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宇宙天地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学雷 国家天文台研究员,从事宇宙学研究

博文

德令哈 精选

已有 5225 次阅读 2009-7-26 13:14 |个人分类:所见所闻|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德令哈| 德令哈

向朋友们谈起我要去趟德令哈,一位女孩说,“啊,就是那个海子诗里的地方”。是的,有时一个地方会因为一首诗而出名: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夜色笼罩/姐姐, 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德令哈......今夜/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抒情。/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让胜利的胜利/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一切都在生长/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姐姐,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只想你

对于海子,德令哈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是最后的草原。在这样荒远的地方,最让我们牵挂的不是“人类”,而是那个我们心底里最亲密的人——“姐姐”。

海子写下这些诗句二十一年后的一个午夜,我在雨中走出德令哈火车站。来接我的是比我大几岁的天文站负责人马大姐:站里司机的父亲病了,不能来接我。在雨夜中马大姐小心地、缓缓地开着车,把我送到宾馆,约好明天带我乘班车去看天文站。马大姐是第二代青海人——父母当初来支边,而她从小在这里长大,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乡。高中毕业后,她被刚刚建立的紫金山天文台德令哈观测站招聘,到南京定向学习无线电技术后回到这里,负责站里的日常事务。对于她,德令哈不是遥远荒凉的地方,而是家。

第二天,坐上班车前往天文站。车上的人大多与马大姐相似,长期生活在这个边远的城市里,负责天文站的日常运行。而负责相关科学的,则主要是紫金山天文台的人,平日在南京,观测或设备需要升级、大修时才来。由于高原、由于交通不那么便利,除了少数用毫米波望远镜做观测的人外,天文界来过德令哈的人并不多。德令哈市区不大,除了人比较少外,与内地城市看上去倒也没有多少区别。不过,出了市区之后,路两侧就是草原,不时可以看到牧民的羊群、帐篷和摩托车、越野车。有一段路,路边是一条河,河边立着通向天文站方向的电线杆。据说前几年这些电线杆还由天文站负责,夏天时常被洪水冲毁,马大姐等天文站的人就会出来,每两公里放一个人,负责查找断线的地方——不过现在电线已经由电力部门接管了。

天文站并不象我原来想象的那样建在山顶上,对毫米波观测而言最大的影响是水汽,山顶的地形据说会聚集周围的水汽,对观测有影响,因此这里选择了平地建站。离站几里以外就可以看到巨大的白色球形天线罩。走近了看,在一大片平原戈壁上,用砖墙围起了一大片地,中间有两排平房,天线罩就靠着前面一排。左总工介绍说,天线罩是从美国进口的,铝结构支撑,蒙皮用Gore-Tex材料制成,铝结构和蒙皮厚度都经过精心设计,不吸收观测波段的毫米波,也不影响观测,不过现在已经有点老化了。罩内是一个直径13.7米的抛物面天线。

观测主要在冬季,据说一年真正能观测的特别干燥的好天气也就二十多天。夏季多雨,主要进行设备维修和改造。此时望远镜面朝着天顶,工人们正在安装一套照相设备,用于在不同天线仰角的时候矫正镜面的重力变形——以前都只是检修的时候朝着天顶的情况下校准一下,指向其它方向的时候镜面形状就不那么准确。望远镜焦点上的接收器也拆下来了,放在旁边的一间屋内,准备更换新的元件和做波束校正。接收器放在杜瓦里,液氦泵发出吱吱的响声。这台望远镜配备了声光频谱仪和傅立叶变换频谱仪,适合探测分子云发出的谱线,从这些谱线我们可以推测星际的气体怎样凝聚形成恒星。控制室里,一只大花猫悠然地巡视着,吓走可能咬坏电线的老鼠。

德令哈是海西州政府所在地,但比起格尔木显得似乎更荒凉一点,要买到去西宁的火车票很难,更出乎我意料的是,长途汽车一天也没有几趟,而且票同样买不到。尽管如此,马大姐和左总工还是专门开车把我送到车站去赶下午唯一的一班车。二位都说德令哈的烤羊肉很不错,一定要带我去尝尝,但是想不到这些烤肉店中午都不开门,只在晚上开门,看来德令哈倒是一个夜生活丰富的城市。不过,虽然没吃着烤肉,德令哈的火锅也同样很不错。吃完了,我们又来到车站,马大姐去和司机说了一通,让没买到票的我“混”上了车,又塞给我一大袋路上吃的食品——多得足够三个人吃的。就这样我向她们告别,说一定再来,然后离开了德令哈。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61-245696.html

上一篇:明天去首都科学讲堂
下一篇:静夜遐思: Zwicky与形态学方法

9 籍利平 武夷山 杨玲 孟津 王桂颖 俞立平 苗元华 张婷婷 yinglu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8 15: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