡;  

从物理学看“人为状态”聚落物质系统的运动,经济学中描述的专业方向对应的是物理系统中的特征向量(或固有函数的导数),资源的分配不同比例对应的就是物理系统的本征值或特征值——物质系统的均衡就是系统的资源在不同特征向量上的资源分布达到了均衡;

从几何学角度看“人为状态”聚落的物质系统,特征向量对应于几何空间的子空间,特征值就是资源在这些子空间内分布的大小,系统的总资源就是不同子空间内资源大小的之和,这和物理学中在研究运动的时候将运动分解成水平方向和垂直方向的做法是一个道理。这也是上文黎曼构建的n维几何的现实基础。

 

族群是个体生存的基础,下文我们分别从经济学、物理学和几何学的模型,从系统的能量在子系统的分布规律的基础上研究单个公司的运动规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12302-1176212.html

上一篇:量子贝叶斯模型看公司的生存演化(之二)
下一篇:量子贝叶斯模型看公司的生存演化(之五)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17 16: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