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hsb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hsbj

博文

布隆伯格研究所(Baruch S. Blumberg Institute )

已有 2738 次阅读 2020-10-20 18:04 |个人分类:生物科技|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Blumberg, 研究所, cfDNA, 液体活检

1b.jpg

Doyletown小镇是宾夕法尼亚州雄鹿县属的一个自治镇和县城所在地。位于费城市中心以北 25 英里,纽约市西南 65 英里。小城人口仅为8000多人。小镇里不仅因为拥有4个国家级博物馆,而充满历史与文化的气息,而坐落在这里的Baruch S. Blumberg Institute(简称Blumberg布隆伯格)研究所,使得Doyletown小城也不乏学术氛围。9月末到10月上旬,有机会到Blumberg研究所里工作了两周,真是很奇妙,不仅得有学术收获,也幸运得见Fonthill城堡的真容。

1c.jpg

            Blumberg 研究所是一家独立非营利性研究所。2003年由B型肝炎基金会建立,是美国第一个研究乙肝的研究所。研究所最初命名为“Institute of Hepatitis and Virus Research”(肝炎和病毒研究所)。2013年更名为“Baruch S. Blumberg Institute”以表彰和纪念已故乙肝病毒发现者和B型肝炎基金会联合创始人Baruch S. Blumberg.现今Blumberg Institute已成为美国领先的转化生物学研究中心之一,尤其是在乙肝和肝癌领域。

B1.jpg

研究所走廊上陈列的Dr,Blumberge的旧照和用过的物品

Dr.Blumberg 

       Dr.Blumberg1925年7月28日出生于纽约市布鲁克林区,犹太裔。二战中Blumberg在美国海军服役。退役后回到家乡,在当地大学毕业之后,进入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医学研究生课程,并于1951年获医学博士学位。此后,留在哥大长老会医院完成实习医生与住院医师的四年工作。随后Dr.Blumberg来到英国牛津大学生物化学研究所工作,并于1957年在那里获得哲学博士学位。毕业返回美国,Dr.Blumberg1957-1965年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工作。在此期间首次在澳大利亚土著人血液中发现的抗原性物质Aa(国人俗称澳抗),以后改称乙型肝炎表面抗原(HBsAg)。Dr.Blumberg因在乙型肝炎病毒和乙肝疫苗方面的发现和成就获得了1976年的生理学和医学诺贝尔奖。

3.jpg

Dr.Blumberg的著作和实验记录本

                10月5日,2020年生理学和医学诺贝尔奖揭晓,丙型肝炎的发现摘得了桂冠,离乙型肝炎发现和获奖,整整过去了44年头。获奖者Dr.Harvey J. Alter对输血相关性肝炎的系统研究显示,一种非甲非乙型病毒是慢性肝炎的常见病因;Dr.Michael Houghton使用了分子生物学逆向工程策略,分离出丙型肝炎病毒的基因组;Dr.Charles M. Rice提供了仅丙型肝炎病毒能在黑猩猩导致肝炎的最终证据。这一系列工作完美满足了传染病病原体鉴定的经典Koch法则:须在所患该疾病的生物体中找到病原体;病原微生物须从患病生物中分离出来并能在纯培养物中生长;将培养的微生物植入健康机体后应引起该疾病发生;须从接种后患病的实验宿主中分离出该微生物,并鉴定为与原始特异性病原体相同。

           在Blumberg研究所感知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的发现与获奖的过程,颇有一种神奇的感觉。虽然Dr.Alter比Dr.Blumberg年轻10岁,但是其他方面都很相像,都出生在纽约市,也都是犹太裔。1960年Alter在罗切斯特大学获得医学博士(M.D.)后,1961 年 12 月至 1964 年 6 月在NIH做博士后和临床助理医生,那段时期与Dr.Blumberg的研究工作有所交集,非正式地参与过Dr.Blumberg的科研工作。此后,Alter到华盛顿大学医院和乔治敦大学医院血液科做了几年的临床医生和研究员。直到 1969 年做为资深研究员和医生又回到NIH,开始了有关丙型肝炎的独立研究和临床工作,直到现在。 

         Dr.Alter说我首先从我的第一位NIH导师Dr.Blumberg那里学到了坚持。他在1967年发现了乙型肝炎病毒。在发现这种“澳大利亚抗原”时,这项发现就开始了。“澳抗”是免疫系统识别为外来攻击的一种分子结构,这是一个偶然的发现,可以轻易地被忽视掉。但Dr.Blumberg始终是坚持下去,坚持下去,坚持下去。他有一面著名的墙,在那里Dr.Blumberg用所有偶然性成功或失败时的假设来描绘他自己的假设。然后,悄然而至,HBsAg与乙型肝炎最终联系在一起了。”  

           做为临床医生,他们也都是努力坚持从临床工作中发现了有乙肝病毒和丙肝病毒的存在,而最终确认病毒存在证据的都是别人。也许这是临床医生获得诺贝尔奖的常见过程和经历。Dr. Blumberg 和 Dr. Alter都是极少的幸运的云端上的人物。大多数人都是落地的普通人物,而做为普通的人也得回到现实中做好手头的具体工作。

          先谈谈对研究所的印象,然后再说说自己的工作。首先,和国内的一些产业园孵化器比起来,研究所外观上很朴素,没显得多么气派或者富丽堂皇。里边实验室空间也占得满满的,正是感觉中的实实在在做事的实验室。以前在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 工作的时候,Kettering老实验楼里也是类似,房间里堆得满满的。骨髓移植物处理就是在大实验室里隔了一间屋,放了个生物安全柜,平时注意清洁处理,每年上百个造血干细胞移植,也没见有过感染。见过一些院士工作站,还有诺贝尔工作站,不过多数都是用来作秀和商业运作的,浪费时间,浪费资源,性价比很低,也没有什么实际内容,所以也拿不到诺贝尔奖。         

20200917_103046.jpg

          Blumberg 研究所是在雄鹿县的生物科技中心孵化器里边。里边有许多小型企业生物公司,进门的墙壁上印有不少logo,数下来有50多个公司。办公区有限,建筑物里边周圈算是2层搭建的部分办公区。

2.jpg

            苏博士是我们来协作工作的实验室的PI,在美国拿的PhD.,曾在费城Drexel University任教,后来下海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也是Blumberg研究所的研究员。研究所可能是双轨制,据说有50几个研究员。进驻生物科技中心的公司的头,可以是研究所的研究员,但是研究所并不发工资给苏博士。公司职工的工资和研究经费要靠苏博士自己去申请。以公司名义可以申请NIH的小企业基金,以研究所名义可以申请NIH的RO1Grant. 苏博士2018年获得了一个5年的NIH肝癌研究的RO1 基金,中标率一般在10%左右,的确很不容易。

20200928_095821.jpg

           苏博士公司的主要项目是液体活检方面,包括血浆和尿夜中的cfDNA, RNA和 miRNA的提取试剂盒,肝癌检测panel试剂盒和自动化提取纯化仪器的研发等。据说近10余年已经投入了700多万美元的资金。NIH告知如果没有进一步的产业化市场化和外来资金,NIH就不再提供资金资助了。看来压力还是有的。

5.jpg

我们工作的实验室和cfDNA自动分离议

B2.jpg

两周时间里我们用苏博士公司的产品血浆和尿液的手动和自动试剂盒

与QIGEN和Thermo  Scientific的同类产品做了检测和比较获得了较好的结果

7.jpg

血浆和尿cfDNA片段回收和qPCR检测

20201008_100126.jpg

研究所咖啡厅黑板上经常用来讨论有关思想和学术上的问题

              唐代诗人刘禹锡有句名言:“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Blumberg研究所座落在这个不足8000人口的小县城,所属50多个小生物公司拥挤在这个不起眼的建筑物里面对着竞争和压力。但是,每年都有创新的成果和新的发现,在转化生物学研究和应用领域也是走在前面。同样,Yale,Stanford和Princeton大学也都座落在小Town里,丝毫不妨碍他们在世界范围的学术领先地位。这里努力,严谨,坚持和做实事的精神是格外重要的。

20201005_081410.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02154-1255087.html

上一篇:重访Fonthill堡(二)
下一篇:液体活检在肿瘤靶向治疗中的一些新进展

1 朱志敏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9 19: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